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079章 战火为何而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刀逼退德莱尼圣骑士,卡加斯这才有了闲工夫去打量周围。

    数百名全副武装的德莱尼士兵突然从安波里村冲出,将埋伏在入口的碎手兽人打了个措手不及。与德莱尼的战争中,兽人获取胜利的最大的因素便是人数上的优势,面对数倍于自己的德莱尼,即使是单兵作战能力极强的碎手兽人也难逃一死。

    来不及去多想原因,为了避免自己的族人遭受无意义的屠杀,卡加斯牙关一咬,爆发出愤怒的吼叫,带着幸存的兽人迅速逃进了丛林之中。

    米娜拉深知穷寇莫追的道理,尤其是这些身手灵敏的猎手。在她的命令下,所有德莱尼停下进攻的步伐,立刻在附近展开了搜索。

    不仅是排查兽人眼线,更重要的是,寻找那个不可或缺的精灵法师。

    随着时间的推移,高等祭司的心情愈发焦急。

    兽人已经渗透安波里村的防线,为了民众的安危,如今最需要的自然是做好安波里村的防守工作。可兰洛斯是建立传送门的必要角色,没有他,转移工作就无法继续。

    矛盾迫使米娜拉愈发恼火起来。

    这里是那个家伙最后的通讯地点,可问题是,他到底跑哪儿去了?就算不为自己,也要为这次任务注重一下安全啊!

    埋怨的想法刚在脑海里发芽,前方的灌木突然摇晃起来,随着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一个纤瘦的身影突然冲入了他们的视线。

    “快,救人!”一路狂奔的兰洛斯来不及擦拭额头的密集汗水,二话不说冲到米娜拉的前方,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大声喊道。

    两眼一凛,米娜拉正想训斥几句,但看到他怀中气若游丝的德莱尼少女后,她心里的怨气纷纷被冲破,连忙上前帮助对方将少女平放了下来。

    “阿莱娜,伊瑞尔!”人群中,一个矫健的身影以令人惊叹的速度冲了出来。

    “萨玛拉姐姐!”跳下兰洛斯的后背,小女孩急急忙忙地上前抓住了萨玛拉,“伊瑞尔姐姐一直睡到现在,我好担心,你快帮我叫醒她吧。”

    “你还好意思说担心?”气得嘴都歪了,萨玛拉用指节轻轻敲了敲对方的额头,“你知不知道在外面乱跑有多危险?”

    痛呼一声,阿莱娜连忙将怀里满脸无辜的幼狼递向前去:“对不起嘛,而且,这都怪妮妮走散了。”

    回家再收拾你。

    瞪了对方一眼,萨玛拉将关切的目光放在了昏睡不醒的伊瑞尔身上:“发生了什么?她怎么样了?”

    “是碎手兽人,你们应该已经遭遇了吧?”看了一眼四周的狼藉,兰洛斯朝米娜拉点了点头,“是一种不知成分的神经毒素,我不了解,只有拜托你了。”

    掀开长袍一角,米娜拉仔细打量着伤口:“看上去应该是某种生物剧毒,虽然毒性顽固,但是给我时间,不难解除。”

    望向身后的同伴,高等祭司连忙下达了命令:“快,带着她和其他伤员立刻回村,包括所有老幼妇孺统统集中到传送大厅,我们必须在第一时间把大家移动到神殿。”

    “等等。”一把抓住对方的胳膊,兰洛斯的脸色变得沉重了起来,“你还想展开传送门?你没看到兽人吗?”

    “正是因为这样,我必须把我们的人民安全送回。”米娜拉回过头来,满脸坚定,“我很感激你对伊瑞尔的救援,但是接下来,还请你全神贯注投入到建立传送门的任务当中。”

    “不是我多嘴,现在在林子里的可不只是碎手氏族,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部落的军队已经在安波里村的侦察盲区虎视眈眈了。他们的目标,或许正是这个通往卡拉波神殿的传送门。”

    “那你要我怎么做?放弃传送门?任由敌人屠杀我们的人民?”米娜拉重重摇头,“那绝不可能。”

    “我会尽量加快装置的构建进度,你若是害怕,在你的任务完成后的调试阶段,我可以给你一份传送卷轴提前离开。”

    “至于你的担心,我保证,他们绝不会得逞!”

    看着高等祭司的远去的背影,兰洛斯无奈苦笑。虽然他是有为自己安危着想的私心,但是毫无疑问,他刚才那些话,是为了德莱尼的大局。

    不过也不怪米娜拉误会。安波里村是影月谷除艾洛多尔和卡拉波神殿最大的聚集地,数以千计的平民指望着传送门安全迁徙。况且就算停止传送门的搭建,部落也不见得会放弃进攻,到时候,滞留的平民拿什么去抵挡兽人浪潮?

    真是愁死我了。

    兰洛斯抓了抓后脑,满脸无奈地紧跟了上去。

    ——————————————————————

    “督军大人,安波里村出现了持续而强大的能量波动,看上去,他们没有要停下建立传送门的计划。”兽人术士摸了摸飘在空中卖相可怖的眼魔,露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阴狠笑容。

    萨鲁法尔点了点头,瞥了一眼不远处那个属于卡加斯的营帐,愤愤然地说:“哼,那些德莱尼胆子还真不小,既然他们这么配合,那我们就坐收渔翁之利好了。”

    “千万不能小看他们。”伊崔格走上前来,将复杂的眼神投向安波里村的方向,“特别是那个人,他好像什么都知道……”

    “哈哈,那个瘦弱的懦夫还能是个先知不成?”

    “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想起自己无往不利的剑刃风暴被对方那么轻易地破解,伊崔格的目光愈发变得凌冽起来。

    ——————————————————————

    德莱尼乐观,并不意味着他们不明白战争有多残酷。正是因为他们承受了无数年的迫害,才会对每时每刻的小小快乐和幸福视若珍宝。

    但是,当需要他们出力的时候,他们不会袖手旁观。

    与碎手氏族短暂的交锋依旧造成了不小的损失,看着一个个伤员从村口进来,德莱尼们没有任何指令,十分默契地上前协助。男人帮助搀扶,女人则帮助轻伤者做及时处理,就连孩子们也十分懂事地递上清水和食物。

    怎么说呢?如此完美的分工,默契得让人心疼。

    这要多少次的经验,才能造就这样的配合?

    显然,米娜拉对这些村民有着足够的信任,没有多说什么,带着剩下的几名重伤患和伊瑞尔快速赶向了传送大厅。

    至于兰洛斯,毕竟也是经历过战争甚至亲自上阵指挥作战的人,并没有因为这极具压迫感的战争阴云而动容。真正让他沉默不语的,是这帮德莱尼的惊人韧性。

    有关这场战争的担忧,既然作为总指挥的高等祭司已经做出了决定,身为一个打工仔,兰洛斯才没有闲到一遍又一遍去质疑上级指令的程度,不然说不定还不等结束,就会因为左脚先踏入传送门而被扣发工资……

    在米娜拉的安排下,施法者们全神贯注于传送门的建立,就连一些实习学徒和略懂奥术的祭司也参与了进来,施工进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前推进。同时,黑夜也悄无声息的降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