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005章 红色天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杜隆坦!”正当霜狼酋长天人交战的时候,一个身手矫健的女兽人从雪地的另一边飞驰而来。

    是德拉卡。

    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杜隆坦竟是悄悄松了口气,随即捕捉到来人话语中的急切,连忙正色起来:“发生了什么?”

    “孩子……”重重喘了个粗气,德拉卡飞快指向不远处的一个宽大洞穴。那是霜狼兽人的疗养院,拥有着比帐篷更加温暖和安全的环境。

    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杜隆坦没有多说什么,连忙快步离去。

    “我刚给他们准备好午饭,但是,但是……”一位上了年纪的女兽人紧紧抓住柔顺毛毯上躺着的孩童手掌,眼看着对方呼吸愈发微弱,而自己又无能为力,她情不自禁地啜泣起来。

    德雷克塔尔第一时间走上前去,用手掌快速触碰那个孩子的额头,脸色一下子就变得异常冷峻起来:“是热病!”

    盲眼先知的惊呼声成功引起了周围病患们的注意,即便是最强大的兽人战士也露出了惊骇的神色。他们无惧与高大威猛的食人魔正面肉搏,但是对于这个连上任酋长都无法抵抗的‘恶魔’,谈虎色变是最合适的形容词。

    “该死!”对于这个夺走自己父亲性命的恶疾,杜隆坦的憎恶情绪溢于言表,但现在并不是发泄自己怒气的时候。这种热病出现的时间不长,目前没有任何有效的治疗手段,影月氏族花费了大量的精力,然而却连其诞生缘由都无法找到。

    如果热病在霜狼氏族中蔓延看来,后果不堪设想……

    “还有其他人出现这种症状吗?”

    “其他的萨满已经开始逐户排查,很快就能有结果。”身为被酋长看上的女人,德拉卡可不是什么花瓶,在帮助杜隆坦处理政务的同时,她更是包揽了整个氏族有关妇孺老幼等各项后勤工作。

    “很好。”拍了拍对方肩膀以示赞许,杜隆坦的目光很快再度回到了那个躺在毛毯上昏迷不醒的孩子身上,复杂而悲伤的情绪在他脸上不断流转。

    以目前的医疗手段,感染热病,几乎就是宣告了死亡。

    显然,老兽人也意识到了即将发生的事情,紧紧攒住孩子的手掌,因为过于用力,她手背上的筋骨纹路清晰得可怕。

    真正令人唏嘘的是,她什么都没有说。在这个病魔面前,什么都做不了,这是真正意义上的绝望……

    德拉卡显然接受不了这样的结局,很是不忍地发出轻叹,随即扭头便朝着洞穴之外走去。然而刚走没两步,她却突然停下,一脸警惕地打量着前方靠近过来的那个,比自己还要瘦弱的,男人?

    “很抱歉,我只是想对你们表示感谢。”感受到一束不认识的敌对视线,兰洛斯无奈之余,依旧保持着风度,朝对方很是标准地行了一个躬身礼。

    “现在不是时候,陌生人。”杜隆坦转过身来,或许是因为洞**的光线太过昏暗,大半张脸都没入了阴影之中,配合他厚重的嗓门,十分骇人。

    刚想说些什么,兰洛斯的注意力顿时被霜狼酋长身后的那个兽人孩童吸引。准确来说,是后者身上的气息。

    熟悉的气息……

    不由自主地向前靠近,然而还不等他走出几步,几名手持宽刃利斧的兽人卫兵拦住了他的去路。

    “能让我看看么?”没有理会卫兵们血腥味儿十足的目光,兰洛斯朝杜隆坦如是说道。

    与先知交换了个眼神,杜隆坦竟是没有多说什么,直接侧身将兽人孩童的全貌放在了兰洛斯的面前。自信和勇气,是兽人能够在这片危险重重的土地上赖以生存的优良品质。

    而杜隆坦更是拥有与之相匹配的力量,他自信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兰洛斯耍不了任何诡计。

    况且,这也是一次考验,借此机会看清这个外来者的来意,何尝不是一件美事?

    没有像对方那样想到那么多,兰洛斯的注意力几乎全部都被那个孩子吸引。

    这种毁灭性的力量,尽管潜伏在血肉与灵魂的深处,但兰洛斯不会认错,绝对不会!

    邪能……

    准确来说,是诅咒。

    在裂蹄牛皮制成的毛毯边缘半蹲下来,兰洛斯伸手在兽人孩童的面门上空虚抓。很快,一缕炙热的气流从对方的七窍涌出,迅速汇聚到了兰洛斯的手中。

    邪能的特性类似于火焰,爆炸性的即时伤害,混乱属性带来焚毁一切的炙热和高温,同时,它拥有着令敌人闻风丧胆的粘着性和持续伤害。

    不同于暗影系诅咒对受术者体能和精神的削弱,经由邪能施放的诅咒具有非常可观的杀伤能力。根据兰洛斯对这种邪恶力量的了解,他很快便剖析了施加在这个孩子身上的邪能诅咒。

    混乱能量以灵魂和血肉为引,如同进食一般吞噬对方的一切,直到无法满足这份邪恶的贪婪。并在通过吞噬得来的补充下向着周围的其他生物传染,经久不衰地壮大自己的力量。

    表现在外便是,宿主经过一段时间的病痛折磨,最终惨烈死去,并且以可怕的速度感染周围生物。

    而热病之名的由来,便是因为混乱能量焚烧宿主生命力时带来的体温剧烈上升。

    又是邪能,燃烧军团已经开始染指这个世界了么?那么兽人还会远么?

    不知想到了什么,兰洛斯瞥了一眼身边一众目瞪口呆的大个子。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令人意外,一向给人严谨稳重印象的德雷克塔尔看上去似乎恨不得把这个粉皮肤活吞了一般。

    作为霜狼的头号萨满,盲眼先知非常明白热病的顽固和难以治愈,堪称最令人绝望的不治之症都毫不夸张。但是在兰洛斯抽离那一抹炙热又萦绕着极其细微的淡绿色流光后,那个兽人孩童的呼吸竟是变得平缓而稳健起来。

    身为萨满,德雷克塔尔清楚感觉到对方愈发茁壮的生命力。

    这么简单就出现如此明显的好转,这个孱弱的陌生人,什么来头?

    “咳咳!”正当一行兽人愣在原地的时候,兰洛斯浑身一颤,竟是一屁股坐倒在地,苍白的脸色和急促的呼吸令人不禁心疼。

    “抱歉,我不是医生,暂时只能做到这种程度。”面对霜狼兽人投来的目光,兰洛斯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过若是让我恢复气力,我或许有办法扼制他身上的诅咒。”

    “诅咒?”将对方扶起还没来得及表示感谢,杜隆坦眉头一拧,歪着头问道。

    “是的,这是一种十分邪恶的术式……”简单将自己的了解告知对方,兰洛斯似乎也渐渐恢复了行动能力,“这种诅咒十分顽固,如果不加以控制,更是有大范围传染的威胁。”

    虽然兰洛斯的话有危言耸听的嫌疑,但不可置否,作为第一个缓解热病症状的人,他的话语还是具备十足权威的。

    眼看杜隆坦和德雷克塔尔不断窃窃私语,兰洛斯心里偷偷一乐,随后终于是抛出了自己的底牌:“如果你们相信我,我倒是有办法能暂时缓解他的症状。”

    ——————

    啪……

    赤红的火焰在焦黑的木材上不断跳跃,时不时传出的清脆爆裂声稍稍驱散了黑夜下的寂静,同时也打断了兰洛斯的沉思。

    感受到前胸后背冰火两重天的待遇,他不禁打了个寒颤,随即扭过头,一边细细打量着蓝龙狰狞而又美丽的硕大头颅,一边轻柔地抚弄着对方如宝石般晶莹的温热鳞片。

    ‘哼哼,这些浑身肌肉的兽人真是没脑子,你都把他们耍得团团转了,居然还对你百般信赖,难怪奥术不曾垂青这个世界……’

    艾露尼斯极具讽刺意味的发言再一次在脑海中出现,不过兰洛斯仿佛是失了神,并没有去理会腰包不住的颤动。

    没错,自从苏醒以来,兰洛斯就一直在跟霜狼氏族玩心眼。虽然杜隆坦和他的族人受到了玩家的一致好评,虽然他曾经为部落效忠多年,但那是游戏,而自己现在身处的,是现实。

    信任?不,那只是结交手段而已……

    事实上,艾露尼斯的话只说对了一半。至少在苏醒之初,兰洛斯是真心实意地在表示感激,可那个萨满,还有那个萨满身边浓郁的敌意,来自元素之灵的敌意让兰洛斯清楚认识到自己的现状。

    那个时候,他是没有资格跟兽人平起平坐的,特别是在看到束缚泰莉苟萨的锁链之后。

    身体上的虚弱并不影响他运转大脑,示弱、感激以及机缘巧合的机会,这一切让兰洛斯成功赢得了这些兽人的信任。而自己,也摆脱了被当作安抚元素之灵的祭品的下场。

    不过兰洛斯没有半点高兴的意思,那个兽人孩童身上的诅咒带来的信息量太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