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100章 摩摩尔的悲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大人,魔法被截断了!”

    “不用你废话!”爆发出愤怒的吼叫,塔隆戈尔拼尽全力朝着法阵中灌输着魔力,可即使他几乎憋得脸色发黑,依旧无法阻止通往扭曲虚空的通道坍塌。

    “该死,你们这群无能的混蛋!快,拼上你们的命也要维护好通道!”

    “可是……”

    “闭嘴!”口水几乎飞溅到对方脸上,塔隆戈尔满脸青筋暴起,狰狞的面貌让那个想要提出意见的兽人术士悻悻然埋头,全神贯注于手里的工作当中去了。

    如果要说暗影议会中谁最残暴,术士们的脑海中第一个浮现的并不是古尔丹,这个阴森狡诈的领袖很懂得收买人心。可塔隆戈尔不同,他虽然以前是个萨满,但却更像个狂战士,崇尚用暴力解决一切,任何顶撞他的兽人,都将遭到血腥残忍的报复和打击。

    因此,大家伙儿纷纷玩命似的将魔力灌注到法阵当中来。

    在这不要命地透支下,他们惊喜地发现,一股强大至极的力量抓住了那不断溃散的空间通道的尽头。

    然而,他们并不知道的是,奥金顿内的传送法阵已经陷入了不可逆的崩溃状态,连接上恶魔所在的扭曲虚空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就像是从一个城市修一条通往另一个城市的高速被拦腰截断,最多,也只是通往某一个服务站或者不知名的村镇而已。

    ————————————————

    一剑毁掉控制面板,看也不看在混乱能量冲击下濒临崩溃的传送法阵,玛拉达尔的灵魂随风消散,再度回到了他的身体当中。

    “你们的计划失败了。”抬起长剑,大主教冰冷的眼眸同时将两人纳入了视线,“投降吧。”

    玛拉达尔的目光中再也没有了怜悯和悲痛,这一剑,他不仅切断了传送法术,更是穿透了自己那被践踏在泥沼中的仁慈。

    “尼娅米,我们该走了。”拉索恩看着那逐渐失去光泽的传送法阵,沉默了许久,很是不甘心地说道。

    “所有阻挡军团脚步的人,都要死!”然而缚魂者并没有听他的,磅礴的虚空能量从她的身上不断腾升,阴暗邪恶的气息仿佛化身巨兽,试图将前方静立原地的玛拉达尔完全吞噬。

    摇了摇头,拉索恩什么都没有说,带着自己忠心的下属,自顾自冲向了远方。他的选择是对的,玛拉达尔是灵魂祭司大主教,别忘了他们现在在哪儿。

    这里是奥金顿,遍地都是亲近玛拉达尔的德莱尼灵魂,跟他打,就相当于对战整个陵墓,拉索恩没有那么傻,也没有那么急着寻死。

    可尼娅米不同,仇恨和愤怒在那浩瀚的虚空能量渲染下,已经渐渐将她变了样。

    看着近乎失去理智的缚魂者,玛拉达尔默默摇头,如同即将行刑的刽子手,抬起长剑,掀起无可阻挡的杀意,以及无数英灵的愤怒和咆哮。惨白的半透明流光从四面八方涌出,以极其夸张的速度和威势汇聚到剑刃之上,随着那阴冷却莫名肃穆的气息达到顶峰,尼娅米口中的咒文突然停顿。

    她被吓到了?不,空气中,似乎有什么东西不见了。

    哦,是了,声音,没了……

    或许是躁动的灵魂力量吸引了注意,没有人发现,那原本黯淡下来的传送法阵,突然涌现出一股陌生的气息。不是奥术,也不是邪能,但传递着一种古老而恐怖的压迫。

    就连周围的空气都仿佛在恐惧,不断颤动,化作肉眼可见的波浪,迅速扩散到了整个奥金顿。

    周围的声音受到这股力量的阻碍,彻底失去了踪迹,所有人,甚至连自己的心跳都无法听见,似乎,耳膜被悄无声息地剥夺。

    等到众人有所察觉的时候,已经太迟了。

    中央法阵,一团扭曲的空气突然腾升。不,那不是空气,是某种连空气都躲避不及的透明生物。

    一双比车轮还要庞大的眼睛突然浮现,在玛拉达尔注视到它们的时候,身边聚集在一起的无数灵魂突然爆发出惊恐的尖叫,深入灵魂,几乎将他撕裂。

    然而不等他做出反应,整个德拉诺都震颤了起来。就像是,就像是恐惧这个生物踏上自己的身体,慌乱得想要用一切力量将它挤回去。

    然而,这个生物显然不会那么轻易地遵从她的意志。受到整个世界的排挤,它顿时爆发出无声的怒吼,随着实质化的冲击撞上所有人的身体,还不等德莱尼们感受这撕裂般的剧痛,天空,炸开了。

    无形的力量自奥金顿的中央爆发,所到之处,一切都被撞得粉身碎骨。

    金碧辉煌的墙面、树叶、枝干甚至是土地,统统被碾碎。仅仅一瞬间,奥金顿,以及周遭的大片丛林,消失了……

    凄厉的风声传出迟来的呼嚎,从大片尘埃中艰难爬出,塔隆戈尔目瞪口呆地看向前方。空荡荡一片,原本神圣庄严的陵墓,彻底变成了废墟。

    虽然只有一瞬间,但这让他产生了一个大胆的猜想,这股力量,不知道能否与主人相比?

    浑身一颤,将某个危险的渴望深埋在心底,塔隆戈尔发现,在这样的力量面前,他所谓的对力量的渴望,显得那么懦弱。

    ————————————

    惨白的灵魂随风消散,很快,一个浑身狼狈的德莱尼出现在视线之中。仿佛力气被抽空,玛拉达尔一个趔趄跪倒在地,无神的目光缓慢扫过四周。

    除了残垣断壁和无尽的尘埃,什么都没有留下。

    他张了张干裂到出血的嘴唇,似乎想要发出呼喊,但从幸存灵魂的口中得知,一切都是徒劳。除了他,方圆数里,没有任何活物。

    怎么会?一眨眼的工夫,他的职责,他的同胞,他的信仰,一切都没了。

    怎么会……

    原本萦绕着淡淡辉光的眼眸如同死人一般,逐渐失去了色泽,死者代言人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嘴型,似乎在呢喃着什么,但谁也听不清,谁也听不见。

    整个天空只剩下了一种声音,无数新增灵魂的哀嚎,仿佛要刺穿他的耳膜,撕裂他唯一剩下的东西。

    失去一切价值的性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