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一百八十二章 即使同下地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通过祭坛后面的门,牧师对遇到的唱诗班成员点头示意,还时不时的微笑着和人说上两句话,直到他带着布莱恩和杨逸走出了教堂,穿过了教堂后面的墓地,来到了一片草地上。

    牧师终于停下了脚,然后他猛然回头。

    在牧师回头的那一瞬间,那个慈眉善目的牧师消失不见,刚刚才和蔼可亲的牧师现在却满脸寒霜。

    牧师一脸严肃的脱下了身上的黑色牧师袍,解开了脖子上的白色罗马领,然后他把牧师袍放在了身旁的长椅上,规规整整的把牧师袍放好。

    做好了这一切,牧师仰天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他沉声道:“教堂是神圣的地方,你!”

    牧师突然就狂暴了,他指向了布莱恩,怒吼道:“你这个狗娘养的碧池!你怎么有胆子来到这里,来到我的教堂!你这个该死的叛徒,犹大!你就该在地狱里永远不得解脱,法克油!你这个长了一张碧池脸的碧池,你还敢对着我笑!我就该干死你这个无能的碧池……”

    一连串的污言秽语从牧师的嘴里骂了出来,而布莱恩一动不动,一脸凝重的就听着那个牧师骂他。

    直到一口气骂完,不得不深深的吸了口气后,那个牧师突然就扑向了布莱恩。

    骂完就该打了。

    牧师一拳就打在了布莱恩的脸上,而布莱恩丝毫没有还手的打算,牧师紧接着一拳又打在了布莱恩的肚子上,然后狠狠的一脚,直接把布莱恩就给踹飞了。

    “不!”

    杨逸伸手大喊了一声,但他随即就响起了布莱恩在吃早餐时对他说的那些话,于是杨逸迟疑的把伸出去的手又收了回去。

    布莱恩倒在了草地上,他用手撑地挣扎着站了起来,在那个牧师上前一脚就踹到了布莱恩的脸上。

    布莱恩在地上翻滚了两圈,然后他趴在了地上,双手撑地晃了晃脑袋,随即挣扎慢慢的站了起来。

    等着牧师要再次朝他肚子上踢过去的时候,布莱恩终于大声道:“等等!”

    牧师收住了脚,但他的胸膛还在剧烈的起伏着,显得愤怒至极。

    “等等,等等……”

    布莱恩终于站直了,他喘着粗气,扭头朝旁边啐了口血,然后他把手伸向了腰间,紧接着拔出了那把亮闪闪的手枪。

    拔出了手枪,气喘吁吁的看着牧师,布莱恩摸了摸胸口,然后他呼了口气,道:“别打了,用这个。”

    布莱恩倒转了枪口,把枪柄递向了牧师,然后他喘着粗气道:“做个了结吧,用这个!”

    牧师一把就抢过了手枪,然后他咬着牙,卡啦一声拉动了套筒然后就把枪对准了布莱恩的脑袋。

    那牧师的样子看上去是真的会开枪的。

    “去死吧!”

    牧师真的开枪了,他连续扣动了扳机。

    杨逸吓得魂飞魄散,他尖叫道:“不要!”

    牧师一脸的狰狞,他连续的开枪,而布莱恩就站在他的面前,一动不动。

    弹匣里的七发子弹打完了,子弹在布莱恩的身边飞过,而布莱恩还站在那里,连表情都都变过。

    牧师把冒着青烟的枪还举在了布莱恩的面前,但布莱恩却终究是没事。

    牧师还在喘着粗气,这时候,布莱恩突然低声道:“对不起。”

    牧师猛然把枪砸在了布莱恩的胸口,然后他指着布莱恩怒吼道:“滚!”

    布莱恩点了点头,然后他叹了口气,对着牧师低声道:“对不起,保重。”

    布莱恩转身要走,而这时有人听到了枪声跑了过来,站在远处向这边张望。

    牧师大声道:“没事,我是在试枪,很抱歉吓到你们了,不用过来,给我个空间,谢谢。”

    牧师在说话的时候极力掩饰自己的情绪,但听到枪声过来查看的人虽然疑惑,却还是退了回去。

    等着牧师把人支走,布莱恩对着杨逸摆了下头,什么都没说,低着头就向草坪外面走去。

    “站住!”

    牧师看起来更加生气了,他怒声道:“你就这么来了,然后又要这样离开?”

    布莱恩转过了身,对着牧师轻声道:“保罗,我来就是想对你说声对不起,这些年我活在地狱里,如果你杀了我,我不会甘心但我会得到解脱。”

    牧师怒道:“你都做了些什么?不管你是活着还是死去,你的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在地狱!这是你应得的,上帝都不会原谅你,你只是出了监狱,但你永远都离不开地狱,永远!永远!”

    布莱恩点了点头,道:“我知道。”

    淡淡的说完后,布莱恩继续低头往前走去。

    牧师的脸色很奇怪,他显得非常迷茫,又非常激动,而且看起来他还非常伤心。

    非常非常的伤心。

    杨逸不知道这算什么,但他犹豫了一下后,终于还是紧走几步跟上了布莱恩。

    可是布莱恩走出了几步后却是再次停了下来,然后半转身看向了牧师。

    “保罗。”

    牧师斜眼看向了布莱恩,低声道:“干什么?”

    “本来不打算说了,但突然觉得还是问问你比较好,我要去做一些事,既然你不愿意杀了我,那么你是否愿意帮我?”

    牧师长长的吸了口气,然后他闭上了眼睛,颤声道:“不离不弃,即使同下地狱……”

    “是的,即使同下地狱。”

    牧师睁开了眼睛,然后他看向了布莱恩,道:“我以为永远都不会见到你了,我恨你,恨的不敢想起你来,因为你曾是我最尊敬的人,头儿,我不明白,为什么你要那么做?为什么?”

    布莱恩沉默了片刻,低声道:“爱情,还有欺骗。”

    牧师颤声道:“你毁了自己,害惨了我们,头儿,你抛弃了我们!是你抛弃了说要一起下地狱的我们!”

    布莱恩摇头道:“我叛国,但我没有抛弃你们,我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我并不奢求得到你们的原谅,我只是有笔账要去讨回来,然后,我想问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

    牧师再次长长的吸了口气,然后他看向了布莱恩,沉声道:“你救了我几次?”

    “我记不清了,你救我我救你这种事难免的,怎么可能记得清楚。”

    “四次,是四次。”

    牧师伸出了四根手指,然后他一脸悲怆的道:“我无数次在想要是能见到你该怎么做,是一枪打爆你的脑袋,还是该毫不犹豫的救你离开监狱,我的决定是前者,但我却无法打爆你的脑袋,我真的曾以为自己能做到的。”

    布莱恩沉默了片刻,然后他低声道:“对不起。”

    牧师轻呼了口气,惨然一笑,然后他极是无奈的对着布莱恩道:“既然无法亲手送你下地狱,那就追随你一起下地狱吧,你说的没错,我们是有笔账得找人算一算了,这不是为你,这也是为我自己,所以我跟你走,然后谁害惨了我们,我们就把谁送下地狱。”

    一直作为旁观者的杨逸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这转折太快了点,而且也太狗血了一点。

    刚才还要打要杀的,怎么转眼间的功夫,明明恨布莱恩恨得要死的牧师就要跟他走了?

    就是几句话,这牧师就要跟布莱恩抛弃前嫌还要并肩作战了?

    搞什么?

    没道理啊,讲不通啊。

    就在这时,布莱恩走向了牧师,然后他张开了双臂。

    抱一起了。

    两个人拥抱了。

    虽然拥抱的时间很短。

    在牧师的肩膀上重重的拍了拍,布莱恩沉声道:“谢谢你没有放弃我。”

    牧师苦涩的一笑,道:“我不欠这国家什么,这个国家欠我很多,而你,头儿,我欠你

    四条命,你叛国我还你一次,你害我很惨又还你一次,现在,我还欠你两条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