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七百七十三章 无名烈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杨逸设想过布莱恩和安娜斯塔金娜见面时的各种场景,其中最有可能的一个就是两人紧紧相拥,久久不语。

    但现在看来显然不是这样。

    安娜斯塔金娜显得很优雅,很平静,而她也有些过于平静了。

    就说嘛,约见无名烈士墓前见面就不太正常,如果是一对朝思慕想的恋人见面,怎么可能会约在这种地方。

    安娜斯塔金娜和布莱恩都注视着对方。

    安娜斯塔金娜的脸上有淡淡的微笑,而布莱恩脸上的狂热则是在渐渐消退,直至他也一脸的平静。

    等了几十年爱情,坚持了几十年的信仰,现在看起来似乎没有那么牢固啊。

    对视绝谈不上什么深情,一句开场白后,两人都陷入了沉默,两人对视了足有一分钟后,布莱恩终于低声道:“你还好吗?

    “还好。”

    毫无新意的对话,但是安娜斯塔金娜说了句还好之后,却是犹豫了一下,然后她又摇了摇头,道:“不好,其实这些年我过的非常不好,你呢?你这些年过的还好吗?”

    你还好吗?我很好,你呢?我也很好。

    这才是正常的一问一答嘛,但是布莱恩在安娜斯塔金娜反问之后,他却是陷入了长久的沉思之中。

    “我这些年……本来还好吧,但是现在,我不确定了,唔,这些年我过得不好,你知道的,在黑狱里的日子当然不会好。”

    安娜斯塔金娜朝着杨逸他们看了一眼,然后微笑道:“你带来的人?”

    布莱恩也往后看了一眼,然后他一脸感慨的道:“是啊,我带来的人。”

    杨逸知道布莱恩现在的心一定很凉,因为安娜斯塔金娜的表现看起来无论如何也不是见到恋人的样子,尤其是见到分别几十年的恋人该有的样子。

    就说嘛,克格勃怎么可以信呢,尤其是相信一个克格勃的燕子会爱上自己的目标,这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安娜斯塔金娜又看向了布莱恩,她上下打量了布莱恩两眼后,低声道:“你的头发哪儿去了。”

    布莱恩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头顶,一脸感慨的道:“头发无情的离我而去了,因为我老了。”

    “不是因为你老了,是因为你有脱发的基因。”

    安娜斯塔金娜也老了,但是她身材依然很好,不像她这个年纪的俄国大妈普遍臃肿,她的脸已经不能再称之为美丽,她的头发里也已经有了很多白发。

    但老了的安娜斯塔金娜很优雅,很有气质,不再青春,但依然美丽。

    安娜斯塔金娜伸手轻抚过自己的头发,然后她低声道:“我们都老了。”

    布莱恩一脸失神的道:“是啊,我们都老了……”

    安娜斯塔金娜轻笑道:“有人打电话给我,问我是不是愿意见一个叫做布莱恩的人,我知道是你,但我真的没想到还有能再见到你的一天。”

    布莱恩勉强的笑了笑,道:“是啊,正常情况下我早已经该死了,就算没死,也不可能再离开监狱了,就算我从监狱里逃了出来,也没可能见到你的,我相信这是上帝的旨意,他想让我再见到你,所以我就来了。”

    安娜斯塔金娜轻轻的抿了抿嘴,然后她吸了口气,低声道:“对于你,我的感觉很复杂。”

    布莱恩这时干脆不说话了。

    完了,一切都完了,布莱恩知道,杨逸知道,凯特和萧苒也知道。

    克格勃的燕子怎么可能会爱上自己的目标。

    安娜斯塔金娜继续平淡而优雅的道:“你是我第一个目标,也是我唯一的任务,我被训练了七年,但在成功策反了你之后,我的任务就结束了,我的间谍生涯也就结束了。”

    布莱恩轻轻的叹了口气,然后他一脸黯然的道:“就是说都是假的了……”

    安娜斯塔金娜摇了摇头,然后她看着布莱恩一脸无奈的道:“有时候我真的好奇你是怎么当上的潘多拉队长,难道cIA就没考验过你的心理素质?”

    布莱恩把脸扭到了别处,他沉默了一会儿后,他把头扭了回来,低声道:“我心理素质还不错,就是在你身上犯了一次错误,就犯了一个错……”

    “作为间谍,犯一次错误还不够吗?”

    布莱恩无言以对。

    安娜斯塔金娜轻声道:“其实你是个很天真的人。”

    布莱恩惨然一笑,然后他举起手,无力的挥了一下之后,低声道:“我是该安静的转身离开,还是该和你拥抱一下之后再走?”

    安娜斯塔金娜摇头笑了笑,然后她看向了无名烈士墓前的长明火。

    布莱恩脸如死灰,他看了看杨逸,眼中了无生机,然后他做了个手势,示意杨逸他们该离开了。

    就在这时,安娜斯塔金娜低声道:“我亲手把你送进了监狱,然后我作为有功之臣回到了国内,因为你的特殊身份,我不用再继续外派执行任何任务了,所以我被安排进了莫斯科大学外语系当了一个老师。”

    布莱恩又转了回去。

    安娜斯塔金娜叹了口气,道:“我的间谍生涯注定只能使用一次,就一次,在把你送进了监狱后,其实我也进了监狱,只不过你的监狱有围墙,我的监狱没有围墙。”

    布莱恩低声道:“克格勃对自己立下大功的人不是很优待的吗。”

    安娜斯塔金娜轻轻的笑了一声,然后她继续道:“这是我第一次来到这里,来到无名烈士墓看一看,知道为什么吗?”

    伸出手指了指无名烈士墓,安娜斯塔金娜一脸平静的道:“从我成为克格勃的那一刻起,就在这里预定了一个位置,没人知道我的名字,没人知道我做了什么,在苏联解体的那一刻,我也就正式被埋进了这里,我还活着,但我的青春和我的心都埋进里面了。”

    安娜斯塔金娜收回了右手,她两手拎着挎包,转身看着布莱恩,一脸平静的道:“没人喜欢看到自己的墓地,我也不喜欢,所以这是我第一次来这里。”

    布莱恩已经糊涂了,他不知道安娜斯塔金娜到底在想什么。

    安娜斯塔金娜注视了布莱恩片刻,然后她再次伸手拂过了自己的头发,微笑道:“你是我第一个要策反的对象,也是唯一一个,这就意味着你是我唯一爱过的人,我来这里是为了看看你,顺便缅怀和祭奠一下我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