TXT小说网

第十一章 酒长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见过酒长老!”张执事一见老人模样,被吓得是毫不犹豫的立马跪倒在地,脑袋狠狠磕在地下,身体丝毫不敢动弹一下。

    “酒长老。”李道九心念一动,虽然他初来乍到,对于长生宗内的长老名讳都不太熟悉,只是他知道,宗门内的长老最少也得需要拥有炼气七层以上的实力才可担当。

    所以李道九看到张执事动作和话语,也是立马跪倒在地,恭敬行礼道:“见过酒长老。”

    “还请酒长老为我做主啊!”这一声,李道九喊得悲切万分,一声之下,酒长老闻言,模样似乎清醒了一些,看向了李道九问道:“你有何事要我做主?”

    “回禀酒长老......”李道九刚要开口,便被张执事抬头打断道:“酒长老,并无什么事情,只是我在教训一个不守规矩的杂役弟子罢了。”

    “你住嘴,我没有问你,让他说话!”酒长老训斥了张执事一眼,他顿然又低下了脑袋,如同一个鹌鹑,脑袋缩在下面不敢说话了。

    “酒长老,他可不是要教训我,而是要杀我!”

    李道九话落,张执事内心便道了一声不好,也不管是否会被责罚,连忙又是接着道:“还请酒长老明察啊,小人张全,自幼在长生宗内长大,父母祖辈三代皆是宗门执事,为宗献身,我更是是决然不敢触犯宗门律法的啊!”

    “杀你?”酒长老眼睛眯起,红色的酒糟鼻在此刻看起尤其的大,却没有理会张全的话语和哭诉,而是上下打量着李道九。

    那一双眯眯眼看的李道九浑身发毛,仿佛自身被扒光,全身果体的果露在了酒长老面前一般,自身的一切秘密都好似被酒长老看破了一般。

    忽的,酒长老朗声大喝道:“张全,你好大的胆子啊!妄图杀害一名感悟了气感的杂役弟子,你该当何罪!”此言一出,犹如雷鸣,轰隆在了张全耳中。

    “感悟了气感!”张全一听,顿然懵逼了,然后他立马在原地磕起了脑袋,脑袋砸在地面上虽是草地却也是邦邦响,他边磕边大喊道:“小人冤枉啊!我,我冤枉啊!小人哪怕再胆大包天,也决然不敢对一名气感杂役下杀手啊!”

    即便同时杂役弟子,但是感悟了气感和没有感悟气感,那绝对是天与地两个差别。

    在这偌大的奇鸾峰内,外门弟子只有五千,而杂役弟子呢,数量绝对有好几万了。

    而不只有奇鸾峰,还有长生宗的其余几座上,杂役弟子从山下到山上,杂役弟子充满了这长生宗的每一个角落,数量之多,甚至长生宗也不曾统计过。

    他们有的,是经由了一年一度的选拔上来的,是拥有灵根的弟子,有的,是宗门弟子或是长老执事在外游历时候直接带回来的孤儿或是孩子,有的,是直接从奴隶贩子手中抢回来的小孩,还有的,是本就在长生宗内土生土长发芽生根的杂役弟子,就如同张全这种。

    而这些孩子里面,有的是具备有灵根的,有的是单纯的凡人,而只有那些具备灵根并且领悟了气感的杂役弟子,才能够勉强算得上是宗门的真正弟子,可成为外门弟子预备,只等他成为炼气一层便可直接成为外门弟子。

    至于没有感悟气感或是没有灵根的弟子,在长生宗犹如杂草,只要不在明面上直接杀害,暗地里,像是郭梦这类死于非命或是自杀的杂役弟子绝对不在少数,只是未曾放在明面上罢了。

    酒长老听完了李道九的描述,在一旁眯着眼睛思索了一阵,心中有了决策,便道:“张全,我念你父母祖辈三代皆为宗门尽忠,加之你也未曾真正动手,此事就这样过去吧。”

    酒长老说着,看了李道九一眼,李道九面无异色,只是脑袋低了下去。

    酒长老回头,“但如有下次,我决不轻饶!”

    “多谢长老,多谢长老!”张全连声感谢道。

    至于李道九,他低下的面上带着几分难看,但他也明白,酒长老的这番判断已经算是公正了,毕竟只是他口说无凭,他虽感悟气感,但毕竟还不能算是长生宗外门弟子。

    至于张全,他本身就是一位执事,已经踏上了修炼路途,又没有真正下手杀害他,可以说只是未遂。

    所以酒长老能够对张全口头惩罚已经是好的结果了,但重要的是,此番过后,张全应当不会再度为难于他了,或者,他会直接一不做二不休......

    “你既以感悟气感,那么日后须得好好修炼,勤学苦练,方可窥得修仙路途中的门槛。”酒长老勉励了李道九几句,深深的看了一眼张全后,道了一声:“你好自为之。”

    便是提着他那赤皮酒葫芦,一口酒,三步晃,迎着那月光,便是踏空而飞,衣袖无风自动,而他的身形,就有如那嫦娥奔月一般,飞向了上空。

    “好强的修为!”李道九瞳孔一缩,看着酒长老的身影缓缓消失在了天际。

    他已然不是那个初入宗门对修炼一途只有好奇而半知不解的少年,来到了宗门这数日内,他或从长生诀中或从平日伙房内的那些杂役弟子的交谈内,得知了许多修炼一途上的知识。

    炼气四层,施展法术御风术,可御风而飞,根据修为深浅飞行距离高度也会不同。

    就犹如当日李道九入门之时,那三个内门弟子与蒋洪长老施展御风术时候的明确对比。

    但是即便是蒋洪长老,也不曾如这酒长老一般惬意轻松,而那蒋洪长老已经是炼气九层巅峰的修为,难不成,这酒长老竟然是......

    李道九心中有了几分猜想。

    “道九兄弟,你入门短短数日,竟然便感悟出了气感,难不成你是传闻中的上品灵脉不成?”一旁,张执事从地下站起,讪笑着来到了李道九身旁献媚道。

    李道九没有理会张执事,只是自顾自的走开了,只留下了原地一脸尴尬之色的张执事,看着李道九离去的背影,张执事眼中闪过了一丝的凶光和恨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