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十章 商业间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是个商业间谍,纯粹的商业间谍,替雇主搜寻商业机密以此来获得报酬,我的工作风险很高但是很和平,很多人以为间谍都像电影里演的那么刺激而有趣,因此对间谍这个职业怀有不切实际的错误认知和向往,我希望你不是这种人。”

    约翰.琼斯说完后,盯着杨逸的眼睛,微笑道:“我仅仅是一个商业间谍,所以我教不了你太多的东西,也没办法把你带入你父亲所处的那个圈子,我们除了有一个间谍的共同名字,其实没有太多相似的地方,听了这些,你还愿意跟我学习吗?”

    杨逸毫不犹豫的道:“当然,如果您肯让我跟您学习,我感激不尽。”

    约翰.琼斯叹了口气,然后他站了起来,往桌子上放了一张名片,随后低声道:“明天上午八点打电话给我,再见。”

    约翰.琼斯就这么走了。

    对于杨逸的来历,如何证明自己的身份,他这些年去了哪里,以及他怎么知道了的父母的死因,又是经过什么心路历程才决定复仇的,这些细节约翰.琼斯一个都没问。

    杨逸觉得应该是两个原因,一个是约翰.琼斯作为一个间谍,就算只是平和一些的商业间谍,也明白并严格恪守着一个准则,那就是不去轻易刺探别人的秘密。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约翰.琼斯不会介入到他的个人恩怨里面。

    出于报恩的原因,约翰.琼斯会帮杨逸入行,并且可能会教他一些东西,但约翰.琼斯不会被牵扯到杨逸的复仇计划中,所以,他也干脆就不问杨逸任何事,免得以后还会和杨逸翻脸甚至被杨逸灭口。

    杨逸肯定没有这种心思,但不见得以后没有,而约翰.琼斯防备的就是这一点,帮助他人得来的不一定全是好报,为了避免以后的麻烦,知道的少一些很有好处,所以就算杨逸先说约翰都不见得肯知道。

    但不管怎么样,约翰.琼斯应该会帮他的,对杨逸来说这已经足够了。

    杨逸现在在想他父亲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在杨逸的印象里,他父亲很爱笑,很低调,也是很普通的一个商人,但是一个很成功的商人,只是不在家的时候更多,但只要回家就肯定会陪着他。

    所以在自己的印象中,杨逸觉得他父亲真的是一个好爸爸,可杨逸也明白任何人都有两个面孔。

    在自己家人面前扮演的是好父亲和好丈夫,在别人面前,杨逸的父亲扮演什么角色可就说不好了。

    喝完了咖啡,杨逸离开了咖啡馆,找了家酒店住了下来。

    第二天早上六点,杨逸起床洗漱,吃了早餐,然后在酒店大堂里等到了八点钟的时候,准时拨打了给约翰.琼斯的电话。

    “我会在九点钟到达办公室,你倒萨维尔街186号,琼斯会计师事务所找我。”

    约翰.琼斯挂断了电话,杨逸想了想,发现他离萨维尔街很远的,一个小时赶到时间有些紧张。

    杨逸立刻冲出了酒店大堂,上了他已经预约好的出租车,急声道:“萨维尔街186号,快!”

    用了五十八分钟,杨逸赶到了萨维尔街186号,那里是一栋三层的旧式楼房,一层是一家男装店,而三楼,就是约翰.琼斯说得会计师事务所。

    杨逸飞奔了上去,然后他在九点整的时候,推开了会计事务所的玻璃门。

    “您好,我找约翰.琼斯先生。”

    “请问您的名字,先生。”

    “杨逸。”

    “好的,琼斯先生在办公室,请跟我来。”

    会计师事务所不大,杨逸看了一眼,发现大厅里有六个隔间办公区,另外还有四个独立办公室,现在大厅里的隔间办公区已经有四个坐上了人。

    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前台带着杨逸走向了一个办公室,敲了敲门,她低声道:“琼斯先生,您等的客人来了。”

    “请进。”

    杨逸进了办公室,办公室不大,装修的很简单,布置的还行,至少看上去就是一个正常的会计师事务所老板的办公室。

    约翰.琼斯带着一个花镜,看到杨逸进来,他把手里的一叠文件放在了桌子上,随后把带着的花镜摘下,放在了一边后,伸手朝着办公桌前面的椅子一指,轻声道:“请坐,把这个看一下,没有问题就签字吧。”

    杨逸接过了约翰.琼斯递过的文件,发现那是琼斯会计师事务所的聘用合同。

    杨逸对着约翰.琼斯做了一个不解的手势,约翰.琼斯微笑道:“经营会计师事务所是我的主业,商业间谍是我的兼职,如果你想跟我学点儿什么,那你至少得有一个合适的身份。”

    杨逸看过了文件,于是他立刻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恭恭敬敬的还给了约翰.琼斯。

    约翰.琼斯接过了文件,然后对着杨逸微笑道:“你的工作就是行政助理,作为一个新人,你要从最基本的做起,比如打扫一下卫生,给别人递杯咖啡什么的,还有,你需要尽快熟悉一下会计师的业务,我希望你能在半年内达到实习会计师的水准。”

    杨逸没有不满,他现在只是好奇,然后他低声道:“我一定要从这些开始做起吗?”

    约翰.琼斯点头道:“是的。”

    杨逸挠了挠头,然后有些无奈的道:“我会按照您的吩咐去做,但我想知道做一个间谍学这些有什么用。”

    “当然有用,既然你要跟着我做一个商业间谍,而且你要以这里的职员身份作为掩护,那你当然得成为一个会计师,还有,就算你要作为一个间谍,能够算清自己的资产还有很有好处的,你认为呢?”

    杨逸摊了摊手,道:“呃,我没问题的,我可以学,但我也想学点儿其他更有用的东西,比如射击,格斗,我练习过格斗,但后来我发现自己练的那些没意义,当然还有其他技巧,我都需要学习的。”

    约翰.琼斯做出了一副不解的表情,道:“我不明白,作为一个商业间谍,你学习这些干什么?”

    杨逸比约翰.琼斯还不解,他极是迷茫的道:“作为一个间谍,这些不是最基本的技能吗?”

    “不不不,你显然没搞清楚一件事,我说过我是一个商业间谍,而商业间谍是不需要这些的。”

    约翰.琼斯来回摆着手,笑道:“作为一个间谍,最重要的是什么?是获取情报,以及传递情报,以现在的科技条件来说,情报传递几乎是零门槛的,任何一个普通人都很容易做到,所以最主要的工作就只剩下了获取情报。”

    “这个我能明白,但是……”

    “没有但是,对于一个商业间谍,甚至一个你认为的真正意义上的间谍来说,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使用暴力都意味着失败,彻底的失败!想象一下,二战期间,盟军的一个间谍在德军总部要获取一份高价值的军事情报,他该怎么做?开枪打死一个德军军官?还是徒手累死一个将军,拿到一份关键情报逃走并送回去,然后回去享受英雄的待遇?”

    杨逸被问得无言以对,约翰.琼斯摇着头道:“这是电影里的情节,事实上中不会发生这种事,因为对于间谍来说暴露即失败,彻底的失败,设想一下,就算你干掉了一千个人拿到了一个极为重要的情报,假设就是诺曼底登陆计划好了,你觉得,这种方式获取的情报还有用吗?如果没用,你打死那一千人还有意义吗?没有意义,你做来干什么,只为了破坏掉你能接触道重要情报的大好局面?”

    杨逸被问得愣住了,然后他低声道:“可是,很多案例证明有时候必须要使用暴力手段来获取某些情报的。”

    “是的,这情况当然会有,但是这种使用暴力手段夺取情报的情况太少,你不能用偶然发生的孤立事件来当做论证,却看不到绝大多数条件下一个间谍究竟是怎么做的。”

    约翰.琼斯笑了笑,然后对着杨逸道:“我肯帮你,就一定会按照最好的方式,你的前途不该是一个亲自动手的间谍,或者特工,或者说行动队,你将来可能真的需要用暴力解决很多问题,但那些问题不该由你亲自动手解决。”

    杨逸小声道:“您的意思是我的模板应该是一个老板的角色,或者说是指挥者的角色,而不是负责具体动手的人?”

    约翰点了点头,一脸严肃的道:“是的,这就是你的定位,一个指挥官,而不是一个士兵,就像你父亲那样,他需要什么情报可不需要亲自动手,他所作的只是需要下令然后自然有人替他做好一切。”

    杨逸呼了口气,道:“我明白了,那么我就不需要学习一些具体的技巧了吗?”

    约翰.琼斯笑道:“需要,但不是在我这里学习,你仍然需要从底层做起,从熟悉每一个环节做起,你在我这里要学的只是如何成为一个领导者,至于其他的东西,你得去别处学了,再重申一遍,我只是个商业间谍,怎么样,现在你还想跟我入行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