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020章 鸦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虽然鲁克玛无法进入暗影界,但这股力量的强大,还是有可能穿透界域威胁到我们的。”兰洛斯身后,原本空无一物的荒丘上站着一个身材佝偻、浑身披散着杂乱羽毛的身影,那张乌鸦一般晦暗丑陋的面孔和枯槁瘦弱的手臂说明了他的身份。

    鸦人流亡者。

    “陌生人,如果你不介意,跟我来。”

    通过对方法术的帮助,兰洛斯能大概理解他的意思,随即,对方手掌上干瘦如材的四根手指在空中一划,一个仿佛连光线都给吸收了的漆黑漩涡出现在他身边。

    等到对方率先走进以示安全,兰洛斯这才慢悠悠走上前去。至于鲁克玛,因为丢失了目标,她正愤怒地将火焰倾泻在这片土地上,炙热的烈焰很快便将大片土地化作焦土,寸草不生。

    ——————————————————

    宽大的榕树树冠如巨伞一般隔绝了绝大部分光线,即便正值午后,可这片空间依旧显得过分昏暗。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这里就一定会死气沉沉。

    一只只小巧机灵的卡利鸟在叶丛中时隐时现,甚至偶尔还能看到堪比常人体型的巨型卡利鸟在劲风声中快速闪过,如果将目光投向更远的天空,你会发现,拥有弯刀般尖爪和利喙的恐惧渡鸦正在优雅而惬意地舒展着自己黝黑的柔顺羽毛。

    树冠的阴影下,鸦人流亡者用沙石垒起一座开阔祭坛,一个铭刻着无数精秘符号的复杂法阵正在闪耀黑紫色光芒,四方等距摆好了几堆蜡烛群,不过,其上的火焰似乎在与法阵遥相辉映,黑紫色的火光显得十分安静,不详与阴冷的感觉一遍又一遍侵袭着周围人的心神。

    法阵中央,一个用木棍和稻草编制的粗糙的鸦人人偶正稳稳立在其中。两侧分别挂着两柄打磨锋利的狭长匕首,面部老旧的鸦人面具满是划痕和裂隙,仿佛风稍微强一点就会四分五裂,一身轻巧甲胄也同样充满了历史沉淀的感觉,乍一看有种萧瑟而悲凉的意味。

    在祭坛的边缘,几名佝偻的鸦爪祭司正低声祷告,尖锐的嗓音吟唱着不明意义的音节,阴冷的魔力随之缓缓涌入到法阵之中,一遍又一遍地舔舐着那个简陋的草人。

    “你回来了。”祭坛的台阶下方,一名身着奥秘长袍的鸦人收回视线,将那张略显惊悚的鸟人面貌转向后方,“藏卷人。”

    随着他的话出口,鸦巢中心的开阔地带突然扭曲起来,如同被微风拂过的水面,泛起一层层涟漪:“还带来了一位客人。”

    随着漆黑的光芒消失殆尽,兰洛斯和瑞沙德的身影一前一后出现在这群鸦人流亡者的视线之中。

    “这就是胆敢挑战鲁克玛的勇士吗?”方才开口的那位鸦人不管在外貌还是气势上,都与其他人存在很大的差别,虽然极力压制,但那双闪耀着阴冷光辉的眼眸还是透露出了一丝不屑的情绪。

    “还真不知道,应该评价你勇敢,还是愚蠢呢。”

    从踏上这片陌生土地开始,瑞沙德的次级灵魂链接就已经囊括了对方,兰洛斯自然是听懂了对方的意思。不过,他并没有闲工夫做出多余反应。

    或许是位移法术的影响,刚离开暗影界,兰洛斯顿时感觉到自己的左肩传来撕裂一般的剧烈痛楚,忍不住浑身一晃,将艾露尼斯重重杵在地上才勉强稳住了身体。

    “咳咳,暗影贤者艾斯卡,对吧?”紧紧咬牙强忍疼痛,兰洛斯抬起头,狼狈的面孔浮现起捉摸不定的笑容,“鸦人流亡者的领袖在待客这一方面,还真是有一套呢。”

    偏头看向瑞沙德,在捕捉到对方摇头的动作后,艾斯卡朝身边的几名鸦爪祭司低声说些什么。很快后者便吟唱起咒文,暗影魔力悄然从四面八方涌入了兰洛斯的体内。

    伴随着一阵麻痒感,几乎覆盖整个左肩直达锁骨的焦黑伤口随之蠕动起来,一块块焦炭似的外皮逐渐脱落,鲜红的新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出来,很快,白净的皮肤便已经将原本的恐怖伤势完全占据。

    在法术和自己再生能力的结合下,兰洛斯终于是恢复了左臂的知觉,正当他试探性挥动左手的时候,一旁的瑞沙德似嘱咐地说道:“暗影愈合只是汲取了你自身的生命力去加快外在伤势的恢复,并不能完全消除你所受伤害,所以我奉劝你最好还是安安静静休息一会儿。”

    “将伤害平摊至全身吗?”看了一眼没有上涨的生命槽,兰洛斯轻轻一笑,“嘛,在某种程度上来看,还蛮实用的。”

    恢复法术并非看上去那么简单,正向魔力主要表现为修复,是最为常见的恢复法术,而负能量同样能够恢复,不过大多表现为掠夺、汲取,就像兰洛斯所掌握的能力。不过这种能力是有局限性的,无法对元素、死灵这些不具备生命精华的生物生效。

    暗影愈合是独立于这两种恢复法术却又属于两者之间的特殊存在,它无法恢复受术者的生命值,但是能够通过汲取自身其他完好部位的生命精华修复创口,能够有效解除流血、撕裂、残废等负面状态。

    对于兰洛斯来说,没有聚焦射线造成的灼烧效果,高等再生才能再度生效。毕竟,火焰可是克制这份能力最大的天敌。

    “如果你喜欢,有关这个法术的一切我都可以教给你。在这之前,我就开门见山了。”察言观色是领导者必备的能力,艾斯卡很轻松便读懂了兰洛斯脸上的好奇,不过现在可不是交流知识的好时机,“你是从何处收集我们消息的?德莱尼么?你长的跟他们可不像。”

    “你知道德莱尼?”

    “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见对方流露出些许惊讶,艾斯卡皱了皱眉,“鸦人流亡者虽然遭受着高阶鸦人的迫害,但我们可不是只顾及眼前的目光短浅之辈。”

    “倒是你,我可不记得鸦人流亡者跟德莱尼打过交道。”艾斯卡的目光闪过一丝锐利,鸦人流亡者最大的本钱就是来去无影的行踪,但兰洛斯看似平淡无奇的话语透露了一个令他十分警惕的信息。

    这个外来者,似乎对他们内部的事情,知道得很清楚!

    “不,这跟德莱尼无关。”兰洛斯摇了摇头,用奥术魔法凝聚而成的双眼越过艾斯卡,凝望向他身后的祭坛,“毕竟,德莱尼可不知道你们正在进行泰罗克的召唤仪式。”

    泰罗克,是鸦人历史上一位伟大的领袖,在埃匹希斯文明覆灭之后,正是他站了出来,带领高阶鸦人走向了辉煌。他高贵而强大,带领鸦人再度征服了整个阿兰卡峰林,然而却因为遭受背叛被丢下通天峰,在塞泰克山谷的诅咒中自生自灭。

    最后,在安苏的帮助下,他战胜了诅咒带来的疯狂,并帮助鸦人流亡者在峰林边缘建造了斯克提斯。

    头上那片漆黑的羽毛微不可察地轻轻颤动,艾斯卡沉默了良久,发出了尖锐而短促的笑声:“原来如此,你是一位先知么。”

    这可真是,意料之中的误会。

    依旧是那张高深莫测的笑脸,兰洛斯这副模样在鸦人们看来,是默认了这层身份。

    先知,在德拉诺的大部分文化中,指的是能够给族群带来智慧和指引的智者存在,不过对于兰洛斯这样的个体而言,更多趋向于他的能力。

    预知能力。

    预言法术是一个特殊的分支,这种法术并不是单纯的让施法者看到未来,而是看到‘可能’的未来,毕竟,不同的力量会给预言法术带来不同的影响。像维伦,因为与纯粹正能量的圣光联结,他能够知晓通过何种过程能够将未来推动到更光明和更具希望的结果。而暗影则能让施法者看到毁灭和绝望的未来,这也是为什么大多数接触虚空能量的生物都会陷入疯狂的原因。

    因为这未来里,不只是敌人和世界,就连他们自己,都不会存在。

    至于单纯的奥术,因为其秩序属性,则能在这两者中趋于平衡,能看到最具可能性的未来。

    言归正传,预言法术无论是对个体还是群体来说,都十分关键,兰洛斯也正是因为被维伦误会具备先知能力才获得了如此奢侈的援助。毕竟在维伦看来,既然他是先知,自然已经知晓他的所作所为会不会取得最好的结果。

    退一万步来说,结交上一位拥有预知能力的先知,好处不言而喻。

    想到这里,艾斯卡脸上的警惕顿时放松了许多:“对于之前的态度,我深感抱歉,不过如你所见,我们现在的处境并不足以对外来者抱以无条件信任。”

    “这一点我当然明白,不然我吃饱了撑的去挑战鲁克玛?”兰洛斯似乎是恢复了一些气力,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朝对方露出了和善的笑容。

    “确实,如果不是你之前的惊人举动,瑞沙德也不会带你来这里。”如果说之前还对兰洛斯的能力存疑,那么现在,艾斯卡基本上已经确认了‘先知’这层身份。

    “既然如此,我就长话短说。”满意点头,兰洛斯在一众鸦爪祭司警惕的目光中靠近了艾斯卡,“我需要鲁克玛之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