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071章 祸不单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噗!

    兰洛斯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连忙靠近泰蕾,用只有两个人的声音悄悄说道:“那个啥,‘配偶’一词在凡人世界不适用的。”

    不等对方反驳,他连忙重新定义了两人间的关系:“咳咳,这位是我的朋友,泰蕾,一位实力强大的魔导师。”

    温蕾萨一脸冷漠,根本没有理会兰洛斯的意思,只是死死盯着他旁边的女人,一言不发。

    为什么感觉有股浓烈的火药味儿?

    咽了口唾沫,兰洛斯见两头萨拉斯军马被牵了过来,连忙小心翼翼打破了这尴尬的氛围:“呃,我们现在还有要事,等忙完了我请你吃饭,好好叙叙旧。”

    “站住!”只听一声厉喝,温蕾萨大手一挥:“这个流放者未经允许私闯奎尔萨拉斯边境,给我把这两个狗男女抓起来!”

    “哈?”

    ————————————————

    作为奎尔萨拉斯最大的边境据点,风行者之塔依旧那么高耸入云。骑在军马上,兰洛斯眺望着愈发那个愈发接近的熟悉地点,不由得心生感慨。

    上一次他来这里时,还能大摇大摆驾驶魔法飞毯在天空中翱翔,现在,却要被一群全副武装的精灵游侠押送。这日子,真是越过越回去了。

    不过还好,温蕾萨也没有那么不近人情,并没有将他和泰蕾五花大绑。而且这小姑娘的所作所为确实是按照规章制度办事,他也没有理由去怪罪别人。

    谁让他的身份,是一名奎尔多雷流放者呢?

    但要说他心里没有芥蒂就见鬼了,好歹两人之间也算是有交情,居然一点也不通情达理,真是伤心。

    想到这里,兰洛斯回头幽怨地看一眼身后一言不发的泰蕾。

    温蕾萨本来就已经想要给他俩行个方便了,结果谁知这不通人情世故的小妮子祸从口出。

    不过……兰洛斯回过头,目光如炬地盯着身边神色凛然的年轻少尉。

    “别这样看我。”温蕾萨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他目光,“我是按规矩办事,没把你们绑起来你就感激涕零吧。”

    “我说。”兰洛斯摸了摸下巴,“你该不会是在吃醋吧?”

    浑身一震,温蕾萨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吃你个大头鬼!”

    仔仔细细打量着少女精致的面容,兰洛斯很轻易便从那一闪而过的慌乱和两颊淡淡的粉红读出了一些端倪。暗自发笑的同时,他的目光却被对方腰间的那柄弯刀所吸引。

    令人不爽的目光滑落腰间,温蕾萨下意识挡住了自己的佩刀。

    “你从哪儿找到它的?”疾风之刃,兰洛斯记得很清楚,最后一次见它的时候,它正插在埃基尔松的体内。

    “我和我的小队击败了那个巨魔。”温蕾萨撇了撇嘴,看似不经意地说道。

    难怪这小丫头能得到少尉的军衔,埃基尔松是阿曼尼巨魔的一员大将,在巨鹰之灵的帮助下,他可是给奎尔萨拉斯的天空带来了不小的压制和灾难。

    虽然对方的话语平平无奇,可兰洛斯还是能捕捉到那转瞬即逝的悲伤。

    “那场战斗应该很不容易吧。”他的声音很轻柔。

    下意识点头,回过神来的温蕾萨又快速摇了摇头:“牺牲很大,但我们拿下了胜利,那是一场值得我们所有人骄傲的战役。”

    战争是一场严厉和残酷的课程,尽管走上战场的时间不长,可温蕾萨的成长依旧让兰洛斯大吃一惊:“你真的变了。”

    “嗯?”

    “变得更坚强,也更成熟了。”露出淡淡的笑容,兰洛斯温柔的话语如春风拂面,让温蕾萨的心头滋生出一股暖洋洋的感觉,“成长本身具备无数可能,它能让我们变得更好,也能让我们变得更加冷漠。可在你身上,除了看到荣誉和力量,我还看到了仁慈与怜悯。”

    “我没有办法也没有资格去评价这背后的辛酸和苦楚,但。”他缓缓竖起了大拇指,“你做的很棒,温蕾萨。”

    年轻的少尉愣愣地望着他。虽然这种激励的话语她从她家人那里听到过,但这个世界没有绝对相同的两个人,兰洛斯的语气和话语使她的内心泛起了陌生而又新奇的涟漪。

    “那还用你说吗?”或许已经成了习惯,温蕾萨并不想像以前那样把自己的软弱展现出来,尤其是在这个人面前,“我可是风行者。”

    兰洛斯摇了摇头:“其实我一直都很担心你。”

    脸上的固执突然凝固,少女悄悄转动眼珠,通过余光看向了对方。

    “担心你因为追逐你两个姐姐的脚步而迷失了自己,我想告诉你的是,每个人都是不可复制、不可替代的,你除了是风行者,更是温蕾萨。”

    “一味地追逐她们的背影不见得是件好事,榜样不应该是阴影,而是激励。你应该有你自己的理想和追求,过自己的生活,走自己的道路,才能看到你所期望的风景,才能让你站到她们身边,甚至是走的更远。”

    “不过还好,现在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

    “我,我才不需要你担心呢。”温蕾萨低下了头,嘟嘟囔囔声若蚊蝇。

    “是是。”兰洛斯笑了笑,兴许是感觉话题过于严肃了,随后捂住胸口,装出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毕竟我只不过是个被你讨厌的人罢了。”

    “哼。”他的话让温蕾萨不由自主回想起了过去,一时间小脸绯红,“明明都怪你自己,总是对我做些奇奇怪怪的事情。”

    “嘿呀!小姑娘,说这话可是要负责的,也不知道当初是谁孤零零坐在海边,要不是我帮忙升了两把火,少说也得给冻出病来了吧?”兰洛斯得理不饶人,用装作很小声实际谁都能听得到的声音嘀咕着,“那人还求着我当她老师呢。”

    “你给我闭嘴!”温蕾萨整张小脸变得一片通红,恼羞成怒之下,竟是慌不择言,“那你怎么不说说,当初你,你还把我绑起来做这样那样的事呢?!”

    “哈?”没有去理会周围人愈发古怪的视线,兰洛斯眉头一挑,恶狠狠地瞪大了眼睛,“那明明是你不分黑白在先的吧,还对我发起偷袭,我那是正当防卫。”

    “胡扯!”从温蕾萨脸上更加浓郁的红晕不难看出兰洛斯所说是否实属,“那种事情怎么可能称得上堂堂正正?”

    “那你成天跟踪我就算的上是堂堂正正了吗?”

    “我那是……”

    看着两个人争得面红耳赤,后方的泰蕾显得有些出神,一丝失落和羡慕在她平淡如水的眼眸中转瞬即逝。

    ————————————————

    海风卷起淡金色的长发,不断抚摸着那张美到窒息同时也英气逼人的脸庞。希尔瓦娜斯显然是非常不喜那麻麻痒痒的感觉,伸手拨开了遮挡视线的刘海。

    与此同时,她那锐利如箭的目光变得柔和了下来。

    在大门前方的斜坡下,一队熟悉的人马缓缓接近,为首的,正是她以为傲的妹妹,温蕾萨。不过很快,柔情消散,令人不敢直视的威势从她婀娜矫健的身姿上扩散开来。

    她双眼微眯,颇有深意地打量着那个跟温蕾萨大眼瞪小眼的精灵法师。

    很快,她们来到了岗哨的大门前。

    温蕾萨和兰洛斯在看到那个站在门口的身影后,心照不宣地在第一时间停下了争执。后者显然是为了避免引火上身,至于前者,她也不是很清楚为什么要这样做。

    反正肯定不是担心这家伙被姐姐报复就对了!

    “哟,看看这是谁呀?”希尔瓦娜斯朝温蕾萨点了点头,随即双手抱胸看向兰洛斯,用一种令人提心吊胆的语气沉声说道。

    “日安,希尔瓦娜斯将军,许久不见,您还是这般英姿飒爽。”兰洛斯心生不妙,不过表面上却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

    态度转变这么大,使得温蕾萨暗地里恶狠狠瞟了他一眼。

    然而希尔瓦娜斯是什么人?这般小动作,她自然是尽收眼底:“温蕾萨,我记得你的线报是说有一个流放者擅闯边境?”

    不妙啊……

    见对方根本不理会自己,兰洛斯的笑容瞬间僵硬,额角甚至渗出了些许冷汗。

    “呃,是的。”年轻的少尉下意识回应道。

    “奎尔萨拉斯的律法可不会让任何一个犯人逍遥法外。”希尔瓦娜斯看向了兰洛斯,那凌然的气势让后者一脸的生无可恋,“把他给我绑起来!”

    “诶?”温蕾萨小脸一愣,连忙慌乱挥手,“不是,姐姐……”

    “我不是说了吗?”宠溺地摸了摸温蕾萨的脸蛋,希尔瓦娜斯的语气虽然温柔轻缓,可依旧透露出一股不可违逆的气势,“我亲爱的妹妹,在外面,要叫我将军。”

    与此同时,几名远行者二话不说就掏出绳子冲上前来。

    “放轻松,都是老熟人了,没事的。”朝旁边紧绷起来的泰蕾做出宽慰的手势,兰洛斯也没有抵抗,直接选择束手就擒。

    不过别看他这般自如,事实上心里早就掀桌了。老熟人见面,不说摆个百八十桌宴席,至少也得开瓶好酒庆祝庆祝吧?一上来就玩这么刺激的,还是接连两次……

    我这26的魅力值是闹着玩的吗?

    等等,不拔剑的话,好像只有11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