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二十六话 姬子的故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现在的时间是晚上八点整,实习舰长终于是到达了学院角落处的那个酒吧门口。这时间就拖得有点久了,按道理来说就算是步行过来最晚在七点半也能够到达才对啊。道理是这个道理,但俗话说得好,计划赶不上变化。

    本来实习舰长是想直接走过去的,但是想到晚上还是有车在运行,所以就像等一会儿,这就多花了五分钟。见车迟迟不来才想着边走边等车,所以这段时间走得也慢。好不容易迎面等来了一辆车,实习舰长就乘了上去,但是这车的行驶方向是和要去的目的地相反的,虽然最后肯定会绕到目的地去,但是总的来说浪费的时间肯定会很多,所以实习舰长又只好下车发现又回到了停机坪。

    来来去去就花了这么多的时间,终于还是决定直接走过来比较好。

    不过实习舰长站在了酒吧的门口有迟迟不敢进去。不管怎么说,虽然现在还算是晚上,但是从他自己的角度来看是迟到了不少时间了,心生惭愧不说,而且之前那个酒保的态度对他十分不好,这让他对这家酒吧多少产生了一点畏惧之情。

    但该来的总还是会来的,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的。实习舰长一咬牙,仿佛是要踏入地狱一般开门进入了酒吧里。

    和上次进入酒吧见到的东西一模一样,还是同样的内部装潢,还是狭长的空间,还是有一个正擦着玻璃杯的酒吧,还是那个已经醉成一滩烂泥的姬子。

    “姬……噫!”

    还没等实习舰长说完姬子的名字,一根银叉擦过他的脸颊并在其脸上划出了一道浅浅的红色伤口。

    “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如果现在老老实实说是八点可能会迎来第二根银叉,因为酒保提这个问题根本就不是让人回答这个问题来着,要读懂出题人的意思。

    “对不起,那个姬子她现在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喝多了呗,从下午五点一直喝到现在,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今天她比以前的酒量要好一些。你对她做什么了?”

    感觉酒保说的每一句话对实习舰长都会有直接或者间接的敌意,不知道她是对这个人感到不爽,还是说对男人都是这样的?

    “嗯?那家伙……来了吗?”

    姬子似乎是被吵醒了,不过还能听见吵闹声说明醉得不是很厉害,尽管她面前的台子上已经摆了差不多将近二十瓶啤酒的样子。喝了这么多酒难道不上厕所吗?

    “嗯,那家伙来了。”

    酒保似乎实在不愿意用人来称呼实习舰长呢。

    “那就让他坐在这里!”

    姬子使劲地拍了拍她左手边的凳子,就像小孩子撒娇一般地使劲方式,这样看来甚至会觉得有些可爱。

    实习舰长瞅了一眼酒保,似乎是要经过她的允许才能坐在那里一样,而酒保也确实允许了,虽然很勉强。

    “我们是要干什么来着?哦~讲故事,讲……我的故事,对吧。”

    “应该……吧,当然妳不愿意讲的话……”

    “我当然愿意啦!当然愿!意!啦!要不然我喝那么多酒干什么!有故事,那必须要有酒啊!”

    虽然实习舰长不是很认同这个说法,但是现在还是让让姬子吧。

    “我跟你讲啊!我可能活不了一年了,你就是想听这个吧,是吧?呵呵呵……”

    “活不了一年?为什么?”

    “什么什么为什么?就是阳寿已尽了呗,现在你满意了?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反正这种事情我都说了,其他事情感觉……也没有好隐瞒的了,反正我一个二十七岁的老女人也没人稀罕……顺便一提我今天穿的内衣的颜色是……”

    “停停停!这种事情我就没必要知道了。”

    要是姬子真的说出来了估计酒保马上就会对实习舰长动手了,尽管他本人并没有做错什么。

    接下来就是姬子阿姨的讲故事时间了,接下来的三个小时的时间姬子把这二十七年里她所记得的事情数了个遍。实习舰长都有些惊讶,喝了酒这记性还能这么好吗?

    姬子其实自己也是女武神,只不过在二十二岁才成为女武神的她,身体对崩坏能的适应性实在不及十六七岁的小姑娘们。之前在书里面也提到过,崩坏能对身体的增强以及副作用都极大,所以在她成为女武神的那一刻,生命就已经处于倒计时的状态了。

    但是,凭借着自己的过人的智慧和战斗实力(姬子可是有加州理工大学获得自己的博士学位的),姬子成为了天命组织的a级女武神,并成为女武神第五小队的队长兼第五小队专属浮空战舰休伯利安号的舰长。原来那个“非”子标识是叫做“天命”的组织的标志啊,那么实习舰长就是在天命上班咯。

    德丽莎呢,就是圣芙蕾雅学园长兼极东支部指挥官,姬子就是在她手下工作,也就是给她打工了。

    不过这些不是关键,关键在于她的父亲无量塔隆介。他是天命组织下属崩坏秘密研究机构,人工生命进化研究三所资深科学家。虽然说是因为实验发生意外而死亡,但是姬子可不相信这一套说辞,而且她认为原因就出在【天命】这个组织这里,所以她才想要成为女武神,为的就是打探自己父亲真正的死亡原因。然而这几年过去了,一点可靠的消息都没有。

    至于休伯利安号的舰长一职,如果姬子还想多活几年的话就不得不辞去这个职位,过于劳累对任何人的身体健康都没有好处。当然过度酗酒也没有好处来着,但是没有人组织姬子的这个爱好,因为不让她喝酒比直接杀了她还难受,所以这个酒吧也是专门悄悄地给姬子开放的,听说她在这里喝酒不要钱来着?

    终于,姬子讲完了自己的故事,就像是任务完成了一般松了一大口气。

    “这些事情我可没有跟我们小队之外的任何人提起过,你可不许往外说啊。”

    姬子戳了戳实习舰长的鼻子,看来确实是醉得不轻。话是这么说,但是在一旁的酒保不都全部听见了吗?啊,她居然带了耳塞,这么自觉的吗?

    “父亲的死因吗……”

    实习舰长看着姬子又直接倒在了吧台上,自己又开始回味着姬子的故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