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105章 你先把柴刀收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清晨的柔和阳光挥洒在沙塔斯的上空,那些充满科技感的建筑顶端和房檐,绚烂的水晶在阳光的照射下绽放着迷人的蓝色和紫色光晕。

    窗口悄悄溜进的光芒爬上了高等精灵清秀的面庞,兰洛斯缓缓睁眼,正想有所动作,身侧的柔软触感及时阻止了他。

    伊瑞尔紧紧抱着他的身体,将他的手臂深深埋入了那两团柔软之中。感受着少女温热的呼吸有规律地抚摸着自己的肌肤,兰洛斯露出了满足的微笑,轻柔抚摸着少女光滑的脸颊。

    睡梦中的德莱尼突然动了动,发出无意识的可爱呢喃,如同猫咪一般往他的怀里缩了缩。

    目光撇向对方那姣好而毫无遮掩的绝美胴体下方,看着那截小巧的光滑尾巴不断拨动,兰洛斯心里突然涌起一股邪念。尽管昨晚如此激烈,但他还是意犹未尽。特别是对方那敏感光滑的弱点,他简直是爱不释手。

    不过,他很快冷静了下来。

    咚!

    隔壁房间突然传出一道沉闷的声响,如一盆冰水浇熄了他心中那迎着朝阳冉冉腾升的火焰。

    小心翼翼推开少女,用被子盖住那凹凸有致的性感躯体,兰洛斯轻盈地跳下了床。与此同时,次级造物术生效,一套新的长袍在他推开房门前出现在了他的身上。

    ————————————

    “你这是怎么了?”

    趴在地板上,泰蕾缓缓抬起了头,看着刚刚走进房间的兰洛斯,一抹难以察觉的粉色在脸颊上闪过,很快,她那清冷精致的面容变得犹如寒冰。

    莫名打了个冷颤,兰洛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发现自己有些心虚:“没事吧?”

    一边说着,他上前扶起了蓝龙少女。

    没有抵抗,泰蕾在他的帮助下终于是站了起来,不过,或许是伤势的原因,她根本使不上力气,只能软软依靠在对方的胸膛。

    兰洛斯正想将泰蕾放回到床上,一个冰凉的小手突然抓住了他的胳膊。

    见怀中少女抬起头,用那隐隐泛动着的湛蓝眼眸望着自己,兰洛斯愈发觉得气氛变得僵硬了起来。

    怎么说呢?就像是脖子后面突然悬着一把屠刀,似乎随时都有落下的可能。

    “你会丢下我吗?”记忆中那无比淡漠的声音充斥着令人心碎的悲凉,泰蕾的面部几乎没有任何变化,但,那双眼睛透露出的慌张和焦躁,让兰洛斯整个人都愣了下来。

    仿佛一剑贯穿胸膛,心口的位置,疼得让他想要自己给自己一个狠狠的耳光。

    这才半个晚上啊,大哥……

    “我为什么要丢下你呢?”兰洛斯知道,自己的笑容此刻一定勉强的令人生厌,“如果不是你帮我挡下了马格纳斯的法术,我早就没命了。”

    “放心吧,我一定会带你回到艾泽拉斯的。”

    泰蕾依旧没有松手,尽管浑身上下被虚弱淹没,但她的手指,有力得让人意外。

    没有因为那勉强的笑容而产生任何抵触的情绪,少女只是这样静静地望着他,随后,抓住对方的衣领,轻轻凑上前去。

    冰冰的,软软的,这是兰洛斯脑海中第一时间冒出来的形容词。随着两人嘴唇的接触时间慢慢增加,他愈发清楚地感觉到了那柔软至极的触感变得温热、变得微微颤抖。

    回过神来,兰洛斯连忙将脑袋向后退开,看着那依旧一脸淡漠的美丽少女,那股原本被压制下去的燥热再一次冒了出来。

    不同于伊瑞尔的温柔与乖巧,泰蕾苟萨的魅力在于那美得不真实的容貌,以及冰山般的气质。同时,那不断泛动光芒的宝石般的眼眸出卖了它们主人的心情。

    相互矛盾却又交织在一起的截然相反的两种气质,让少女看上去如同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落入了凡尘。

    可惜,兰洛斯没有选择成为禽兽,而是狠狠咽了一口唾沫,将心头的躁动硬生生憋了回去。

    嗯?为什么要说可惜呢……

    “我做的不对吗?”微微歪头,少女冰冷的表情似乎隐约有了颤动,露出了勉强能称之为疑惑的神采。

    “呃,这不是对不对的问题……”完全不知道怎么回答,兰洛斯一时间僵在了原地。

    抓住对方衣领的小手悄然用力,尽管脸上没有表情,但泰蕾的眼睛浮现起些许慌张,同时,一抹醉人的粉红在脸颊悄然涌现:“那,你为什么不……”

    砰!

    “兰洛斯,你在吗?”

    房门突然被推开,全副武装的奈丽突然冲进了这个气氛诡异的房间:“终于找到你了……”

    刚开口,大主教的看向那拥抱在一起的两人沉默了下来,随后露出一个‘大家都懂’的表情:“很抱歉打扰你们,不过,先知在找你,麻烦尽快。”

    话音刚落,没等两人有任何反应,奈丽十分知趣地迅速离开了。

    谢天谢地……

    兰洛斯不是傻子,泰蕾的反应让他意识到了很多东西,见房间中的气氛被这突然的一幕打断,他悄然松了一口气。

    不过很快,他打了个冷颤。

    是真的冷。

    此刻,泰蕾正用下巴抵住他的肩膀,目光冰冷地凝望着房门的方向。如此磅礴而真情实意的杀气几乎化为实质,连兰洛斯这样久经沙场的战斗法师都不禁额头冒汗。

    感谢你大主教,这口锅你就先背着吧……

    “那啥,我还有事。”将少女放回床上,兰洛斯陪着笑,蹑手蹑脚地离开了房间,“忙完了我们再接着说。”

    看着再一次被关上的房门,泰蕾苟萨久久没有收回视线,但是经过奈丽的打搅,她的目光恢复了往常的淡如止水,根本看不出丝毫的情绪或想法。

    ——————————————————

    沙塔斯的惊艳不只是奇异宏伟的建筑,同样,各色花卉在街道两边以及庭院当中争奇斗艳。不管是德拉诺的本土产物,还是那些来自其他世界的怪异植被,因为空气中的浓郁魔力,纷纷涌现着淡蓝色的辉光。

    使得整个城市美轮美奂,如同仙境。

    走在议政厅的长廊上,兰洛斯却没有丝毫的心思去欣赏四周的美景。废话,一大早就来这么刺激,他的大脑此刻早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突然,一抹金色的辉光在眼角转瞬即逝,让他下意识停下了脚步。

    庭院外侧的人造喷泉前,一个身着精良板甲的德莱尼半跪在一座巨大的墓碑前,一边呢喃着玛拉达尔常用的安慰死者的话语,一边用镰刀在墓碑下的空格处刻画着什么。

    没错,镰刀,而且是最简陋的民用镰刀……

    不过,在那神圣而高贵的金光包裹下,那镰刀的坚硬和锋利程度,超出了常人的想象。

    目光停留在阿卡玛虔诚的背影上,兰洛斯不经意一瞥,恰好捕捉到墓碑上新增的那些遇难者的名字。莫名的,他心中的烦闷消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