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033章 终于出坐骑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笼罩在通天峰顶部的金色光辉彻底熄灭,原本还在急速追击的鲁克兰突然爆发出有史以来最为凄厉的尖啸,浑身的羽毛和血肉竟是直接在狂风的撕扯下四散凋落,化作无根的火焰消散在天空,仅剩下一堆腐朽的枯骨零零散散坠落到下方。

    邪能的毁灭性确实让人目瞪口呆,埃匹希斯水晶塔上半部分几乎被完全摧毁,散落的碎石如流星雨一般轰击着下方的鸦人殿堂,无数高贵典雅的精美建筑就这样毁于一旦。

    站在水晶塔塔底,脱离恶魔形态的兰洛斯一边撑起护盾抵御落石,一边慢悠悠举起了守护视界。他的身体上,因为魔法回路的效能,邪能在自己躯体上留下的恐怖伤疤已经接近痊愈,唯一的不足,便是眼睛。

    驾驭深渊虽然帮助兰洛斯获得了掌控邪能的力量,但是他依旧无法重新塑造自己的眼睛,甚至连眼眶周边也依旧呈现焦黑的痕迹,隐隐还有些许翠绿的流光在其中游走。

    或许是当初扭转邪能之槌号的炮击留下的后遗症,或许是多次使用眼棱的副作用,具体原理兰洛斯也不懂,反正不管他用什么办法,始终无法完全驱除眼睛及周围部分的邪能。

    硬要说的话,或许还是实力不足吧。

    嗯,回头要记住找维伦商量一下,看能不能用圣光整个容什么的。

    根本对周围的骚乱不加关心,兰洛斯将眼罩重新戴在了脸上,随后手掌一翻,一颗萦绕着橘红色金属光泽的宝珠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鲁克玛之眼(破碎):

    能量值:12.82%

    生生不息(不可用):消耗20%能量对单个目标进行强效治疗,处于光照状态下,鲁克玛之眼将进行缓慢充能。

    聚焦射线(不可用):发射束状能量射线对敌人造成火焰和神圣伤害,消耗能量值越多伤害越高。

    太阳耀斑:召唤一只烈日峰林飞鹰,同一时间仅可存在一只飞鹰。

    烈日峰林飞鹰

    大型异界生物

    力量17,敏捷21,智力18,体质15,感知22,魅力12

    类法术能力(五环):点燃、炎爆术、火焰护盾、烈焰新星……

    特殊:

    免疫心智类法术

    昏暗视觉

    良好飞行机动

    元素生物特性(火系)

    不提宝珠的治疗和伤害能力,无条件召唤一头勉强达到高阶战力的火焰飞鹰,单就这一点,绝对能够让无数人眼红。可惜,那个破碎的字眼大大限制了它的价值。

    而且……

    状态:

    鲁克玛的凝视:每过一周必须喂食鲁克玛90%的能量,不达要求将遭到鲁克玛的全力攻击,觅食时间:3/7天。

    手背上,一个淡红色的火鸟图案闪耀着淡淡的橘红色光泽,与手中的宝珠相互辉映,如出一辙。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两者之间有多么深厚的联系,兰洛斯知道,就算自己将鲁克玛之眼扔下山峰,鲁克玛的凝视依旧不会消除。

    从毁掉埃匹希斯水晶塔开始,这个魔法印记就刻在了上面,依靠这个,那头传奇火鸟能够轻松捕捉自己的位置。

    真是麻烦……

    默默摇头,兰洛斯将鲁克玛之眼直接收进腰包,正欲撤离,背脊突然变得无比冰凉。一把抓起脚边的斯多姆卡,兰洛斯转身举剑,整个动作行云流水,没有半点拖沓。

    出现在前方的,是一个气质高贵身材高挑的鸦人,精美的装饰和甲胄是那些士卒远不能相比的。虽然审美不同,可兰洛斯依旧感受到了对方那极具神性的美丽。

    亦或者说,威严。

    维里克斯仿佛没有看到兰洛斯,目光不断在水晶塔上反复,没有丝毫波动的表情让人根本看不出任何讯息。在精灵法师做出防备后,她这才转移了视线:“原本我还以为会是艾斯卡亲自动手,没想到,那个懦夫竟会找一个外人做替死鬼。”

    “卑微的贱民,你若是现在跪下,并亲吻我的脚趾,我或许可以考虑放你一条生路。”

    兰洛斯现在的状态很不好,高温在他的身上留下了无数道大大小小的焦黑伤疤,即便现在披上了外衣,依旧能从手腕锁骨等地方看到伤势。火焰伤害严重阻碍了再生的生效,再加上方才的战斗几乎压榨了他的身体极限,他现在恨不得立刻倒头就睡。

    潮水似的疲惫不断冲击他的心灵,一次又一次地诱惑着他放弃抵抗。甚至,就连他手中的巨剑都微不可察地颤动了起来。

    又是超凡魅力……

    身体突然轻颤,兰洛斯的嘴角缓缓溢出了一缕鲜血,借助咬破舌尖的痛楚,他总算是挣脱了意志上的压迫:“呵呵,看看你的身边,都已经这样了,你觉得你说这话还有可信度吗?”

    “我这是在施舍你,贱民。”缓缓降落在兰洛斯不远,维里克斯双手抱胸,高高在上的姿态仿佛宣布行刑的判官,“凭你和那些畸形儿,你根本无法满足鲁克玛的需求。”

    “不管你逃到哪儿,鲁克玛都能找到你,到那时,你能得到的,只有绝望和毁灭。”

    “别忘了,我可是从鲁克玛眼皮子底下溜走过一次。”兰洛斯沉声反击。

    高阶贤者随即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看来艾斯卡对你隐瞒了不少。”

    眉头轻轻一挑,精灵法师却是在这一刻沉默了下来。以为对方终于是察觉到了艾斯卡的小心思,维里克斯脸上的笑容愈发扩大:“你以为为什么艾斯卡会这么大方把圣物让给你?神明只会青睐统御天空的高等鸦人,贱民连进贡的资格都没有!”

    “等待你的,只有死亡!”

    兰洛斯微微颔首依旧没有开口,这在对方看来,似乎产生了动摇。高阶贤者阴冷一笑,仿佛已经将他的一切把握在手心:“除了臣服,你没有其他选择。”

    “臣服?”不屑的神色在脸上一闪而过,“你认为,现在的通天峰还有这个资本吗?”

    一边说着,兰洛斯将目光投向了下方,红色和黑色的浪潮不断交织,刺鼻的血腥味儿即使是在这里也依旧清晰可闻。

    “愚不可及。”没有对下方那看似胶着的战斗露出半点紧张,维里克斯胜券在握,“艾斯卡再蠢,也不会将希望寄托在你和一群贱民身上。”

    “你们的反抗只是一场有趣的演出而已,妄想就此夺取通天峰?哼,痴人说梦。”

    她是对的。

    看着下方始终无法推进一步的战场,兰洛斯不得不在心里表示了赞同。高阶鸦人的战力远比常年来营养不良的流亡者强大,兰吉特所带领的鸦人战士甚至都不够流亡者军队的一半,可即便如此,他们依旧稳稳压制住了敌人。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阻止我毁掉埃匹希斯水晶塔?”似乎想通了什么,兰洛斯深吸一口气,将话题引到了关键点。

    “实话实说,我确实小看了你。”出人意料,从一开始就在维里克斯脸上根深蒂固的蔑视竟是稍稍有了松动,“在鲁克兰和精锐卫队的阻拦下,你竟然还能摧毁它。”

    “要说我不恼怒,那是不可能的。”望着被暴力撕碎的水晶塔上半部分,维里克斯好一会儿才控制住了情绪,“不过,只要鲁克玛之眼还在,重建水晶塔轻而易举。”

    “你的力量得到了我的认可,只要你愿意协助通天峰彻底毁灭斯克提斯,我可以保证,今天的事,就当没有发生过。”

    失去了鲁克玛之眼,山风逐渐变得凌冽,愈发降低的温度更是不断侵袭着兰洛斯的身体。沉默了好一会儿,他终于了有了动作,紧了紧衣领,悄然扫视着不知何时包围住自己的鸦人卫兵。

    “说实话,刚才我还真有那么一瞬间动心了。”

    修长的手指不自觉紧握,高阶贤者居高临下的目光开始变得危险了起来。

    “不过,你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仿佛没有察觉到这一触即发的气氛,兰洛斯笑得很开心,但是因为脸部和脖子上的道道焦痕,实在是令人毛骨悚然,“我之所以夺取鲁克玛之眼,不是为了鸦人。”

    听到这里,失望在维里克斯脸上转瞬即逝,随即,她抬起了手掌,一众卫兵立刻做好了突击准备。

    “我答应了泰蕾,一定会治好她的伤势,所以,抱歉了。”根本没有应对的意思,兰洛斯毫无防备的姿态仿佛就是自寻死路。不过,以他现在的状态,就算全力以赴,也根本挡不住高阶贤者和一众鸦人精锐。

    那么,他到底是凭什么这么镇定?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一只娇小可爱的卡利鸟落在了兰洛斯的肩膀,随着那一身不真实的黑亮羽毛映入眼帘,高阶贤者瞬间瞪大了眼珠子。

    “快,阻止他!”

    “你太自负了……”

    话音未落,一缕漆黑得仿佛吞噬了光线的云雾从珀西身上涌起,一瞬间,精灵法师的身影消失在了鸦人们的眼皮子底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