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034章 新的风暴已经出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猩红的鲜血将山峰浸染得如同地狱,漆黑和橘红的羽毛散落大片,被战争机器搅碎的尸体无力瘫倒在血泊之中,整个场景无时无刻不在散发令人作呕的气息。

    从数量上看,流亡者的伤亡数目远远超过了高阶鸦人,即便如此,在暗影贤者的带领下,他们依旧在拼死抵抗。只因为,山巅的太阳,坠落了。

    一举击退兰吉特,艾斯卡喘着粗气向后退去,黝黑的翎羽之间,渗出了刺眼的猩红色彩。

    不同之前的狼狈,四风大师周身萦绕着肉眼可见的风暴,超乎想像的迅捷速度和猛烈攻击打了暗影贤者一个措手不及。除了泰罗克之外,这是第二个拥有风元素加护的鸦人!

    “瑞沙德,还没好吗?”死死盯着悬停在半空的鸦人,艾斯卡的声音显得十分急切。

    流亡者部队的后方,藏卷人和一众鸦爪祭司正不断吟唱着晦涩的咒文,根本没有多余心思去回应他。

    “没想到,那个下等贱民居然有这番能力。”不经意瞥了一眼山巅,兰吉特的面容顿时变得十分狰狞,“但是,一切都结束了,苟延残喘的斯克提斯,将从你的灭亡开始走向末日!”

    倒映在眼眸中的狂风愈发暴虐,艾斯卡的情绪逐渐跌落谷底,不过很快,从身后涌起的熟悉的暗影魔力让他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抱歉让你失望了,不过,你的妄想终究不会实现。”

    “全军撤退!”瑞沙德猛地睁眼,随着一声尖啸划破长空,漆黑的阴云以他和鸦爪祭司们为中心爆发,瞬息之间便将无数流亡者吞没,势不可挡地朝着远方急速扩散。

    “休想……”眼看大批流亡者遁入暗影,兰吉特立刻便明白了对方的意图,当即手持飞轮作势欲攻。

    呼——

    艾斯卡高举手掌的动作打断了他的发言,随之而来的,是一片吞噬所有光线的漆黑色彩。

    暗影帷幕,三环法术中相当强大的范围牵制法术。它能够剥夺范围内的所有光线,并大幅阻止声音和气味的传播,除非具有黑暗视觉,否则进入法术范围的所有生物都会变得又聋又瞎。

    况且,如此不加掩饰的暗影气息,对于具备高度精神洁癖的高阶鸦人来说,就连接触都是对自身的污染。

    潜意识的心理反应促使兰吉特和前方的鸦人战士想也不想便飞快退走,等到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漆黑的阴云已经将敌人尽数吞没。

    不多时,整个战场除了鲜血和尸体,已经再也没有任何一个活着的鸦人流亡者。

    ————————————————————————

    日落西山,黄昏将大半个天空染得猩红,仿佛在复制几个小时前在通天峰上的可怕景色。唯一令人欣慰的是,那即使在夜色下也依旧闪耀的阳光已经不再,流亡者们终于能睡个好觉了。

    泰罗克鸦巢再一次挤满了鸦人,不同于前几天,虽然这里依旧人来人往,可丝毫没有热闹的气氛。

    几乎每个房间都躺满了身负重伤的鸦人,藏卷人和鸦爪祭司们正拿着医疗用具不断穿梭在其中。偶尔还能看到利爪卫士一声不吭地将失去生息的伤员搬出房间,给那些只能躺在门外的病号腾出位置。

    树荫之下,别说欢声笑语,就连交谈都变得难能可贵。

    “惨烈的战斗,幸好,我们赢得了初步的胜利。”听着此起彼伏的遍野哀鸿,艾斯卡沉默了许久,总算是吐出了自撤离后的第一句话。

    “胜利?我原本以为你想借此机会一举攻破通天峰。”兰洛斯绑紧了胸前的绷带,强忍着疼痛,用略微颤抖的声线说道。

    说起来,因为高等再生的关系,他已经很久没有使用过治疗药膏和绷带了。不过这一次,他算是领教到了火焰伤害的可怕。

    也难怪高等精灵如此中意火焰法术。

    “那只是提升士气的说辞而已。”摇了摇头,暗影贤者看上去整个人都变得落寞了起来,“在通天峰多年来的打压下,斯克提斯的子民连最后一丝生存机会都变得岌岌可危……我还没有自大到以为这样就能推翻他们。”

    “这只不过是战争的开始。”

    浑身捆成粽子的兰洛斯艰难穿好衣服:“那么,我就祝你们好运了。”

    艾斯卡环抱在胸前的手指悄然发力,却又很快松懈:“原谅我之前对你的猜忌,英雄。”

    “斯克提斯的大门将永远为你敞开。”

    转身离去的动作稍稍停顿,兰洛斯没有回头,沙哑的嗓音犹如黑夜下的猎豹:“你需要我原谅的,还有隐瞒。”

    噌!

    话音刚落,一缕猩红的火焰突然从他的手中涌出,在空中滑过一道美丽的弧线,转眼化作了一只堪比大象的火焰之鸟。

    与鲁克玛和鲁克兰都不相同,这只火鸟通体由火焰构成,头部、背部和两翼前端均有烧红的装甲覆盖,就连那一对爪子和利喙,都呈现着熔岩一般的色泽。

    烈日峰林飞鹰,类似于凤凰一类的火元素生物。别看在它出现的时候连地面的草坪都变得一片焦黑,它对于火焰的控制力远超常人想象,当自己的主人和盟友靠近时,它身上的火焰会最大程度收敛,除了温度稍微高了一点,几乎没有任何伤害能力。

    不过,如此耀眼的生物出现在暗影加护之地,引得来来往往的流亡者不约而同驻足观望,眼眸中警惕和质疑的光彩不止针对飞鹰,也包括不断抚摸它身体的兰洛斯。

    没有过多停留,在确认无害后,兰洛斯一个翻身跳上对方那开阔的后背,伴随着一道直冲云霄的尖啸,飞鹰双翼一展拔地而起,转眼间便载着兰洛斯消失在了鸦人们的视线之中。

    “唉,如果你能按我说的做,或许我们现在还能多一个不错的助力。”目送对方如此果断地离去,瑞沙德长长一叹。

    “不,瑞沙德。”艾斯卡摇了摇头,“虽然你的眼睛总能先一步发现机会,但是,你却始终无法看透人心。”

    “接受泰罗克的祝福也好,自告奋勇对战鲁克兰也罢,他只是拿我们当作垫脚石,从来没有把我们当作盟友。”

    “是,是,在这方面我确实比不过你。不过话说回来,他好像把利爪之王的圣物也带走了?”

    “……”

    ——————————————————————

    “阿嚏!”

    摸了摸鼻子,兰洛斯一脸茫然。

    虽然晚风微凉,可胯下的飞鹰简直就是一张天然的电热毯,这种温度和舒适感,自己还能感冒不成?

    狠狠摇头,不再去想这些有的没的,兰洛斯将目光放在了遥远的东方。在那片海岸,还有人在期待着自己的回归。

    想到这一点,他的情绪一时间达到了顶峰,立刻再度催促飞鹰加快了速度。

    不过,我是不是忘了些什么?

    ——————————————————————————

    “好了,接下来只要休养几天就能痊愈了。”帮助受伤的猎人包扎好伤口,德莱尼少女情不自禁松了口气。

    “这是最后一位了。”旁边,另一名更显成熟的德莱尼女性一边收拾着桌子上散落的药物和材料,一边对对方投以感激的注视,“真是太谢谢你了,伊瑞尔,幸亏有你的帮助,这些伤员今天能少受一些苦了。”

    “是啊,莱兰这个半吊子医生,平时包扎伤口简直是糊弄了事。”抚摸着手臂处整整齐齐的绷带,德莱尼猎人用开玩笑的语气说道。

    闻言,莱兰狠狠瞪了对方一眼:“你还好意思说,一个猎人非要跟别人玩近战,买陷阱和弓箭的钱都被你私吞了吗?幸亏这几次狩猎的裂蹄牛都没有成年,不然,你能不能捡回这条命都难说。”

    “我只是看它们资质不错,想试试看能不能抓个宠物而已。”德莱尼猎人很是尴尬地挠了挠脸颊。

    “宠物?你养得起吗……”

    看着莱兰不依不挠继续教训对方,伊瑞尔眼中逐渐浮现起羡慕的神色。

    莱兰和这个猎人并不是专业的狩猎队,他们是往返于沙塔斯和这个小村庄的商队护卫,趁雇主停留的时间,他们偶尔会赚赚外快,帮助解决聚集地附近的一些麻烦。

    相比自己卡拉波学徒的身份,这种自由自在的生活显然更加令人向往。

    至于伊瑞尔怎么跟他们打上交道的,都要从一周多前,那个自称兰洛斯的外来人说起。想到这里,伊瑞尔不自觉嘟起了嘴。

    在接受先知的任务以来,她一直都精神抖擞情绪亢奋,毕竟终于有机会摆脱繁杂的学业好好玩……咳咳,不对,应该说毕竟终于有机会为德莱尼做出贡献了。

    在跟兰洛斯相处的这段时间,耐不住性子的少女一直试图深入了解对方的种族和文化。当然,这都是为了给大先知提供情报,绝不是自己好奇过剩,嗯,绝对不是……

    可惜这家伙油盐不进,一直都在摆弄那些法术卷轴和那些比砖头还要厚的典籍,根本对自己不理不睬,也使得伊瑞尔对这趟任务的热情下降到了冰点。

    更过分的是,这家伙居然以自己实力不足为由,直接将自己扔在了这里。并且因为自己的学徒身份,在村民们的期待之下,她不得不将在卡拉波神殿学到的知识用于实践。

    虽然治病救人是一件好事,但……啊,我连续做了好几天的冒险梦啊……

    “怎么了,伊瑞尔?”见少女露出失落的神色,莱兰很是关心地上前询问,“是累了吗?也难怪,今天确实是太麻烦你了。”

    “不,我只是……”连忙摆手,少女正欲解释,一道嘹亮的警钟声突然划破苍穹,在整个村子的范围内不断回荡。

    “敌袭!”

    “救命……”

    “啊!”

    ……

    突如其来的惊慌喊叫让在座几人面面相觑,短暂的迷茫,众人立刻急匆匆起身离开了房间。

    哗啦!

    一枚箭矢撞破窗户,伴随着碎玻璃跌落在地的清脆哀鸣,刚好插入了那名猎人的后脑勺。

    看着对方咚的一声趴在面前的桌子上,沾染鲜血的半截翎羽还在剧烈颤动,德莱尼少女的瞳孔一瞬间变得如同针尖。

    “危险!”莱兰反应迅速,立刻将伊瑞尔扑倒在地。几乎同时,无数箭矢划破空气的尖啸在身边此起彼伏,凄厉的哀嚎和痛苦尖叫不绝于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