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051章 我就是过来摸个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看着风尘仆仆的洛萨,莱恩刚想用欣喜回应,可对方严肃的侧颜让他不由得心里一紧。

    “发生什么事了吗?”

    “回头再说吧,当务之急是干掉这些兽人。”摇了摇头,洛萨并没有在这样的场合去谈论麦迪文的事情,而是取下背后的大剑,死死盯着那个拦住去路的兽人。

    他需要一个敌人,一个宣泄的对象。

    然而,他注定要失望了。

    奥格瑞姆突然放下了手里的毁灭之锤,看了一眼战意激昂的洛萨后,目光停留在了兰洛斯的脸上许久,最终一句话没说便转身走去。

    “休想……”

    洛萨抬脚便想要追击,却被一旁的兰洛斯及时拦住。后者的目光跳过背对自己的奥格瑞姆,看向了那片空缺的中央。

    那个站得笔直的魁梧身影,那个被洞穿胸膛的,霜狼酋长。

    “他无心与我们战斗。”兰洛斯叹了口气幽幽说道。对于兽人的了解他不算多精通,但绝对不少。

    奥格瑞姆是个优秀而精明的战士,他丰富的作战经验赋予了他精准的判断能力,他知道自己无法孤身一人战胜面前这几人,可他还不能死。

    为荣誉而死是兽人最向往的归宿之一,可为了安葬杜隆坦的遗体,奥格瑞姆宁可选择逃避……

    存在于两人间的纽带,曾跨越了氏族之间的沟壑。现在,在杜隆坦站起来面对古尔丹的那一刻起,更是让奥格瑞姆对他的敬仰达到了超越一切的程度。

    这个世界,忠于信仰很多人都能做到,可为了某种东西放下自己坚守一生的信条,不得不让人肃然起敬。

    看着那个兽人小心翼翼抱走战友的尸体,洛萨突然感觉到心中那熊熊燃烧的愤怒和暴虐逐渐缩小。

    当然,这一幕没能消除他对部落的仇恨,只是,他逐渐在潜意识里抹去了曾挂在兽人身上名为‘野兽’的标签。至少,对面前这个兽人是这样的。

    但,流血还在发生,战争,还在继续。

    “冲锋!杀光这些野蛮的入侵者!”

    “为了暴风王国!”

    洛萨振臂一呼,回应他的,是无数冲天的战吼。

    ————————————————

    “不,不!”看着门中如蝴蝶般四散的魔法能量,古尔丹的双手剧烈颤动了起来。

    “你答应过我,你不应该言而无信!”朝空中宣泄着自己的慌乱和愤怒,古尔丹已经找不到任何办法去延缓黑暗之门的解消。然而,耳边只有兽人同胞惨死的痛苦和哀嚎在回响,他听不到任何来自那个人的声音。

    甚至,他惊恐地发现,他与那个人的联系,中断了。

    存在于黑暗沼泽的部队仅仅只是一支先头部队,相比整个部落,不过冰山一角,只是一小部分易于掌控和指挥的兽人。诸如战歌、血环、碎手这些战斗狂人并没有参与这一次的先头行动。

    可即便如此,这支部队一开始依旧能游刃有余地将暴风王国的防守按在地上摩擦。

    但现在,局势变了。

    因为杜隆坦的突然撤离,围攻暴风城的计划不得不就此搁浅,在他有意无意的带领下,人类部队更是悄无声息地接近了部落的驻地。令人措手不及的突袭打乱了兽人的部署,不管是黑手还是古尔丹,都因为杜隆坦发起的的决斗而没能组织起有效的防守。

    一步错步步错,人类有序的进攻逐步蚕食着这支先头部队。古尔丹不得不将所有的筹码放在麦迪文身上。可现在,开启黑暗之门的钥匙突然折断,古尔丹彻底慌了。

    不,我不能让他们知道这一切……

    回头望向仓促迎敌的黑手,在对方迎向他目光的前一秒,古尔丹急忙收回了视线。他默默握紧了拳头,充血的双眼死死盯着空荡荡的黑暗之门。

    他再一次感受到了黔驴技穷的绝望,就像当初,被基尔加丹抛弃一样。

    ‘不,还没到那个时候。’

    就在此时,一个陌生的低沉嗓音突然出现在脑海之中。在古尔丹惊疑不定的同时,又莫名感觉到些许的熟悉。

    ‘你,是谁?’

    那个声音笑了起来。

    ‘基尔加丹没有告诉过你吗?’

    ‘你到底是谁?’古尔丹的情绪并没有因为这个声音所蕴含的可怕力量而安稳下来。

    顿了顿,那个声音并没有跟他绕多余的弯子。

    ‘我是萨格拉斯,基尔加丹的主人,艾瑞达侍奉无数年的,神。’

    ————————————————

    艾德鲁因像切豆腐一般划开兽人的胸膛,伴随着骨骼断裂的声音,兰洛斯再度放倒一名敌人。鲜血四溅,染红了精灵破烂的长袍,充满生人勿进的气息感觉上惊悚而骇人。

    然而兽人根本不知恐惧为何物。

    破风声在耳边尖啸,兰洛斯当即转身抡起长剑。

    当!

    剧烈的碰撞溅起大片火花,点亮了兰洛斯惊诧的眼眸。看着被蛮力拨开几欲脱手的艾德鲁因,以及顺势而下即将斩杀自己的战斧,他顿时发现,自己犯了一个常识性错误。

    他现在使用的,不再是斯多姆卡了。

    灭战者这种特大剑简直就是一块门板,不提其重量给敌人带来的可怕攻击,灭战者同样能充当盾牌的作用。宽厚的剑身只需要横挡或竖立在身前,能够帮兰洛斯格挡下绝大部分伤害。

    可艾德鲁因不一样,它的体型跟常规宽刃剑差不了太多。

    面对斧、锤等重型武器势大力沉的攻击,体型的劣势使得兰洛斯根本没办法利用艾德鲁因进行有效格挡。

    就像现在这样。

    兰洛斯似乎都已经感觉到了敌人的斧刃触摸到自己的皮肤,伴随着一声轻叹,战斧贯穿了他的身体。

    无往不利的战斧顺劈而下,轻而易举到底,直接深深劈进了地面。挟裹而来的暴风掀起大片尘泥,更是将‘兰洛斯’的身体绞得粉碎,化作一团漆黑的云雾飞快飘散。

    兽人愣了愣,剧烈的危机感让他下意识转身,可迎接他的,却是一柄自左肋深入心脏的利刃。

    一脚踹倒仅剩最后几秒钟生命的濒死兽人,兰洛斯拍了拍衣摆,暗影步留下的残存魔力化作一缕缕黑色微光四散消弭。

    “我记得你是一位施法者,不是吗?”不远,莱恩打量着兰洛斯脚边那一具具鲜血淋漓的尸体,不由咋舌。

    这不仅仅是一句无关痛痒的疑问,兰洛斯很轻易就能从对方的语气听出来,那看似委婉,却不着痕迹的催促。催促他施展更为强大的力量,来将战争推向国王所期望的结果。

    精灵法师只是微微一笑:“您是这场战争的中心,国王陛下,我答应了洛萨,必须保护好您的安全。”

    “哈哈,我可不是尸位素餐的无能之辈。”莱恩扬起了手中的剑,阳光洒落在锋利的刃口,照亮了其上的细小缺口和划痕,斑驳的鲜血呈现着耀眼的猩红,“我是国王,暴风王国的国王!”

    伴随着他洪亮的呐喊,前方的士兵立即回以更为磅礴的欢呼。眼看人类一方的士气再度攀升,兰洛斯瞥了一眼不远处互相配合作战的卡德加和迦罗娜,朝莱恩微微躬身,将那意义不明的眼神藏在了阴影之中。

    “向您致敬,国王陛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