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069章 燃烧的泰尔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低沉绵长的号角声在林中远远传开,惊起无数的飞鸟,随着泰尔莫响起无数的尖叫哭喊,浪潮般的兽人突袭了它。

    尽管在兰洛斯的干涉下,包括泰尔莫在内的各大德莱尼聚集地都为战争做好了相应的准备,但仅仅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德莱尼的防守被击溃了。

    这支兽人部队的人数并不算多,但几乎集结了部落所有的高端武力,就像耐奥祖一开始想的那样,胜利唾手可得。

    安宁祥和的气氛被战吼和狼嚎撕碎,狼骑兵冲过城市的街道,在那些仓惶逃窜的德莱尼平民中掀起漫天的鲜血。紧随其后的,是大片棕色浪潮。

    黑石兽人稳打稳扎,如同用钢铁组成的绞肉机,所到之处,不留活口。整个战场都贯穿着战歌兽人那令人心惊胆颤的怒吼,碎手氏族每一个人都不屑与他人为伍,每一个人都是一把尖刀,深入敌阵尽情沐浴着鲜血。血环兽人的战斗更是让人肾上腺素激增,不惜以伤换伤,就算断手断脚,他们也能用獠牙在敌人身上咬下大块血肉。

    杜隆坦没有像格罗姆和卡加斯那样冲入城镇中央大肆杀戮,他骑着逐夜,在战场边缘眺望着被火海吞没的美丽城镇,在血与火的浓烈气息冲击下,他的心,一片冰冷。

    部落的大军不只有战士和萨满,在他的视线中,他还看到了一个个奇形怪状的异界生物。是那些因为元素的远去而成为术士的兽人施法者的召唤物,蹦蹦跳跳的小鬼,丑陋凶狠的猎犬,漆黑阴暗的虚空行者,还有漂浮在空中发出邪恶狞笑的眼魔。

    这些生物不仅给敌人带来毁灭,还有让杜隆坦发自内心涌起反感的恐怖气息。但是,在萨满逐渐失去力量的这段时间,兽人术士用实际行动和毁灭性的力量证明了他们的能力,和对部落的忠诚。

    他没有任何理由去排斥这些帮助兽人取得胜利的,同伴?

    只是,他很疑惑。

    那些即使面对死亡也镇定自若的德莱尼战士,在看到这些生物后,一个个都露出了愤怒和憎恶的神态。

    凭借两次与德莱尼的接触经验,杜隆坦依稀辨认出了他们怒吼出的字眼,恶魔。

    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称呼。

    呼嚎的风声突然从背后出现,多年来的战斗技巧让杜隆坦第一时间挥出了斧子。

    当!

    散发着蓝色光辉的长剑与双刃斧狠狠碰撞在一起,火花四溅,闪耀着杜隆坦视线的同时,也将来袭敌人的面庞照亮,一双闪着蓝光的眼睛眯了起来,散发着令他心揪的熟悉感觉。

    瑞斯塔兰低吼一声,随着耀目的金色光辉在剑刃上绽放,一股巨大的冲击撞上了杜隆坦的身体,一声闷哼,他竟是直接从逐夜的背上被击落。

    落地的瞬间发力翻滚,霜狼之子稳稳半蹲在地,迅速调整好呼吸后,抛开了一切的杂念,专心致志于眼前的战斗。

    多年前,瑞斯塔兰救了他和奥格瑞姆的命,而他同样顶着压力给了维伦一条生路,他们之间已经互不相欠。这场战斗,他们谁也不会,也不用带着怜悯。

    四目相对,在对方脸上捕捉到这样的情绪后,谁也没有多说什么,抡起手中的长剑与战斧,两个同样健壮的身躯再度碰撞在了一起。

    ——————————————

    杜隆坦的模样看上去有些凄惨,虽然他的斧子锻造得锋利而坚硬,但是因为他历来的游猎技巧都是以灵敏为主,他依旧穿着一身皮质护甲,而且上半身更是大面积****,对方的剑刃在他身上留下了一道又一道的猩红伤痕。

    至于瑞斯塔兰,逐夜死死咬着他的肩膀不断凶狠拽动,钢铁打造的护肩完全变形,暗蓝色的鲜血染红了整个手臂,不需多时,这头强壮的霜狼就能撕下他的整个胳膊。

    不过这并不是真正的致命伤,在他的胸前,一道巨大的裂隙割开了他的整个胸甲,深可见骨的创伤流淌着逐渐冷却的液体。

    瑞斯塔兰死在了杜隆坦的手里,那双死盯着他,透露着不屈和愤怒的眼睛,彻底失去了光彩。

    杜隆坦不允许自己悲伤,在自己族人的面前,他高举着浸染敌方守备队长鲜血的斧子,爆发出直冲天际的战吼。在德莱尼卫兵们恐惧的神色下,带着胜利和荣誉,一往无前。

    身体里沸腾的愤怒让他感觉血脉喷张,他的感官从未如此敏锐,他的每个动作都似乎不需要思考,所到之处,没有人能拦下他手中的战斧。

    鲜血让他狂热,又让他冷静。眼看奥格瑞姆在不远处与一个卫兵搏斗着,杜隆坦立刻绷紧神经,想要冲过去帮助他的老朋友。但毁灭之锤在空中挥舞,隔着头盔把对方的脑袋砸得粉碎。杜隆坦开怀大笑,那个跟自己各种比赛都不曾认输的朋友,根本不需要自己担心。

    在他闻到气味或者听到声音之前,他感觉到有人在靠近他,他迅速转身,发出震耳欲聋的战争怒吼,举起那沾满蓝色鲜血的斧头准备挥向来者。但下一刻,他愣住了。

    那是一个还不到腰间的小女孩,她没有丝毫防备他攻击的想法,只是发了疯似的撕扯着他穿着护甲的腿,眼泪沿着她淡蓝色的清秀脸庞流下。

    蓝色的鲜血,多得不像是她自己的鲜血浸透了她的衣服,紧紧贴在她的身上,让她看起来娇小而脆弱,似乎只要自己一个手掌就能将她抓在手里。

    她无力地拍打着他,充满泪水的眼睛里燃烧着痛苦,和令人心悸的愤怒。

    手里的斧子没有落下,杜隆坦发过誓,他不会伤害孩子,这不符合传统,这不是兽人的荣誉。有那么一瞬间,一个念头在杜隆坦的脑海里转瞬即逝。这张脸庞,如果露出孩童标志性的天真笑容,该多美啊……

    噗哧!

    炙热得发烫的鲜血溅了杜隆坦一身,那张悲痛欲绝的脸庞在他眼中快速扩大,随后脱离了视线。娇弱得让人无限怜惜的身躯无力倒在血泊中,一动不动。

    “你欠我的,杜隆坦。”卡加斯舔舐着刀刃上甜美的鲜血,哈哈大笑着再度冲入了战场。

    杜隆坦甩过头,极力张着嘴,向着先祖呼喊出那深入骨髓的痛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