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034章 我凯尔萨斯就算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卡德加一屁股坐倒在地,因为过度用力而变得尖锐的呼吸声在走廊上不断回响,等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不只是他的衣服,身下的地板也已经被彻底浸湿。

    “你在干什么?”

    耳边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学徒一大跳,不,他是真正跳了起来。

    眼看这个瘦弱的人类尖叫着扔出数枚奥术飞弹,迦罗娜皱了皱眉,用快到看不清的滑步消失在了卡德加的面前。在失去目标的飞弹撞上墙壁的同时,学徒痛苦的惨叫随之爆发。

    只见不知什么时候,迦罗娜出现在了卡德加的背后,两手紧紧锢住对方的手臂,同时用一只脚的膝盖用力顶住了对方的后腰。

    “快,松手!”疼痛让卡德加恢复了理智,感受到关节发出即将脱臼的哀嚎,连忙发出求饶。

    幸运的是,迦罗娜已经不再是过去那个冷血的杀人工具。

    后背一空,卡德加跌跌撞撞地向前迈出几步,扶住墙角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

    “虽然我知道你一直对我有所警惕,但你刚刚的表现不是戒备。”顿了顿,迦罗娜挑了一个更合适的形容词,“是恐惧。”

    “跟你有什么关系?”卡德加连做好几个深呼吸才缓过神来。

    “我知道你很讨厌我,但是,麦迪文大人收留了我,我希望能帮上他和他学徒的忙。”

    麦迪文!

    脑子仿佛被无数根银针刺穿,卡德加充血的双眼突然之间瞪大到极限。

    “卡德加?”见对方神色慌张地站起身冲了出去,迦罗娜眉头一紧,连忙紧跟了上去。

    砰!

    半掩的大门被用力推开,餐桌上的烛火随之摇曳起来,慢悠悠转过头去,麦迪文放下手中的刀叉,用平和而疑惑的语气问道:“卡德加?出什么事了吗?”

    剧烈的运动使得卡德加的气管仿佛燃烧了起来,他没能第一时间将心中的疑惑倾泻出来。可正是因为这短暂的停顿,导师脸上真挚的关切深深印在了学徒的脑海之中。

    “抱歉,老师,我只是好像看到一只老鼠跑了进来。”

    “哈哈。”麦迪文笑了,转过头,用揶揄的目光盯向一旁静立不动的老管家,“罗曼斯,看来有人在质疑你的能力。”

    “那一定是他看错了。”依旧是那苍老的声线,不过却明显能从中听出笑意,以及自信。

    “听到了吗,卡德加?”麦迪文的笑容变得和蔼了起来,“你一定是累坏了,卡拉赞可不适合老鼠生活。”

    “去吧,去休息一下”

    “抱歉,我这就退下。”

    “等等。”就在卡德加转身的时候,麦迪文叫住了他。

    看着这个浑身狼狈、脸色苍白的学徒,麦迪文摇了摇头:“年轻的信赖,奥术的学习和使用,是优雅而享受的过程。”

    伸出手,麦迪文轻轻抚平了卡德加褶皱的衣领:“施法者的强大,来自他的谨慎,和处变不惊。”

    注视着对方的双眼,卡德加疲惫的眼眸闪烁起了晦暗不明的光。

    “莫罗斯,给我的学徒盛一碗热汤,他需要休息。”

    老管家点了点头,行云流水的完成了一系列动作,缓步来到了门前。

    卡德加接过散发着诱人香气的热汤,正欲感谢,整个人却如遭雷击,就这样愣在了原地。

    莫罗斯似乎察觉到什么,默不作声地将双手置于背后,退到了一旁。

    “谢,谢谢。”片刻后,卡德加略显慌乱的致以谢意,踉踉跄跄退出了餐厅。

    砰!

    半掩的大门在魔力推动下自动闭合,站在漆黑的长廊当中,卡德加许久没有动作。他的脑海中,一遍又一遍回放着刚才让他大惊失色的画面。

    虽然很快收回,但是,他确定他没有看错。罗曼斯的手指,在烛火的照耀下,闪烁着苍白腐朽的光泽。

    那是,骨头……

    “害怕是弱者的表现。”门后的阴影中,那个扎着双马尾的半兽人摇了摇头,“我的族人用充满鲜血的教训让我铭记住了一个道理,弱者,不配活着。”

    “就算是面对死亡,也一定不要露出这样的情绪,卡德加。”

    缓缓抬头,年轻的学徒直勾勾盯着那个黑影:“你根本就不明白,我所面对的,根本没有那么简单!”

    如同落入油田的薪火,卡德加愤怒的低吼在长廊中燃起了令人避之不及的火焰。迦罗娜没有继续开口,她俩只是萍水相逢,她知道她没有必要以破坏两人现存的薄弱关系为代价,去开导对方。

    她之所以说那么多,只是因为卡德加是麦迪文的学徒,仅此而已。

    气氛一时陷入了短暂的尴尬,就在迦罗娜默不作声转过身去准备离开的时候,卡德加颤抖的声音再一次响了起来。

    “抱歉……我,我太神经质了。”

    模糊的声音,配上那不断轻颤的衣摆,卡德加的身影看上去,弱得令人生厌。

    迦罗娜紧紧皱起了眉头:“只有无能的老狗才会摇尾乞怜,你不是这样的人,也不应该成为这样的人,卡德加。”

    “你是麦迪文大人的学徒,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你可以直说。”

    麦迪文?

    卡德加笑了,在那苍白脸色的映衬下,显得既无可奈何,又绝望透顶。

    “如果你认为这件事能依靠老师,那就大错特错了。”

    卡德加没有再多说什么,他靠着墙,缓缓走远。看着他的背影,迦罗娜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

    如墨的斗篷随着其主人的动作不断摇晃,如同在黑暗中跳跃的火焰,一点点燃尽前方的漆黑。

    不过,这片黑暗似乎并不欢迎它的到来。

    锐利的疾风如影随形,等到斗篷停下摆动的时候,冰冷的刀锋已经抵住了那人的脊梁。见血封喉的利刃轻松穿透了斗篷下的皮甲,然而,潜行者隐藏在阴影中的面容,却没有露出往日那般的喜悦和兴奋。

    那剧烈收缩的瞳孔,彰显着他发自灵魂的惊恐。

    刀刃轻松穿过了对方的身体,随着潜行者前冲的动作,目标竟是在风中化作缕缕黑烟,转瞬消失。

    咻!

    锐利的破风声划破黑暗,如同一道明亮的闪电,毫无阻碍地穿透了潜行者的背脊。

    死死盯着穿透胸膛的寒冰长枪,后者目眦欲裂,却没能阻止生命的流失。

    僵硬的尸体应声倒地,露出了后方呈投掷状的精灵法师。

    镜像加高等隐形,对付这些阅历疏浅的盗贼,简直是大材小用。无视那具已经结上一层薄冰的尸体,兰洛斯踩着下水道肮脏的地面缓步向前。

    与此同时,一缕黑影在身边轻轻蠕动。

    “永远不要小看潜行者,法师。”乔拉齐的声音突然回响在耳畔,若即若离,根本无法准确判断他的位置,“只要身处黑暗手握利刃,在我们眼里,众生,皆平等。”

    阴冷的风擦过脖颈,就像是冰凉的刀刃滑过皮肤,以至于兰洛斯不由自主汗毛倒立。

    等他转过头来的时候,那种刀头剑首的感知瞬间消失不见,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与下水道恶劣环境格格不入的金色身影。

    “让奎尔萨拉斯高贵的同胞来清理达拉然的垃圾?就算是安东尼达斯都没有这样的胆子。”

    轻飘飘挥手,炙热的火焰宛若出海的巨龙,伴随着恐怖的呼嚎,瞬间将后方两个潜行者烧成了灰烬。再搭配上那傲慢冰冷的话语,凯尔萨斯的强大实力一展无遗。

    “凯尔萨斯·逐日者,奎尔萨拉斯年轻的太阳,我相信,以你的智慧一定能看到我为你争取来的好处。”面对心有怒气的精灵王子,兰洛斯没有过多辩解。

    金发精灵轻轻皱眉,棱角分明的俊朗面容露出一丝令人揪心的忧郁,他的每一个微小动作,时时刻刻都能牵动周围人的在意。

    可惜,下水道没有观众。

    “我们高等精灵做事一向光明正大,为了这一丝一毫的利益,你都能舍弃我们的传统和精神,我还能看到你的什么?”

    沉默了一小会儿,兰洛斯摇了摇头:“这个世界,不是依靠安份守己尽心尽力就能取得成功的,王子殿下,你所背负的,是达拉然数以千计高等精灵的成就和未来。”

    抬起头,兰洛斯湛蓝的双眼如万年不化的寒冰,淡漠至极:“而不是什么礼法道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