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071章 三人行必有基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耐奥祖的失势并没有延缓部落发展的脚步,泰尔莫的毁灭让兽人享受征服与掠夺的同时,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虽然萨满与元素和先祖之魂的交流完全消失让兽人感受到了不安的情绪,以至于让杜隆坦为首的谨慎派代表开始在怀疑是不是进攻德莱尼引发了先祖的不满与愤怒。

    但是,古尔丹以大酋长和力量的名义笼络了黑手,在暗影议会的帮助下,黑石氏族全体萨满获得了新的力量。大批术士诞生了,在他们满怀欣喜地向族人展示这种不需要祈祷,完全掌握在自己手里的强大力量后,黑手没有任何争议地当选了大酋长。

    是了,过去的希望和伙伴抛弃了他们,让他们失去了为族人获取荣誉的能力和知识,现在,黑手和古尔丹带着比元素还要强大的力量出现在他们面前。渴望实现自身价值的萨满,没有一个不动心的。

    即使是霜狼氏族也不例外。

    为了保证自己氏族的实力和保证族人的安全,杜隆坦无奈之下还是答应了德雷克塔尔和一众萨满转职术士的请求。

    几个月的时间过去,几乎每个兽人营地都对那些蹦蹦跳跳的小鬼和卖相狰狞的猎犬习以为常。甚至,兽人还以为那是更高级的萨满之道,对那些满身萦绕着不详气息的怪物投以敬畏的目光。

    正如古尔丹想的那样,黑手具备强大的领导魅力,但是,兽人英才辈出,不管是格罗姆还是卡加斯,其声望与他相比并不逊色多少。想要完全坐稳大酋长的位置,他还需要一个他人所不能企及的辉煌成就。

    “联合食人魔?不!那些肮脏的生物跟我们的族人争斗了无数年,我们之间绝对没有缓和的可能!”愤怒瞪着面前这个佝偻的兽人,黑手洪亮而极具威势的声音仿佛洪钟般炸响。

    “不要那么死板,大酋长。”古尔丹沙哑的笑声听起来难以入耳,那种若有若无的嘲讽让黑手皱起了眉头,“到头来,你才会是获益最多的那一个。”

    这话触动了他,虽然古尔丹从外表上看根本不值得信任,但是他用实际行动向黑手证明了自己。仅仅几个月的时间,黑石氏族的术士就屡屡立下战功。不像萨满,他们不需要向谁祈求,术士的力量掌握在他们自己手中,稳定,而极具毁灭力。

    黑石氏族成为了最强的氏族,再加上他们将术士的秘密无私贡献出来,黑手毫无疑问地成为了大酋长。他享受这种掌握绝对力量和权力的快感,即使他也知道,古尔丹和他的暗影议会是在利用他。

    可谁不是呢?他也是在利用古尔丹。

    两个人都很骄傲,都自认为自己有能力制约对方。

    因此,如果是对自己有利的事情,黑手很愿意去仔细倾听,并且放手一搏。

    “食人魔是一个松散的族群,他们中的那些小氏族并没有多么聪明的头脑,只要给予足够的恩惠和一点点威逼,我们能够很轻松地得到一批劳动力和强大的炮灰。”

    “到时候,做到这一切的你,将会得到多少荣誉呢?”

    的确,排除食人魔过去对兽人造成的威胁,他们天生拥有强大的身体素质和力量,如果能够让他们为部落服务,一定能大大推进战争的进程。

    沉思了一小会儿,黑手明显有些动摇起来:“可兽人不会同意让这些愚蠢的野蛮人成为盟友。”

    古尔丹笑了起来:“他们会同意的,只要我们要他们同意。”

    黑手仰起头,大声笑了起来。在他的传唤下,三名体格壮硕,装扮却大相庭径的兽人走入营帐。

    除了老熟人奥格瑞姆,另外两名兽人是黑手在成为大酋长后从各个氏族提拔为自己助手得力干将。

    伊崔格,他手里狭长的双手剑和背后迎风飘扬的战旗证明了他的身份,剑圣。他们人数稀少,但却是令所有人威风丧胆的剑术大师。

    督军瓦洛克·萨鲁法尔,除了优秀的战术指挥,他更是一个的战无不胜的狂暴战士。

    他们都是宝贵而高傲的兽人,其能力与实力都是堪比各个氏族酋长的人才。

    有了他们的助力,黑手对古尔丹的计划抱有十足的把握。

    ——————————————————

    血,到处都是萦绕着魔力光辉的鲜血。

    强大的能量冲击如同无数遮天蔽日的大手撕开了洞穴,伴随着接连不断的轰鸣,无数碎石从洞顶落下,将空中的一头头仓皇逃窜的蓝色巨龙无情砸落。

    地面上,一颗颗如蔚蓝水晶般的脆弱龙蛋更是大片碎裂,孕育中的新生儿甚至连看一眼世界的机会都没有,便已经永远长眠。

    一只幼小的蓝龙幼崽从破裂的蛋壳中跌落出来,因为发育的不完全,她的呼吸急促而尖锐,那如蓝宝石般美丽的硕大双眼艰难撑起,发出一遍又一遍的痛苦哀嚎。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她记得瘫倒在自己面前的那头巨龙。在无数个日出日落中,正是对方隔着蛋壳与自己呢喃细语,帮助自己解决一切困难。

    可现在,她倒下了,倒在了无数的碎石之中,温热的鲜血几乎将这只幼崽淹没。

    幼龙一遍又一遍地呼喊出自己的痛苦,但是,周围除了分崩离析的巢穴,以及狂乱暴虐的能量冲击,没有任何活物。

    她就快死了,她知道。痛苦、恐惧,难以忽视的本能让她瑟瑟发抖,她想要离开这片恐怖横生的空间,但她做不到,她太脆弱了。甚至,她甚至发现,自己不仅没有力气叫出声音,连视线也渐渐黯淡、模糊……

    叮——

    震耳轰鸣中,突然传出清脆如歌的声音,幼龙撑起不知道哪儿来的气力,睁开眼,试图看清那个将自己捧在手心里的奇怪身影。但,金色的光辉模糊了她的视线,她什么也看不清。

    只知道,他没有鳞片,没有利爪,可那看似柔弱的掌心,充斥着无尽的温暖……

    “你醒了。”看着那双如宝石般的眼睛在视线中清晰起来,兰洛斯如释重负地笑了。

    刚从长时间的沉睡中苏醒,泰蕾苟萨的目光里透露着迷茫和虚弱,不过,看到对方朝自己摊开双手,柔和的金色光辉包裹着自己全身的画面,她的神态突然平静了下来。

    在兰洛斯不敢置信的目光中,绝美的笑容爬上了她柔弱的面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