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025章 传奇之下,插旗无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深度冻结,七环魔网中最致命的单体控制型法术,不同于冰霜新星,深结不止冰封敌人的动作,它能彻底凝固受术者的血肉骨骼,同时造成严重的冻伤,就算是巨龙都不一定能完全豁免这个法术的影响。

    况且这个法术的施法距离可是长达30米左右,再加上即时生效的点名特性,以速度见长的泰罗克除非在吟唱开始就拉开距离,否则根本没有躲避和抵抗的可能。泰罗克输得并不冤,对自身实力的骄傲和对敌人底牌的错误估计,这一切都被兰洛斯牢牢把控着。

    他知道,因为与鲁克玛的战斗,自己绝对会被安苏和泰罗克关注。这也是面对威胁性命的聚焦射线,兰洛斯没有选择使用圣盾术的原因所在。

    圣盾术的持续时间很短,但同时,也很长。6秒的时间不止能够用来施放传送,同样能够保护他安全施放高阶法术。这也是为什么他不惜放弃对咒法系精通的资本去学习高阶塑能法术的原因。

    凭借一个圣盾术和深度冻结,传奇之下的单人插旗,他已然立于不败之地!

    作为塑能系法术,深度冻结并不是创造寒冰,而是利用冰系能量侵入受术者体内,冰晶凝结只是因为巨大的温度落差造成的物理现象,在常温下,很快便已经开始融化。

    与此同时,原本冰封在一块块碎冰中的皮肉羽毛逐渐解冻,猩红的色彩浸染了大片土地。不过,还不等兰洛斯嗅到刺鼻血腥,那些脱离冰封的血肉突然化作一缕缕黑色的雾气,仿佛一条条小蛇,朝着泰罗克最开始出现的那个法阵中央涌去。

    “咳咳。”很快,恢复形体的泰罗克半蹲在地,不停大喘气,看上去颇为狼狈,“真没想到,我竟然败了。”

    “这不是你所期望的吗?”皱了皱眉,兰洛斯的脸上浮现起些许不满。

    “你误会了,我并不是针对你,更不是想要反悔,只是……”顿了顿,利爪之王默默凝望着自己的双手,“我已经许久没有体会到这种失落感了。”

    “或许,这也是我为什么会犯下轻敌这种基础错误的原因吧。”

    自嘲一番后,泰罗克站起了身,朝着兰洛斯深深鞠了一躬:“你们是对的,我想,我还没有做好领导鸦人流亡者的准备。”

    “勇士,我们的命运交织在了一起。”

    “高阶鸦人已经对斯克提斯觊觎许久,如果听之任之,他们迟早会毁灭我辛苦创造的一切,不能再等了。”

    “靠近些,接受我的力量吧,我们将一同粉碎他们的计划!”

    ———————————常用的分割线———————————

    “你们,都干了些什么?!”

    在一众鸦爪祭司和利爪卫士的簇拥下,暗影贤者艾斯卡怒气冲冲地走向了祭坛。不管是他背后下属们锐利的刀锋,还是他浑身上下不断涌动的庞大魔力,都预示着,接下来的事态发展,恐怕不会轻松了。

    面对如此紧张的气氛,作为‘主谋’,瑞沙德当仁不让地站在了前方。

    “艾斯卡,这场仪式,是泰罗克亲自承认的,难道你想违背利爪之王的意愿吗?”相比暗影贤者,藏卷人的力量固然是不值一提,反之,藏卷人的头脑是整个族群中数一数二的。

    看似没有底气的反驳,却揪住了艾斯卡的咽喉。皱了皱眉,他当即回过头去,只见那几名同样参与过仪式的鸦爪祭司纷纷露出了不自然的神色。

    藏卷人没有说谎!

    得出这个事实,艾斯卡不禁握紧了拳头。

    的确,暗影贤者是鸦人流亡者的领导者,但仅仅只限于‘引路人’的角色而已,鸦爪祭司、藏卷人、利爪卫士、鸦语者等多方组织分别掌握着流亡者们的法术、学识、军事和后勤管理。

    没错,流亡者社群实行的,是多党合作的分权制衡。

    暗影贤者虽然独立于多方组织之外,但是他依旧无法做到号令全军。造成这一结果的原因便在于,利爪之王泰罗克,即使是现在,他依然是流亡者的君王。

    唯一的君王。

    也只有泰罗克这样兼具强大实力和高贵魅力的存在,才能将这个备受摧残互相猜忌的族群完美凝聚在一起,其他人,做不到。

    即使是艾斯卡,也无比盼望着这位君王归来之日。但是现在,利爪之王不仅拒绝了在物质位面具现化的请求,更是指使藏卷人将自己的力量授予一名外来者?

    这简直是……

    “胡闹!”在一众鸦人因为这样的结果而窃窃私语时,艾斯卡尖锐高亢的怒吼瞬间镇压了喧嚣,所有人的目光纷纷汇聚到了他的头上。

    “利爪之王的力量属于斯克提斯的子孙,瑞沙德,你不该和外人分享它……”

    “艾斯卡,我想你搞错了一些东西,这一切都是利爪之王的旨意。”轻轻摇头,瑞沙德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而且这不是分享,是考验。”

    “考验?”

    愣了愣,艾斯卡很快反应过来,脸色顿时变得更加狰狞起来:“区区一个外人,有什么资格接受利爪之王的考验!”

    “这是属于斯克提斯子民的权利,你有什么资格让一个外人参与进来?我问你,不提你毁掉利爪之王显现真身的仪式,难道你觉得在场的所有人,难道还没有一个外人有能力接受考验吗?!”

    这句话一出口可不得了了,身为流亡者的作战主力,鸦爪祭司和利爪卫士们纷纷将质疑的目光投向了瑞沙德,就连他身后的同伴眼眸中也闪烁着若隐若现的怀疑。

    的确,利爪之王是流亡者的君王,身为子民,在场的鸦人才应该是接受泰罗克力量的最好选择。让一个外人取得泰罗克的力量,不提能否将这股力量运用在流亡者崛起的革命道路上,这本身就是对利爪之王意志的亵渎。

    严重一点来说,这是背叛!

    瑞沙德不由得紧紧攒起了拳头,艾斯卡毕竟是暗影贤者,他并不会像身后协助自己的这些鸦爪祭司那么单纯地相信所谓的‘泰罗克的决意’,而是趁着整个鸦巢的中坚力量在场的机会,将他的做法上升到了质疑斯克提斯能力的程度。

    而且他做的很成功,虽然没有明说,可艾斯卡给大伙儿悄无声息地灌输了一个常识,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作为信任一个外族人的自己,瑞沙德现在可谓是站在了风口浪尖。

    阴影中的面容扯起狰狞的笑容,艾斯卡一步上前,原本还想继续将这人民群众的怒火助推一把,一道不自然的阴冷轻风突然在鸦巢的中心刮了起来。

    猎猎作响的树丛让所有人的心跳都仿佛在这一瞬间停滞,一束束目光以十分的默契一同投向了前方,那个闪烁着黑紫色光辉的祭坛。

    法阵中央,看似简陋的草人被一道道细密的暗影魔力遍布,随着这股漆黑的力量不断腾升,一个高挑而兼具威严的半透明虚影愈发变得清晰起来。

    与此同时,在法阵边缘,一个面色苍白身形狼狈的长耳朵以半蹲的姿态出现在众人视线当中。

    “来的正是时候,我的子民们!”泰罗克之影环伺一周,以他超绝的智慧,自当是第一时间便洞悉了当前局势,不过他似乎并没有帮助瑞沙德辩解的意思,“这位勇士已经用实力和智慧赢得了我的尊重,他将带着我的祝福,与斯克提斯一同奋战,直至推倒通天之峰!”

    短暂的沉默,原本还紧张的气氛突然消散,尖锐高亢的鸣叫声瞬间覆盖了整个鸦巢。

    事实上,在泰罗克显现的第一时间,明显感觉到这些鸦人躁动的情绪,随之而来的简简单单的话语更是如导火索般直接将其引爆。这就是领袖魅力,一个动作,就是冲锋的号角,一句话,就是圣旨。

    泰罗克仅仅只需要站在那儿,流亡者们就会毫不犹豫地向他跪拜,因为他们知道,站在他们面前的,是斯克提斯的支柱,是流亡者唯一的领袖。

    这就是利爪之王,传说中的君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