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八十八话 明明上午才见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心想着是不是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爱因斯坦把眼镜取了下来准备擦一擦。但是取下眼镜的那一刻,眼前的画面又十分地清晰,就是那个身着白色舰长服的人再和琪亚娜还有芽衣交谈。而且还能清楚地看见男人脸上较为窘迫的表情,一切都看得十分清楚。

    “怎么会……”

    爱因斯坦从新把眼镜给带上,还是那一副景象,代表着崩坏能浓度的紫色充斥着整个视野,什么都看不清楚。

    “这个人到底什么来头?”

    一向沉稳的爱因斯坦也变得不淡定了起来。

    “不知道……但总感觉在哪里看见过他……话说这不是重点吧,这么大量的崩坏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现在对于爱因斯坦和特斯拉来说存在三个问题:

    一是这么大量的崩坏能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如果是温蒂这【第四律者】所释放出来的那倒还说得过去,但是刚才才看了温蒂身上溢出的崩坏能连平均水平都达不到,肯定不是她。

    二就是这么大量的崩坏能,现场居然没没有一个人察觉吗?如果是少量的还好说,但如此大量的崩坏能足以让一个普通人被感染成【死士】了。

    第三个问题是跟第二个问题绑定的,就算假设【天命】与【逆熵】两个组织所使用的探测崩坏能的方式不同,如此大量的崩坏能,这整个空间里的人,包括特斯拉她们两个都没有感觉到异样的存在。虽然在场的都是对崩坏能有一定适应力的女武神,但如此大的量相比也只有s级极其以上的女武神才能适应得了才对……难不成这里的女武神都有这样的实力或者说潜力?

    “我想起来了……那个男的我好像在新西兰的那次行动中见过!”

    “嘘~小声点!”

    虽然特斯拉本人没有去过新西兰,应该说就是因为本人没有去过所以需要回想一下,毕竟通过泰坦上搭载的摄像头观看还是稍微有些不清晰的。

    “这个人应该是休伯利安号说的一员,看这制服的样子应该还是一名高级指挥人员……而且还能以这一副男性的姿态进入这圣芙蕾雅学院……看样子这人应该是很厉害的一个人……”

    话说明明在上午的时候就是实习舰长来接的她们吧,为什么没有想起这件事来啊?!

    “但我怎么看他有些傻傻呆呆的?”

    “瓦尔特还不是有时候傻傻呆呆的,他还是【第一律者】呢。”

    这样的观点,爱因斯坦无法反驳。

    “这个人值得重点关注一下,而且我还怀疑这大量的崩坏能是他散发出来的。”

    “那温蒂那边……”

    “就交给妳了。”

    “哦~”

    与此同时,实习舰长这边也终于是想到了一个稍微可靠一点的理由了。

    “稍微练习一下怎么样,话说我们这几天以来我们都没有怎么进行过练习不是吗?”

    实习舰长所说的练习指的是与女武神之间的连接训练,虽然实习舰长这边大概是天生的能够让女武神进行无负荷连接,但是在行动的默契度上还是需要加强的,而加强的唯一方式就是多加训练。

    “这不是挺好的嘛,正好这周的深渊和记忆战场还没有打过,要不要去那里试一下啊?”

    芽衣倒是无所谓,应该说是很热情才对,因为之前让实习舰长吃了自己(第三律者)的料理的事情,还没有跟舰长道过歉呢,虽然这跟她本人没有什么实际关系,但是芽衣就是觉得自己有错。

    “嘛……芽衣都这么说了……”

    琪亚娜一向都会听芽衣的话的,再说了她本来对实习舰长也没有太多的敌意,她就是那种虽然现在会很生气,但是睡一觉起来就会全部忘记的那种人,不得不说也是一个很好的性格呢。

    没错,深渊还有记忆战场,虽然很早之前就提到过这两个地方了,但是因为时间关系(当然还有其他原因)到目前为止一次都还没有去过。不去这两个地方就没有水晶,没有水晶就没有好的武器和圣痕,没有好的武器和圣痕那女武神的实力就不强……

    “嗯……仔细想想也应该去才对……”

    就算是琪亚娜也是明白这个道理的。

    “你们再说什么呢?是不是要去什么地方?能带我一个吗?”

    芙蕾德莉卡·尼古拉·特斯拉,这才是特斯拉的全名,一头红色长发本来是扎个双马尾是最为好看的,再加上短裙与白色丝质过膝袜,这是她外表上最具有魅力的特点。然而因为任务需要跟爱因斯坦交换了一下外表,但尽管如果她也不认为自己的魅力有什么削弱,所以才敢如此自信地上来跟实习舰长他们搭讪。

    “我记得妳是……阿尔伯特·特斯拉……是吧……”

    “你居然知道我的名字啊……明明是初次见面,难不成你对我……”

    美人计,这一招对大部分男性来说一般都是有用的,当然前提是“美人”必须真的是美人才行,否则会起反效果的,当然特斯拉真的是一个“美人”来着(她自己常常这么认为)。

    “我们不是上午才见过吗?我跟学院长一起接妳们两个人来着的?”

    “欸?”

    此时,特斯拉回想起了上午一出直升机就打了一个喷嚏的事情,因为那个时候过于冷了就没有在意眼前的人是谁了,只记得是一个小孩子还有成年男性来接的她们俩……

    “啊……当然记得了!”

    这种情况,也就是在知道自己说谎了的情况下说的话越多越好,否则自己暴露的信息一定会越来越多,因为一个谎言需要用许许多多另外的谎言来掩饰,到头来自己反而会混乱的。

    “嗯……”

    实习舰长看着面前这个发型不对劲,服装也不对劲,脸上还有些冒冷汗的女生,陷入了深思。

    “有……有什么问题吗?”

    实习舰长越多看一秒特斯拉就会越紧张一分,而这样的状态竟然持续了快有十五秒。

    “果然妳还是不记得我了吧。”

    “居然在纠结这个嘛!”

    最后还是把特斯拉给带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