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066章 你听说过安利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兰洛斯紧紧抓住背后的斯多姆卡,在刚才那一瞬间,强烈的危机感让他的手心布满了汗水。

    那个兽人潜行者,直到她向自己伸出匕首的时候他才有所察觉,那么短的时间,他惊讶的发现,自己连施放刃舞的时间可能都没有!

    不过现在……

    那种感觉,消失了。

    打量着面前这个开阔的空间,兰洛斯愣神之余,没有放松抓住剑柄的手掌。

    光照来源依旧只有那些因为飞船坠毁而四溢的奥术能量所催生的紫色水晶,视觉上的昏暗没有带来阴森恐怖的感觉,恰恰相反,一眼望去,整个大厅显得干净而整洁。

    古怪而神秘的艺术浮雕遍布天花板和四面的墙壁,尽管因为多年前的剧烈撞击而大面积毁坏,但是依旧能看得出来,这是属于来自德莱尼和纳鲁的睿智与祥和。

    不过,大片明显是最近几年才铭刻上去的符号和涂彩却呈现着与之完全相驳的狂野气息。特别是前方的那个人工搭建起来的巨大水池,各种大小不一的野兽骸骨如供品般整整齐齐排列在边缘。

    显而易见,这是兽人的手笔。

    在部落建立之前,每一名兽人萨满都会经常性来到此地,寻求先祖之魂的智慧。这里是他们的圣地,也是那些备受敬仰的先烈永恒的栖息之地。

    但是,自己什么时候以什么样的方式来到这里的?

    松开手掌,兰洛斯抱着巨大的疑惑,在心中不可言状的冲动驱使下,他小心翼翼靠近了水池。

    叮!

    金色光芒突然从天而降,挟裹无比沉重的力量,重重压在了他的身上。

    千钧之力突然加身,兰洛斯一个不慎,整个人蹲下身去,单膝重重跪地,由于竭尽全力的挣扎,他全身都在不住剧颤。但是,那温和宽容为原则的圣光,如今却如同千锤百炼的铁锁,将他牢牢禁锢在原地。

    与此同时,在这股力量的牵引下,兰洛斯的脑海中不可抑止地浮现起自己生平的一幕幕,无论悲喜,无论善恶,记忆如潮水一般狠狠冲击着他的大脑。

    忏悔,以圣光的名义强迫受术者进入冥想状态,是牧师和圣骑士十分高超的控制法术。

    在这个地方,只有一个生物能使用这个法术。

    嗡——

    令人心境不自觉安稳下来的悦耳清鸣回荡在耳畔,一道黯淡的金色光芒从那片清澈见底的水池中绽放,随着流水欢快的叮咚跳跃,一个神奇的光辉生物在兰洛斯的视线中逐渐显出了全貌。

    他没有具体的实体,没有五官、甚至没有手脚,整个身躯是由一块块互不交接漂浮在空中的不知名金色薄块组成,伴随着如圣歌般庄严圣洁的空气欢鸣,它们不断环绕着中心缓慢旋转。

    随着他的出现,大厅中的昏暗和阴冷彻底消散,仿佛沐浴在阳光之下,祥和、温暖。

    不过奇怪的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遍布大厅的伴生水晶所影响,他的身上萦绕着一种紫黑色的薄雾。让人惊奇之余,也为那神圣生物增添了一丝缺陷,莫名感觉到揪心和遗憾。

    当然了,这一切,都不是兰洛斯现在的感受。

    金色的光辉如同无数把锋利而炙热的剑刃,仿佛要将他整个身躯点燃。

    圣光所具备的从来都不只是仁慈,它同样能给敌人带去制裁,以及审判。

    没错,克乌雷现在,将兰洛斯放在了敌人的位置上!

    你是谁?

    大厅中依旧一片安宁,声音,是从兰洛斯的脑子里直接响起的。

    “我是谁?”强撑着压力抬起头颅,兰洛斯的额头已经布满了汗水,但他在笑,极具讽刺的嘲笑,“你不是纳鲁吗?你不是会预言吗?你不是能看到未来吗?”

    “怎么?我这样染指邪能的污秽之人,不配入你的法眼吗?!”

    轰!

    混乱魔力狂躁地爆发,肆无忌惮地绞碎了周遭那令人不忍亵渎的神圣光辉,恐怖而极具毁灭的气息转瞬之间占据了大厅的半壁江山。

    借用混乱新星碾碎忏悔的圣光能量,兰洛斯那双宽大的漆黑之翼竭力展开,抬起长出狰狞犄角的头颅,愤怒的目光直指那飘在空中的纳鲁。

    他不只是在生气对方给自己这么一个下马威,他是在戒备和警惕,没感觉错的话,刚才回响在自己脑海中的声音,透露着杀意!

    准确来说,就像是磨刀霍霍准备审判恶人的行刑官。

    马各级,你这样搞就过分了啊!在装备的加持下,好歹老子的魅力值也是到了15点的高度啊!

    他似乎忽略了一点,魅力值提高,并不意味着会直接提高他人对自己的好感和引起重视,也有可能是强化恶感和吸引仇恨……

    面对着铺天盖地的混乱冲击,克乌雷似乎根本没有任何反应,依旧漂浮在原地,散发着令人敬仰的圣洁光辉。可作为对方的目标,兰洛斯能感觉到,那不可侵犯的神圣,泛动着剧烈的情绪上的波动。

    他在惊讶,他在疑惑。

    ‘你到底是谁?’

    又是同一个问题,可这次,兰洛斯却从中领会到了不一样的含意,让他不禁狠狠咽了一口唾沫的荒谬猜测。

    “维伦难道没有告诉你吗?”

    ‘我能感觉到维伦的呼唤和求助,但是,我的力量太弱了,我只能向他传达我的些许疑虑,而无法准确表达我的问题。’

    克乌雷坦诚得令人意外,也让兰洛斯的戒备不由自主放松了下来:“刚刚是你救了我吗?”

    ‘是的,这个距离,我还有能力用圣光将你带到我的面前。至于刚才的举措,我希望能在你展现真正能力的时候,去探究我所一直无法看清的迷雾。’

    沉默了一小会儿,兰洛斯身上那张狂暴虐的混气息稍稍内敛,但在这股力量的冲击下,他的声音显得躁动而威胁力十足:“然后呢,你失败了?”

    ‘你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依旧是同样的问题,不过这一次克乌雷换了一个方式询问。

    ‘我没有在预言和未来中找到有关你的任何线索,在过去,唯一有可能出现这种情况的,只有那不可窥视的虚空。那里跟你一样,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无法知晓。’

    ‘当维伦告诉我你的出现时,我是这样想的。’

    纳鲁的声音中透露出一丝显而易见的惶恐和不安。

    ‘圣光给我们带来希望,可你并不存在于这希望之中。’

    “所以?你想以预言之名审判我的存在吗?”兰洛斯又笑了出来,赤果果的嘲讽没有任何掩饰,“我现在才知道,所谓的圣光,原来这么狭隘。”

    没有回应他的愤怒和讽刺,克乌雷依旧用那动听到令人心惊胆战的声音呢喃:‘如果是过去,我的确会这么做,捍卫这仅存的希望,是所有纳鲁的职责。’

    时间每时每刻都在变化,所谓的预言,在兰洛斯看来,就是在无数个可能的发展中找出的一个答案。的确,圣光能让人看到充满希望的未来,只要按部就班跟着圣光的预言发展,结局一定会美满和谐。

    但,兰洛斯的灵魂不属于这个世界,他就像是一个病毒,没有哪个程序是为了运行病毒而存在的,说得难听点,预言,不为他服务。相反,病毒会导致正常运行的宕机。

    要保证程序的正常工作,只有一个选择,彻底清除病毒。

    兰洛斯在德拉诺的所作所为已经让未来产生了偏转,尽管从短期来看,哈塔鲁的幸存和萨格雷的覆灭对德莱尼是有利的,但谁也不知道,最后的风暴会无声消弭在大海,还是降临在无辜之人的头顶。

    看起来,自己跟纳鲁的敌对,似乎已经注定了。

    兰洛斯那燃烧着漆黑火焰的偶蹄向后退出半步,一边作出迎战姿态,一边小心翼翼地发问:“如果是以前?难道你现在改变想法了?”

    光耀的生物缓缓向前,如同七巧板的身躯随着清脆的嗡鸣而舒展开来:‘你能看到的吧,虚空,在蚕食我脆弱的躯体,我没有能力在这样的状态下与你为敌。’

    哀伤的情绪伴随着那如歌的悦耳声音扩散开来,即使对方说出这样的话,兰洛斯还是不可遏止地感觉到一股怜悯和同情油然而生。

    好可怕的感染力……

    不等兰洛斯说些什么,克乌雷突然提起精神,将那灼灼的感知全部放在了他的身上:‘是维伦让你来救我的吧。’

    ‘那么现在,你知道了这些,会怎么做呢?’

    的确,按照现在的发展来看,如果救出克乌雷,或许会给自己在以后埋下一个隐患。成为纳鲁的敌人不仅要面对圣光的制裁,圣光的信徒肯定会追杀自己到天涯海角。他不希望插手兽人与德莱尼的战争,这也是最大的一部分原因。

    这个问题,他从一开始就明白,但,他并不是一个为了以后而放弃现在的高瞻远瞩的伟人,他是一个凡人。

    交织着漆黑魔力的毁灭之火逐渐熄灭,褪去暗影的灰白长发随风飘扬,兰洛斯双手抱胸,脸上充满了自信和信誓旦旦,完全没有迟疑和顾虑,哪怕一丝一毫。

    “啊,说实话,我确实想把你当场拆分来着,但真是抱歉,有个人只有你能救,做为回报,我会让你活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