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069章 洛丹伦联盟(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摇晃着红酒杯,凯尔萨斯轻抿嘴唇,凝望着猩红酒水中,自己紧皱眉头的倒影。沉默,还是沉默。

    砰砰。

    轻缓有节奏的敲门声打断了精灵王子的冥思,随着他那双黯淡的金色眼眸浮现起生气,如同阳光撕碎乌云,温暖一瞬间拥护着整个世界。

    “王子殿下,人已经带到了。”塞林站在门外毕恭毕敬地说道。

    “让他进来。”

    话音刚落,一个衣着简朴的灰发精灵推门而入。当然,简朴仅仅是因为他那一身黑灰色着装,与这个装饰精美富丽堂皇的房间的一切都显得那么格格不入。

    见客人进门,精灵王子身体微倾,一手撑着下巴侧坐在沙发边缘,柔顺的金色长发如瀑布般垂下,那张英气十足的脸庞残留着未能褪去的慵懒和儒雅,外加没有外套的掩盖,在紧身内衬的衬托下展示着那健美而匀称的完美身姿。

    迎着那双似温暖亲和又似纠结无数的金色双眸,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可兰洛斯还是感觉到一股莫名的情绪在胸口激荡。

    “殿下这么着急找我来,是我又做错了什么吗?”虽然话是这么说,可兰洛斯根本没有‘接受教训’的自觉,而是拉开面前的坐位一屁股就坐了下去。

    “你……”塞林气得脸都绿了,在他看来,如此没有教养的高等精灵,根本就不配跟凯尔萨斯面对面吧?

    幸好,后者并没有在意这些,挥了挥手,打断了护卫队长要说的话,刚想说些什么,目光就不由自主飘到了兰洛斯身后那个乖巧跟随一脸冰冷的精灵少女身上。

    “不用紧张,泰蕾是我的朋友。”尽管一直抓着那瓶喝了一半的红酒不断打量,可兰洛斯还是能猜到凯尔萨斯在想什么。

    凯尔萨斯知道泰蕾是蓝龙,不过既然兰洛斯这么说,也算是表明了这位蓝龙女士的立场。短暂的犹豫后,他勉强释怀了:“塞林,你先出去吧。”

    护卫队长躬身致意,随即离开关上了房门。

    到这里,兰洛斯放下了造型华贵的酒瓶,看向凯尔萨斯的眼神中透露着审视和惊疑。不过很快他便了然,相比去探究一个蓝龙的意图,接下来凯尔萨斯要谈论的东西显然更重要。

    既然找自己来不再是以往那般用上位者的姿态对自己进行说教和政治洗脑,兰洛斯也没有继续维持那副遭人嫌弃的油盐不进的顽固表象。

    “出什么事了吗?”

    对于这家伙的灵敏感知表示短暂的惊讶,凯尔萨斯点了点头,却又很快摇头:“对你来说,反而不是坏事。”

    “嗯?”

    “暴风城沦陷,人类诸国正在针对部落商议解决方案,安东尼达斯今天中午已经启程去了洛丹伦。”

    “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兰洛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不动声色地给自己倒上了一杯佳酿。

    “哈哈,很高兴你说的是‘我们’。”凯尔萨斯的眉头舒展开来,“不过你知道的,他们之中有一个安度因·洛萨。”

    “他拥有着阿拉索王室的血统,他是索拉丁的后裔。”

    “索拉丁?我好像在哪儿听过这个名字?”兰洛斯仿佛是为了提神醒脑,一口闷下了杯中的美酒。

    “不要太自负了,年轻人,这个世界并不是只有你是聪明人。”

    “这是在夸我吗?”

    凯尔萨斯两眼微眯,选择了直接开门见山:“我不知道你是从哪儿找到的,但是你既然使用过斯多姆卡,就不要在这个问题上装傻充愣了。”

    见他没有回应自顾自添酒,精灵王子继续说道:“安东尼达斯拜托我将这个消息转达给父亲,所以,我需要你回一趟奎尔萨拉斯。”

    “哈?”兰洛斯浑身一震,甚至都来不及去理会溅落到手上的酒渍就立刻反驳,“玩笑不是这么开的,王子殿下。”

    “我可是流放者,踏入奎尔萨拉斯的边境线等同于非法入侵呢。”

    看着精灵法师脸上的嘲讽,凯尔萨斯沉默了一小会儿,仿佛不经意地轻声开口:“就这样了吗?”

    兰洛斯收敛了浮夸的表情。

    “永远无法回到奎尔萨拉斯,永远无法与亲人、爱人和朋友正常接触和交流,永远无法,祭拜你的老师。”凯尔萨斯的声音微弱得仿佛立刻会随风而散,“这一切,你真的甘心吗?”

    “这是你父亲的决定,王子殿下。”兰洛斯的声音隐含愤怒。

    “所以我给了你这个机会。”凯尔萨斯没有意外他将这一切的责任算在阿纳斯塔里安头上,“父亲并没有剥夺你身为奎尔多雷的基本人权,你依然能以一个高等精灵的身份踏入奎尔萨拉斯的领土。”

    “况且,父亲将你收监的目的并非只是因为你染指邪能带来的危险。银月议会很多人被阴谋论左右,再加上外界压力,父亲是考虑你的安全才不得不与提瑞斯法议会和达拉然合作,将你以关押的形势送离奎尔萨拉斯。”

    “所以这样就可以白的抹成黑的,否定我的功绩,将我当作罪犯一样对待吗?”理是这么个理没错,但兰洛斯不是个能大度到遭遇这般不公也能无所谓的人。

    这是诬陷,这是背叛。

    “事实证明,父亲是对的。”凯尔萨斯没有去尝试平息他的怒火,只是如自言自语一般轻声说着,“看看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吧,如果没有离开奎尔萨拉斯,你是否能站到这样的高度呢?”

    兰洛斯撇了撇嘴,却最终还是沉默了下来。

    “我一直都很敬佩你,兰洛斯。”眼看如此,凯尔萨斯露出了微笑,“顺水推舟谁都可以做到,但真正能在困境中逆流而上的,却只有凤毛麟角。”

    “所以我一直都希望你不要记恨父亲和奎尔萨拉斯,那里终归是你的家乡。”

    兰洛斯抬起了头,迎着那温暖的笑脸,一言不发。还以为是被自己的言辞打动,凯尔萨斯嘴角的弧度愈发扩大,然而正当他想要接着说下去的时候,却被兰洛斯充满戏谑的话语拦腰截断。

    “王子殿下,有事儿就说吧,只要‘价格’合适,兄弟我还是很乐意去做的,你这个样子怪渗人的。”

    “……”笑容戛然而止,凯尔萨斯的表情完美演绎了春夏秋冬的变化。

    不过,兰洛斯一点儿也不慌:“我是个聪明人,这还是你给的评价。”

    “那证明我没有看错。”摇摇头,凯尔萨斯彻底收起了慈眉善目的劝说者姿态。犹豫好一会儿后,终于是坦白了自己的意图。

    “你知道的,我之所以待在达拉然,就是为了提高奎尔萨拉斯在整个世界的影响力和知名度。”

    “这一次,安东尼达斯找到我是一个不错的信号。”

    “人类需要我们,这正是我一直以来期待的一个机会,一个展示奎尔萨拉斯资本的机会。”

    “但是,你不能以王子的身份将你的人民卷入这场与奎尔多雷无关的战争。”兰洛斯嘴角勾起,毫不客气地揭开了其中的隐秘,“那会大大影响逐日者家族在高等精灵心中的地位。”

    沉默了片刻,凯尔萨斯点了点头:“自阿拉索分裂以来,人类诸国之间摩擦不断、战火频发。断绝与人类的联系是逐日者家族深思熟虑的结果,毕竟协助任何一个人类国度,都会招致不必要的敌对。”

    “可人类并不领情,十几年前的战争本是重建双方关系的绝佳机会,但七大王国没有任何一个给予我们实际的支援。”

    “既然如此,我们本来也不用理会这场人类自己的战争。”凯尔萨斯叹了口气,“但高贵的奎尔多雷信守承诺,我们必须回应索拉丁后裔的请求。”

    “这对我来说确实是个两难的选择,但,对你来说却是个机会。”凯尔萨斯松开了紧握的拳头,“你也不想索兰尼亚老师一直背负‘教导无方’的骂名吧?”

    卧槽……

    兰洛斯瞪大双眼,一脸无辜地盯着凯尔萨斯,后者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令他背脊一凉。

    他实在是没有想到,这家伙居然会搬出索兰尼亚。不过这下,他确实是无论如何也没办法拒绝了。

    “既然你无话可说,那我就当你答应了。”满意点头,凯尔萨斯转过头去,细细品尝着杯中的美酒,“虽然我无法以任何名义对你提供支持,但我可以给你祝福,一路顺风,年轻人。”

    既然已经下了逐客令,兰洛斯也没有继续待下去的意思了,当即起身就要离开:“你可真是会以大欺小呢,师兄。”

    品酒的动作突然停顿,凯尔萨斯的神色随之黯淡了下来:“如果你能在索兰尼亚的墓前提到我,我会很感激你的。”

    手才刚刚碰到门把手,兰洛斯的脚步停了下来,沉默了好一会儿后,用低沉的嗓音缓缓说道:“老师临走之前提到过你,他说,你让他的一生充满荣耀。”

    凯尔萨斯不知道兰洛斯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他保持着那个与一开始一模一样的姿势,凝望着酒中的倒影。许久之后,他高高举起酒杯,在无言中一饮而尽。

    辛辣刺激的气味贯穿咽喉,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的影响,他湿润的眼眶瞬间变得通红。然而他的嘴角高高翘起,根本看不出他到底是悲伤,还是高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