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062章 先知的决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瑞斯塔兰犹犹豫豫走近时,维伦正在深深地冥想。他坐在神殿正中心的庭院里,并非在喷泉水池四周舒适的长椅上,而是直接盘坐在冰冷的地板。

    空气中充满了繁茂花园中清新的芬芳,池水旋转着轻声细语,树叶在微风中沙沙摆动,一切都呈现出祥和的景象。

    维伦却对这一切毫不在意,自顾自沉浸在与圣光的交流之中。准确来说,是与纳鲁的交流。

    虽然当初帮助德莱尼逃出阿古斯的纳鲁死的死伤的伤,但目前为止,德拉诺依旧还幸存着一位光辉的存在。克乌雷,隐藏在沃舒古圣山最阴暗的角落,由于德莱尼不希望刺激到兽人敏感的神经,一直没能将他解放出来。

    吉尼达尔的坠毁给这位纳鲁带来了致命的重创,在这么多年的遗忘中,他也在慢慢走向消亡。

    不过就算如此,纳鲁依旧还残存着理智和能力,维伦能感应到他的存在,也能体会到他的无奈和悲痛。

    但是最近,这股痛苦以令维伦不安的速度放大,克乌雷,快死了……

    吉尼达尔的残骸,因为克乌雷的存在,使得兽人的先祖之灵聚集起来,也因此被兽人称为沃舒古圣山。兽人的萨满祭司几乎每天都会向圣山提供虔诚的信仰和祈祷,汇聚成庞大的精神力量回馈克乌雷,致使他能够支撑到现在。

    可是最近,他听不到萨满们的声音,支撑他停止迈向消亡的精神支柱,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先知大人。”瑞斯塔兰靠近了过来,声音轻柔而疲惫,“又一次攻击发生了。”

    维伦停下对克乌雷的精神安抚,缓缓睁开那双看过数万年风云变幻的眼睛,哀伤的神色一闪而过:“我知道,我感觉到了。”

    瑞斯塔兰粗厚的手指不安地抓了抓鬓发:“我们该怎么办?每次进攻似乎都比上一次更加狂暴,检验遇害者遗体的结果,能看出他们的武器在逐渐提升,就像是……”

    “就像是,他们在拿我们的人民当作磨刀石!”他紧紧攒起了拳头,声音充满了屈辱和愤怒。

    维伦眺望着天空,沉默了一会儿,随后不知怎么想的,将话题转移到了其他地方:“我听不到克乌雷的声音了,预知能力也愈发变得模糊起来,恐怕,他的时间不多了。”

    瑞斯塔兰垂下了头,脸上明显露出了痛苦的表情。纳鲁是为了德莱尼而牺牲了自己,这一点,所有人都清楚。他们的存在,虽然奇妙而神秘,与德莱尼人几乎完全没有相同点,但后者已经在无数年的漂泊和互相帮助中,渐渐开始学会了如何去关爱他们,敬仰他们。

    但是,如今的最后一位纳鲁,却被困在吉尼达尔中慢慢死去,德莱尼却没有能力提供帮助,如果他真的走向消亡……

    维伦站起身来,金黄色的长袍在身后不断飘动:“我必须跟他建立沟通,只有他才有能力唤醒哈塔鲁,而且,他能帮助兽人解决元素动乱的危机,他能帮助我们平息这场不必要的战争。”

    “我必须靠近他。”

    “您,您要到飞船那里去?”瑞斯塔兰惊恐万分。

    过去在德莱尼和兽人之间的关系还没有这么严峻时,也依旧没有任何人能够在不激怒兽人的前提下靠近吉尼达尔,现在,这样做无异于送死!

    可维伦却点下了头:“我必须去。”

    “先知大人,我没有质疑您智慧的意思,但……”

    “但你还是质疑了。”维伦大笑,绽放着淡蓝微光的眼睛诙谐地眯了起来,“继续说吧,老朋友,你的质疑对我总是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瑞斯塔兰叹了口气:“兽人已经把那飞船当作他们的圣山了。”

    “我知道。”

    “那为什么还要去那里激起他们的反感呢?他们一定会当作挑衅,等于是送给他们一个继续攻击我们的理由啊。”

    “这段时间,我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兽人和德莱尼之间,再也不能像过去那样,像两条平行线那样相安无事的生活。现在,我们之间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是战争,要么是和平共处,不会再有中间地带。”

    “如果我不尽全部的力量去寻求和平,我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你明白了吗?”

    瑞斯塔兰愣愣地看着先知那张布满褶皱的脸,好一会儿才叹了口气:“是啊,我大概明白吧,但我一点儿也不喜欢这样。至少派一队护卫和您一起去吧,毕竟那些兽人对我们的态度,也不像以前那样了。”

    维伦摇摇头:“不行,不能带武器,不可以惹恼他们。我曾窥视过那两个年轻兽人的内心,那里没有懦弱,也没有邪恶,只有谨慎。况且目前,他们攻击的只是狩猎队,而没有平民。”

    “没错,只是狩猎队。”瑞斯塔兰的声音明显放大了一些,“只不过是在人数上处于极大劣势的狩猎队而已!”

    “现场留下的血液,不只有我们的。”维伦依旧在说服对方,或许,他也在说服自己,“一小队德莱尼可以轻松面对许多兽人,我不能同意你话里的意思。这次,我必须冒这个险,若我明显毫无防守之力地前去,并尊敬地向他们道明来意,骄傲如他们,是不会对我出手的。”

    “真希望我能有您的自信,我的先知。”瑞斯塔兰长长叹了口气,认输一般鞠了一躬,“好吧,我会在泰尔莫安排您的护卫,不带任何武器。”

    “在那之前,我需要预定一个位置。”

    ————————————————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没有带眼罩,能清楚看到兰洛斯瞪大的,眼眶?

    “你不是已经在筹备战争了吗?为什么?既然已经知道结局,为什么你还要做这种不必要的牺牲?凸显你的伟大?抱歉啊,先知,在我看来,这叫愚蠢!”

    兰洛斯很愤怒,真的很愤怒,甚至在一旁奈丽虎视眈眈的注视下,也依旧没有掩饰自己的怒火。他不是无的放矢,维伦若是真的死了,大义上看,燃烧军团将更加肆无忌惮,往小了说,泰蕾苟萨恐怕无法得到救治。

    “果然,你能看到我看到的,甚至,是我看不到的。”拦住几乎要拔出弯刀的奈丽,维伦脸上反而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是啊,我看到了,我看到了你的自信让你惨死于兽人的利斧之下,我看到了你的人民在战火中死伤无数,你们引以为傲的文明,全都毁于一旦!”

    “兰洛斯!”奈丽终于是忍无可忍,“注意你的行为。”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兰洛斯看似在怒火下的口无遮拦,却让维伦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惊骇。

    这家伙,当真了。

    兰洛斯重重一哼,却是收敛了自己的怒气:“不管如何,我绝不会参加你的送死行动。”

    似乎在分析兰洛斯刚才的话里几分真假,维伦沉默了好一会儿,就在对方想要拂袖而去的同时,他终于开口:“不,我不是让你参加我的行动,而是你的。”

    动作定格在原地,兰洛斯没有转过身来:“你什么意思?”

    “你说的对,我并不知道兽人会对我的行为做出怎样的应对,或许,我真的有可能会死。”拦住想要说些什么的奈丽,维伦继续道,“但是,哪怕只有一丝和平的希望,我也必须全力争取。”

    虽然这话说的非常漂亮,可兰洛斯没有丝毫动容,甚至还有点想笑,嘲笑。

    维伦和德莱尼并不知道,这场战争的幕后黑手,是基尔加丹……

    “这是我的职责,当然,我没有权力用它去要求你或者任何人来协助我。”维伦的声音隐约透露着一丝疲惫,独自一人扛起所有族人的生存希望这么多年,累,也是应该的。

    不过,兰洛斯疑惑的,是这家伙早不累晚不累,偏偏在这个时候搞这么一出苦情戏,用意为何?

    “只是,我看不到这之后的未来。”

    “可如果我们失去了克乌雷,德莱尼或许真的会像你所说陷入绝境。”

    “我需要你的帮助,如果我失败了,我希望你能潜入吉尼达尔。”

    望着先知那视死如归的眼眸,兰洛斯显然是察觉到了什么,不由得心里捏了把汗:“这种工作,其他任何人都能做。”

    “不,你不一样。”维伦笑了,“不管是预知能力受阻前,还是之后,我从来没有见过你,我所知道的未来里,没有丝毫与你有关的东西。”

    “说实话,我曾怀疑过你的身份和来历。但我对玛拉达尔说过这样一句话,圣光会眷顾那些为他人奋战到底的勇士。”

    “圣光指引着你的道路,为你,为你的同伴,也为我们,带来希望和光明。”

    “如果是你的话,一定能救出克乌雷。”

    沉默了好久,兰洛斯终于开口:“我只有一个问题。”

    “既然你那么相信我能救出克乌雷,那么你为什么还要做这样的事?”

    “如果有一个机会用我的生命当赌注,去博取两个种族的和平,很公平,不,应该是我占便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