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三话 慌乱无用,唯有冷静面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如果我还能活着,那我一定会在每年的这一天祭拜苍天一次的!!!”

    此时男子正背着琪亚娜在沧海市大街上飞奔着。

    “啊!你慢点!颠得我疼!”

    “慢的话后面的崩坏兽就追上来了!忍着吧!”

    之前因为耳机的声音吸引过来了很多【崩坏兽】,所以那个商铺肯定是待不下去了。男子也没有多想背着琪亚娜就跑了起来。

    虽然外面的【崩坏兽】更多,但是总比待在那个地方等死要好。但是到了大街上就不止什么【蚊子型崩坏兽】了,还有【野兽型崩坏兽】和【骑兵型崩坏兽】等等……

    “等等……那个是人类?”

    男子左闪右避躲开了一些移动缓慢的【崩坏兽】,但是跑着跑着,发现面前还有一个拿着镰刀的人(因为有反光),看外貌应该是女生。因为夜色太浓,只能依靠仅有的一点月光来看,走进之后才发现,外着黑色的衣服,皮肤有些苍白……不应该说有些,应该说白得很不健康。

    “妳一个人在这种地方干什么?赶紧跟我一起跑吧!”

    男子跑上前去搭话,但是却被琪亚娜揪住了耳朵往后拽。

    “笨蛋!别靠近她,她是死士!”

    “死士?但是……”

    男子没有搞明白琪亚娜在说什么,但同时面前的这个人就挥着镰刀直接砍了过来。好在是琪亚娜及时地扯了一把,否则男子必定死在这镰刀之下。

    “这又是什么情况?!”

    男子见这人也不是个善茬儿,立马开溜,而那人也是慢慢悠悠地跟着走了过来。

    “那个叫死士,也是崩坏的产物。”

    “我还以为只有这些怪兽是呢!”

    不过,不管是【崩坏兽】还是【死士】,只需要离他们远点就可以了。可惜对方并不这么想……【蚊子型崩坏兽】本来移动速度就很快了,没想到那个【骑兵型崩坏兽】在地面上跑起来更快,不一会儿就追上了只用双腿跑路还背着一个人的男子。

    只见【崩坏兽】冲着跳了起来,准备拿它手中的长枪贯穿男子时,男子立马拐进了一个小巷里躲过了这一击。

    “好险……”

    男子已经分不清楚自己头上的汗是跑出来的还是吓出来的了,估计两者都有吧。

    “不行,这样在街上跑可不是个事儿啊,至少有个代步工具才行……”

    男子往小巷深处看去竟然发现有一台摩托车倒在地上,走进一看居然还插着钥匙的,虽然看油表好像油并不多了但也足够跑一段距离了。至于这车主人去哪里了?但愿他没死吧……

    两个人坐到了车上,车可以正常发动发出了阵阵轰鸣声。但老实说琪亚娜有些抗拒,因为刚才被背着的时候伤口都在作痛,现在坐在这摩托车上估计对伤口又是一个不小的打击,之前就已经是强忍着的了。

    但现在的处境可没有这么好,男子只能选择先用着摩托车跑路,看能不能逃离沧海市再说。而且摩托车已经启动,附近的【崩坏兽】和【死士】估计也被吸引过来了,也没有时间犹豫了。

    没办法,两个人立马上了摩托车。男子开着车从小巷里冲出,准备沿着大路也是最短的一条大路逃出这个城市。

    晚上驾车只能把车灯开着,虽然这样可能会引起很多【崩坏兽】的注意,但总比在开车的时候不小心因为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而翻车来得好。

    “这里是琪亚娜,这里是琪亚娜,我现在在沧海市03区域,请求物资支援,重复一遍,我现在在……”

    风声之中,男子听到琪亚娜对着耳机在讲什么。

    然而就是这么一分心,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骑士型崩坏兽】长枪一扫将摩托车瞬间扫翻。

    “啊!!!”

    车和车上的两个人翻向了一旁的花圃中,而花圃中的花被这两人和一辆车搞得是乱七八糟,黑夜之中隐约能看见蓝色的花瓣在空中飞舞。

    “啊!疼……疼……”

    男子强忍着疼痛压低着声音喊叫着,肋骨大概是骨折了,有火烫一般的疼痛感,手臂也是一阵麻痹提不起劲儿,只能在地上趴着。随后一口鲜血吐出,染红了面前的这朵风信子。

    “琪亚娜……琪亚娜?”

    摔得比男子更远的琪亚娜趴在地上,任凭男子怎么叫她都没有,反应估计是摔晕过去了。

    “不是吧……”

    这个时候周围的【崩坏兽】们纷纷围了过来,就像是看着砧板上带着的鱼肉一样蠢蠢欲动,它们身上所闪亮的粉紫的光在黑夜中完全就是一种危险的信号,在什么时候看来都一样。

    “这次是真的要死了……”

    也不是说没有逃跑的力气,如果努把力站起来还是能做到的,但想要带着琪亚娜逃走,不,就连自己一个人逃走肯定是做不到的。所以也没有必要再站起来了吧……

    “真是漂亮的花呢,我记得是风信子来着吧。”

    在想开了之后反而是轻松了许多,甚至还有闲情欣赏一下眼前这一株被自己的血所染红的蓝色的风信子,还有跟自己一样趴在地上的琪亚娜。

    (为世界上所有的美好而战……吗?为什么我会突然想起这个?)

    “可恶……”

    (话说风信子在古希腊神话里代表生命来着。)

    “可恶……”

    (只要点燃生命之火,便可同享丰富人生……这是风信子的象征……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些?)

    “可恶!!!”

    第三次,尝试了第三次,男子终于站了起来。为什么要站起来?男子他自己并不知道,完全没有合理的理由,明明只需要趴在地上等死就好了。但只是觉得……只是觉得应该站起来而已。

    “想要过去就从尸体上踏过去!!!”

    如果要为“世界上所有的所有的美好”而战,那么身后的琪亚娜和这一片风信子都是男子所要保护之物。哪怕赤手空拳,哪怕身负重伤……不,还不算赤手空拳,旁边正好有一个园艺工用的草叉,男子赶紧拿起来,当作武器的同时也是个能支撑身体的手杖。

    但【崩坏兽】似乎并不因为多了一个草叉就会对男子心生畏惧,仍然是在慢慢靠近,而其中有一只【蚊子型崩坏兽】好像是要出头的样子冲到了最前面。

    “慌乱于事无补,唯有镇静尚存一丝希望。”

    男子经常说的这句话不是什么名人名言,但男子希望以后可以是……

    【蚊子型崩坏兽】的攻击方式已经看过很多次了,无非两种:一是原地旋转一圈用一边的翅膀横扫四周;另一种是用主体底下的尖刺进行突刺,这倒是有点像蜜蜂。

    第二种攻击有起手动作所以很好判断进行躲避,第一种的起手动作时间相对短一些但也不至于让人反应不过来。

    所以男子若是想要击倒眼前的这一只【崩坏兽】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利用草叉的距离优势先发制人;另一种就是等待对方先进攻,找对方进攻过后的空隙进行反击。

    但是因为本来男子就是强撑着疼痛站在这里的,如果主动出击很可能因为出手速度不够被【崩坏兽】给躲开,自己则是破绽百出。所以男子选择了第二种方式,静静地等着,等着对方先出手。

    突然,这【崩坏兽】前进的时候突然往后退了一下仿佛是在蓄力的样子,这是第二种突刺的攻击方式。男子看准时机往旁边一躲很是顺利地躲过了这一突刺,随后像是条件发射的一样将手中的草叉刺了过去。

    然而这么一刺,只是把【崩坏兽】给推远了一点,连皮都没有蹭破一点。

    “不是吧……”

    现在就算冷静下来也没用了,因为冷静思考的结果是用现有的攻击手段无法对这些【崩坏兽】造成一点伤害。

    “这下可真是没救了……”

    到最后,等着自己的还是一个死,可是相比之前,男子却显得坦荡了许多。

    毕竟,努力过了嘛。

    正当男子准备迎接自己的死亡时,面前一阵“哒哒哒”的声音,好像有子弹打在了地上。而面前的这只【崩坏兽】则是在这子弹雨之中被消灭掉。

    “这是怎么……”

    男子终于没有支撑住,向后倒了下去,身后的草坪很温柔地接住了他,完全没有摔痛的感觉。

    “好累……想睡觉……”

    “那就睡吧,幸苦你了……”

    男子只觉得有一只很柔软的手掌贴在了自己的脸上,视野里能看清楚的只有那漂亮的银白色的头发……然后失去了知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