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132章 真正的影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这是,在哪儿?

    缓缓睁开眼,兰洛斯迷迷糊糊打量着前方这陌生的天花板。

    好高,好大,好闪……

    “你醒了。”

    浑厚遒劲的嗓音挟裹着磅礴的气势滚滚而来,兰洛斯骤然一惊,立刻坐了起来。

    他正处于一个大厅内,不同于之前的萨格拉斯之墓,这里明亮开阔,大气滂沱的浮雕刻画着无数高贵圣洁的天使。那健壮的臂弯活灵活现,灵动的眼眸栩栩如生,仿佛随时都能将手中那闪耀着金色光辉的长枪投掷下来,穿透所有不洁者的胸膛。

    除了背后高大开阔的正门,四方被类似斗兽场一般的坐位包围,正前方更是一个横跨整个竖列的金碧辉煌的王座。在那王座之上,一个单手拖着颧骨,慵懒斜坐着的雄伟身影充满了不可直视的压迫。

    青铜的皮肤,黄金铸就的甲胄和王冠,还有那如金色火焰一般的浓密发须,神圣不可侵犯,威严不许忤逆。

    “奥丁?”瞪着双眼愣在原地,兰洛斯突然站起,不断摸索着自己的身体,“难道,我已经死了?!”

    噌!

    “跪下,凡人!”

    两柄黄金长枪交叉钳住他的后颈,强迫着他单膝下跪。身后,两名全身闪耀着光辉的黄金战士盛气凌人地大喊着。

    前方,靠坐王位的奥丁挥了挥手,缓缓摆正身体:“别紧张,凡人,你的战斗固然英勇无畏,但,你不属于瓦拉加尔。”

    在他的示意下,那两名战士毕恭毕敬地收起了武器,退了下去。兰洛斯没有理会他们的冒犯,只是死死盯着这位耀眼的泰坦守护者。疑惑、问号、惊讶……各种各样的复杂情绪不断在脑海中交织。

    艾泽拉斯诞生生命之初,泰坦留下了一批金属造就的世界守护者,奥丁,正是其中之一。

    不同于其他守护者同胞的是,奥丁的性格,有些特立独行。在击败上古元龙始祖迦拉克隆后,奥丁与其他人的意见产生了分歧。在提尔与其余守护者赋予五头始祖龙泰坦之力,并将其转化为守护巨龙时,奥丁依旧固执地认为只有泰坦造物及其侍从才有能力保护艾泽拉斯。

    于是,他决定打造一支泰坦造物大军,以便在世界陷入危难之时能够挺身而出。军队自然是少不了士兵的,奥丁将目光投向了勇猛的金属种族维库人身上。

    不过,由于其他守护者的排斥,奥丁找到了自己的养女,海拉,一位曾协助莱登铸就元素位面的强大法师。在她的帮助下,奥杜尔的一部分从群山中升起,成为了一座睥睨整个世界的空中堡垒,也成了奥丁训练军队的基地。

    他的军队,叫瓦拉加尔,而他的基地,就是兰洛斯脚下这座,英灵殿。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兰洛斯终于从一开始的惊骇和迷茫中走了出来。迅速调整呼吸,他毕恭毕敬地朝王座上的巨人行礼:“抱歉贸然闯入您的领地,但您既然看到了那场战斗,想必能理解我的无奈之举。”

    “当然,我能理解。”奥丁点了点头,缓缓从王座上站了起来,“况且,这不是我找你来的原因。”

    兰洛斯的心里咯噔一下,脸上却没有露出丝毫波动:“那不知阁下是何目的?”

    “哈哈。”奥丁笑了起来,可在兰洛斯听来,是那么刺耳,那么危险,“你刚刚叫出了我的名字,凡人,以你的智慧,应该不难想到吧?”

    “还是说,你试图隐藏些什么?在我的面前?”

    气氛,一下子凝固了起来。兰洛斯的眉头微不可察地颤了颤,却没有像往常那样继续装傻,蒙混过关。

    奥丁是个固执的泰坦守护者,甚至可以说有些自大。当年,为了从维库人中选出最强大最英勇的战士组建瓦拉加尔,他不惜违背维库人的自由意志,强行将部分维库人转化为能够在灵魂世界影之地自由穿行的灵体生物,瓦格里。

    以求利用瓦格里从影之地把符合要求的维库人灵魂带上英灵殿,并让他们跨越至高之门,重铸获得一具全新的风暴之躯,也就是周围这些全身闪耀着金银光彩的瓦拉加尔。

    可成为瓦格里在不少人看来,却是不公的奴役。

    海拉为此与她的养父闹翻,最终爆发了争端。尽管海拉输了,并被永远流放到冥狱深渊,但奥丁也遭受了永恒的诅咒,无法离开英灵殿半步。

    可不管怎么说,奥丁如他所想那般成功打造出了一支大军。他不傻,恰恰相反,他很聪明。

    或者说,狡诈。

    凝望着奥丁仅有的炯炯有神的右眼,兰洛斯沉思了很久,这才长长吸了一口气:“见识过我真正力量的绝大部分人都曾认为我,是个威胁,是个祸害。显而易见,他们错了。”

    “不过我不怪他们,毕竟都是些目光短浅的凡人。我原以为伟大泰坦最得意的造物,至高无上的世界守护者,宽容仁慈的神王奥丁,能看到他们所不能看到的东西,但……”

    兰洛斯哀其不幸地摇了摇头,这番言论,成功在所有人的心里点燃了一把火。

    利刃、战斧,金银铸就的武器纷纷指向了那个渺小的凡人,赶在瓦拉加尔的怒火淹没他之前,奥丁抬起手,强迫所有人停下动作。

    “你知道吗?单单是你这句话,我就有足够的理由把你扔进永恒猎场喂给芬雷尔了。”话虽这么说,但奥丁脸上洋溢着一抹满意的微笑,“但是,我不喜欢那些粗野愚钝的元龙后裔,而你帮我狠狠地教训了他们,我可以给你一个辩解的机会。”

    是因为马屁拍得够响吧?

    尽管心里嗤之以鼻,可兰洛斯表面上却是一脸感激:“您说笑了,这可不是辩解,而是在无数的惊涛骇浪中,为我指引正确方向的灯塔。”

    伴随着他的话语,长剑出鞘,金色的光晕如骄阳般涌现起来,纵使在这金碧辉煌的大厅里,也依旧显得闪耀夺目。

    感谢提尔,感谢克乌雷,圣光明志这一招,简直是屡试不爽。

    眼看四周的眼神纷纷和善下来,兰洛斯的嘴角难以抑制地浮现起了一抹愈发扩大的弧度。

    “即使是最接近正义和真理之人,面对黑暗,也会有堕落的可能。”显然是想起了自己那几个不争气的同胞,奥丁脸色愈发变得严厉起来,“圣光的眷顾,只能暂时证明你的意志。可恶魔在你身上投入的成本,已经大到足以威胁这个世界。”

    真是顽固,而且,这么直接就摊牌了?

    兰洛斯的眉心缓缓挤出皱纹,迎着奥丁咄咄逼人的眼神,直到周遭的气氛凝固到极致才缓缓开口:“就算是一个罪人,在他真正举起屠刀前,他需要为他还没犯下的过错接受惩罚吗?”

    瓦拉加尔们窃窃私语的声音愈发喧闹起来。的确,谁都会有心生邪念的时候,但只要没有付诸行动,只能证明他的思想龌龊,而不能给他定罪。

    更何况,他还有圣光这么个保证人。

    维库人是追求勇敢、自由的奔放群体,思想绑架这种奴役手段,违背了他们的初衷。

    眼看瓦拉加尔骚动起来,奥丁的眉头缓缓靠近,短暂的停顿过后,一抹锐利在他的眼中转瞬即逝。

    “我可没说你是罪人,你是不打自招吗?”奥丁轻描淡写地打了个圆场,不怒自威的气势迫使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不过你的话提醒了我,是,没人能确定你的罪责,但同时,你又怎么证明你的清白呢?”

    兰洛斯眉头一挑:“清白还需要证明吗?”

    “当然。”奥丁面无表情,仿佛他正在说的话,是这个世界至高无上的真理,“我不相信你和你的力量,如果你不能向我证明你不会威胁艾泽拉斯,那么我有权利将你当作恶魔奸细,严加处置。”

    权利?谁给你的权利?

    兰洛斯的两眼微微眯起,如果现在的他是刚刚从萨格拉斯之墓出来的那个他,那他可以百分百确定,他一定会一盆水浇灭对方跟熔浆色浓痰一样的胡子。

    不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怎么证明?”没有任何的质问,兰洛斯出乎意料地顺着对方的意愿接了下去。也对,他只想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毕竟奥丁依旧没法离开英灵殿。即使是瓦拉加尔,因为海拉的牵制,目前也仅仅只是局限在风暴峡湾。

    虽然有些意外,但这正是奥丁所希望看到的。

    “聪明的小家伙。”他笑着走下王座,踩着沉闷厚重的脚步,缓缓靠近了那个凡人,“英灵殿是一个神圣的殿堂,是无数维库人的梦想,他们生前英勇无畏荣耀无双,死后更能在这里与逝去的先祖把酒言欢。”

    “但,在这神圣的氛围中,却催生了一小撮黑暗。”

    “她的名字叫海拉。”奥丁的脸上浮现起了令闻者落泪的自责和忧郁,让周围的瓦拉加尔们纷纷露出了一致对外的恨意,和对这位仁慈神王的无上崇敬,“她曾是我的左膀右臂,是助一同我建立英灵殿的亲密伙伴。”

    “她的堕落,一直是我最大的遗憾。可碍于过往的情谊,我实在不忍心痛下杀手。”

    在赚足了那些维库英灵的敬意后,奥丁将目光重新放到了兰洛斯身上:“凡人,如果你能帮她解脱,你将成为整个英灵殿,整个瓦拉加尔最受欢迎的贵宾。”

    .。妙书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