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026章 暗影蔽日,渡鸦吞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流亡者对利爪之王的狂热信仰超乎了兰洛斯的相信,在泰罗克之影给出作战方针后,没有任何一个鸦人对他发起质问,所有人都全神贯注地参与备战。就连艾斯卡也仅仅只是扔给自己一个不甘的眼神,但在利爪之王的意志下,就算是他也不敢违逆。

    利爪卫士们一遍又一遍地打磨着手中的武器,鸦爪祭司们也在抄录各种战备卷轴,同时不忘给利爪卫士们的装备附着上强大的暗影魔力,至于鸦语者,正在安抚着因为这股活力而躁动不安的卡利鸟和恐惧渡鸦。

    自泰罗克显现这几天来,大批流亡者战士们从各个聚集地赶来,整个泰罗克鸦巢一时间被堵得水泄不通。

    值得庆幸的是,兰洛斯因为需要在泰罗克的指导下掌握那所谓的‘祝福’,倒是没有多少人敢来烦扰他。大多数路过的流亡者也仅仅只是对他投以些许的问号,不过在看到他面前的泰罗克之影后,纷纷露出了了然的神色。

    只要是利爪之王承认的生物,那就是流亡者的同伴。

    对,就是这么霸道!

    “兰洛斯,掌握得怎么样了?”并不是所有人都对靠近泰罗克感到自惭形愧,作为早就与利爪之王建立沟通的人,瑞沙德对接近祭坛并没有什么压力。

    睁眼起身,兰洛斯接过对方递来的食物,随之长长呼出一口浊气:“进展还算不错,虽然有些不适应,但我相信,我能在开战前将其完全掌握。”

    “当然,你可是利爪之王亲自挑选的继承者。”瑞沙德轻轻一笑,但从他的眼神深处,兰洛斯看到一丝狡黠的色彩。

    连忙摆手,兰洛斯不着痕迹地推开了对方伸来的橄榄枝:“继承者什么的可不适合我,况且你这句话要是被艾斯卡听见,一定会被污蔑成是想要篡夺他地位的吧。”

    “哈,好像是这样呢。”打了个哈哈敷衍过去,瑞沙德脸上浮现起转瞬即逝的失落。

    虽然有所察觉,可兰洛斯丝毫没有改变态度的想法,看似极具亲和力的笑容显得十分公式化。这些天来,因为泰罗克之影的出现,整个鸦巢的政治格局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如果说在这之前的艾斯卡因为暗影贤者对各个组织调解和沾粘的作用勉强称得上是泰罗克鸦巢的领袖,但是因为瑞沙德的所作所为,泰罗克的出现让艾斯卡失去了近乎绝大部分的支持。

    原因很简单,利爪之王身边的副官,不是他。

    如果按照艾斯卡一开始召唤泰罗克真身的剧本走下去,现在的结果自然是截然不同,可坏就坏在,兰洛斯中途杀出。

    看着这个笑眯眯的藏卷人,精灵法师默不作声地收回注意,全心全意地对付着手里这些浆果来。

    说实话,被人利用拿来达成政治目的确实不爽,可兰洛斯得到的好处足以让他对此闭口不言。

    数据库更新……

    获得泰罗克的祝福,敏捷+2,感知+1

    语言:埃匹希斯语

    天赋专长变更:

    心中的恶魔:消耗生命值降低为5%,可对范围内敌人造成短暂眩晕。

    法术变更:

    镜影术:可赋予两个镜像简单施法和攻击的能力,但施法消耗提升至四环。

    天赋专长新增:

    暗影步:在暗影中行进,并出现在12米范围内任意一处阴影当中,下一次攻击附带额外暗影伤害,移动速度短时间内提高70%。

    风怒打击:以疾风之势对目标进行连续打击,伤害计算为三倍攻速,施放时无法移动。

    刃舞:以雷霆之势打击半径三米内所有敌人,使你的闪避几率在1秒钟内提高100%。

    控制、牵制、位移、单体爆发,群体aoe……就算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掌握这一整套技能,也能立刻成为战场精锐。

    也难怪兰洛斯花费了这么多天去掌握。

    泰罗克的祝福极大程度的提升了他的机动能力,但灵敏一直是兰洛斯的短板。虽然邪能冲撞和地狱火撞击能够让他爆发出超越属性面板的速度,但这终归是直线冲刺,对于灵活能力的提升几乎等于零。

    有了泰罗克的指导,意味着兰洛斯在近战方面,至少不会像之前那样,只知道仰仗恶魔变身的力量用灭战者胡劈乱砍。

    经过这段时间以来的各种战斗,兰洛斯也意识到了恶魔变身的持续时间有多短,他甚至都无法保证变身能覆盖一整场战斗。

    不过这并不能怪他,这具身体虽然受过剑术训练,但那些基础的招式对付杂兵还行,遇到泰罗克这样的对手,实在是上不了台面。利爪之王的指导正是在帮助他弥补这一短板,虽然短期内无法达到一名高阶近战职业者的水平,但是配合自己多元而出其不意的战斗方式,不管是进攻还是防守都大大得到强化。

    “我擅长的是双持单手弯刀,虽然看上去与你的战斗方式格格不入,但近身战斗,很多地方都是相通的。”没有在意瑞沙德的到来,泰罗克之影依旧在不厌其烦地给兰洛斯灌输自己多年来的作战经验。

    “战斗的目的,就是为了击败敌人,杀戮,是最直观的一种。”

    “我要教给你的不是什么繁琐的招式,而是……”利爪之王顿了顿,似乎稍稍挺直了背脊,居高临下的目光看起来十分锐利,“如何杀死敌人。”

    ————————————————————

    噌!

    锯齿状的刃口撕裂空气,传出接连几道极度刺耳的尖啸,巨大的力量瞬间便将泰罗克的镜像绞成了粉碎。

    虽然得到斯多姆卡的承认,兰洛斯抓起它来就像是抓起一柄单手剑,但高强度的训练积压,精灵法师还是感觉到了双臂难以言喻的胀痛酸软。

    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兰洛斯连喘几口气,这才将注意力放在了祭坛中央的泰罗克之影上。

    虽然无法离开法阵,但泰罗克之影凭借其高超的观察能力,很准确地洞悉了兰洛斯在战斗中的缺点和破绽。又一次对对方的错误进行批评和纠正后,他不同以往地眺望向了远方。

    “怎么,流亡者集结完毕了吗?”次级造物术创造的绷带再一次掩盖了灭战者的狰狞外观,一把将其挂在背后,兰洛斯看似不经意地问到。

    保持着同一个动作好一会儿,利爪之王点了点头:“勇士,我多年来总结的经验已经倾囊相授,接下来的这场战斗将成为你的第一次考核,虽然时间很短,可我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

    “那可不一定。”轻轻一笑,兰洛斯指了指漂浮在身边的那根法杖,“相比剑,我还是更习惯他。”

    尖锐的利喙尾端咧起一个微不可察的弧度,泰罗克那双半透明的双眼仿佛洞穿一切的利剑:“我不是说说过吗?战斗的目的就是为了击败敌人,巨剑、法杖,都只是达成结果的手段而已。”

    ————————————————————

    泰罗克鸦巢外的空地上,数以千计的鸦人流亡者聚集在临时搭建起来的营地中,除了火堆燃烧的声音,没有一丝一毫的喧闹。

    全副武装的利爪卫士站得笔直,尽管手臂枯槁,毛发稀松,但依旧能看出他们过去身为天空统御者的威严和自豪。在他们的身边,鸦语者与恐惧渡鸦并肩而立,默不作声地向这些堪比大象的巨鸟投喂食物。

    一整只塔布羊!

    被锋利的爪子和利喙撕碎的血肉和骨骼传出一阵阵令人心惊肉跳的动静,将整个营地的氛围渲染到了极致。

    “流亡者同胞们!”前方的高台上,艾斯卡握着一根通体漆黑的法杖走上前来,“我们当中,有一心追寻暗影和奥术的奥秘,将一生都奉献给安苏的司卡拉克斯教徒,也有将生命和灵魂献给鲁克玛,却惨遭同胞迫害的安哈尔教徒。”

    “不同的出身和信仰导致我们互相猜忌,质疑,直至我们的敌人将我们在阿兰卡峰林的最后一片土地,最后一位至亲都夺走!”

    “你们,难道不会感到羞愧吗?”

    在魔法的帮助下,艾斯卡的声音不仅毫无损失的传递到了所有人耳畔,更是仿佛深入了他们的灵魂。

    流亡者们纷纷默默低下了头。

    “为什么低头?”短暂的沉默,艾斯卡的声音如同炸雷一般回荡在整个丛林,“回答我,为什么!”

    大伙儿只是再一次将目光抬起,并没有回应暗影贤者的话语,不过,他们的眼中,都十分统一地流露出迷茫的色彩,就连紧抓武器的手指都悄然松懈了几分。

    “原来如此。”艾斯卡笑了,冰冷的笑容无情撕裂着众人的心脏,“原来你们也知道,我们一直在犯错。”

    “但是啊,同胞们,为什么,我们为什么会手足相残?我们为什么会站在这里?”

    “为什么我们会在诅咒的淤泥中挣扎求生?!”

    语气愈发激动,艾斯卡奋力抬起枯槁的手指,遥遥指向了远方的山峰:“因为那些高高在上的混蛋,以伪神的名义将我们扔下了天空。”

    “很多问我,离开了天空的我们,算是什么?”

    “但我要说的是,我们的包袱,只会让我们迷失!”

    “今天,我们不再以司卡拉克斯教徒或是安哈尔教徒的身份独自存在,我们是流亡者,是诅咒下的暗影。”

    “黑暗的风已经刮起,在渡鸦之神和利爪之王的指引下,我们将向着通天峰宣泄我们无数年来的痛苦和愤怒!”

    “我们要向那些胆小鬼证明,这诅咒,打不垮我们!”

    放下来的手掌顺势搭在自己的心脏位置,艾斯卡露出了前所未有的郑重:“暗影蔽日。”

    “渡鸦吞天!”

    数以千计的回应汇聚成一股强有力的冲击,仿佛要将这片天空都撕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