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105章 时间如流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在一众警惕的远行者监督下,日光峰林飞鹰缓缓降落在了防线之外,看到飞鹰背上的两个精灵后,他们这才松了口气。

    兰洛斯率先跳下,随后很是绅士的伸手扶住另一位面露疲态的精灵游侠。嗔怪地白了他一眼,希尔瓦娜斯也没有客气,接着他的帮助跳下飞鹰。可即便如此,她在落地的瞬间还是趔趔趄趄差点站立不稳。

    “希尔瓦娜斯!”

    双腿的酸软,外加兰洛斯脸上的坏笑,让希尔瓦娜斯顿时朝他怒目以对,张开嘴正想说些什么,一个急切的呼唤让她下意识推开了法师,整个人瞬间站得笔挺。

    一把抱住希尔瓦娜斯,奥蕾莉亚泪眼婆娑地轻声呢喃着:“太好了,我的妹妹,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奥蕾莉亚。”如此情绪化如此脆弱的大姐,连希尔瓦娜斯也是第一次见,莫名的,她的心中浮现起一股不太好的预感,“发生了什么?”

    “母亲,父亲……他们都……”好不容易平复了心情,奥蕾莉亚松开怀抱,仔仔细细地打量着这个已经让她担惊受怕大半夜的面孔,她啜泣的声音明显带着颤抖。能让这么个一向坚强的人儿如此崩溃,足以可见她遭受了何等残酷的精神折磨。

    尽管对方的话没有说完整,可这番表现,已经让她猜到了真相。霎那间,心中所有的美好烟消云散,仅剩下难以置信,以及无尽的悲苦。

    “带我去看看。”希尔瓦娜斯的声音明显变得低落,尽管旁人很难从她的表现看出与平常的差别,但一些真正了解她的人,还是能一眼看出端倪。

    跟在两个人的身后,兰洛斯沉默不语,很难想像,即使是在死亡威胁面前也依旧不可动摇的游侠将军,会露出这样失魂落魄的表情。

    他们来到了村子中心的广场,兰洛斯还清楚记得很久以前,在这里举办的那一场充满欢乐的聚会,他甚至记得那天村民们跟陌生的自己谈天论地的画面,记得他们吹过的每一个牛,记得他们每一个人的笑脸。

    可现在,火焰将争奇斗艳的花圃变为了焦土,干涸的喷泉只剩下碎石尘泥,开阔的道路上,摆满了一排排用白布掩盖的尸体。

    在奥蕾莉亚的指引下,希尔瓦娜斯来到角落,挨个掀开遮盖用的白布,仔细端详着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

    或许是不久前的深入交流所影响,兰洛斯很轻易就能捕捉游侠每一次的心神震动,一次次的冲击,不断摧残着她的心理防线。

    不过,她是游侠将军,她不能如此轻易地表现出自己的痛苦和悲伤。这场战争,让这里的很多人都失去了朋友、爱人和家人。悲痛的氛围早已经淹没了这片空间,可他们都知道,现在不能因为逝去之人停下脚步。部落还在虎视眈眈,他们只能化悲痛为力量,他们必须继续向前。

    希尔瓦娜斯,她是游侠将军,是这里所有高等精灵的精神支柱,她不能表现出脆弱的一面,她必须支撑起所有人的期待。

    我,必须……

    掀起的白布没有放下,希尔瓦娜斯愣愣看着那张饱经风霜的容颜,一动不动。黎蕾萨安详的面孔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她死命压抑,却控制不住地双肩颤栗。

    一股无法掌控的哀伤从心底涌上脑门,直往眼眶塞去。

    就在此时,一只萦绕着淡淡光辉的手掌轻轻按住了她的肩膀。躁动的情绪在这一刻仿佛投入温暖的怀抱,她整个人瞬间放松下来。朝着那个远去的背影投以感激目光,希尔瓦娜斯小心翼翼地为逝者重新盖上白布。

    “他们都是为了保卫我们的家园,奎尔萨拉斯会铭记他们的牺牲,他们的死,英勇而伟大,他们是英雄,值得我们所有人纪念。”

    “但,不是现在。”希尔瓦娜斯面朝这群烈士深深鞠了一躬,脸上重新找回了以往的坚定和气势,“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奥蕾莉亚,部落不会罢休,但我们需要时间安葬他们。”

    “带我去见见那些人类,我们需要他们的帮助。”

    “没问题。”

    跟着希尔瓦娜斯转身走去,奥蕾莉亚的脚步顿了顿,默默转身看向了那个缓慢远去的法师。她看到了他自如地安抚希尔瓦娜斯,也看到了自己的妹妹心安理得地接受这份善意,这其中不需言语的默契,令她的心情莫名变得复杂了起来。

    是疑惑?警惕?还是,羡慕?

    ——————————————

    圣言术·静:清除意志类负面效果,使目标冷静下来。

    圣光对兰洛斯来说还是个比较陌生的领域,圣羽之辉的能力可开发的潜力还是很大的。单凭这个技能,在前世混个心理学专家的位置简直手到擒来。

    兰洛斯一边转移着自己的注意力,一边加快脚步,似乎想要尽快离开这片令他深感不适的空间。也难怪,毕竟这种白布,他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了。

    可还不等他走出去,不远处的一个熟悉背影吸引住了他的目光。

    娇弱的身体跪坐在地,宽松的长袍沾满了尘泥和污渍。塔莉丝压抑的啜泣声在这片昏暗焦灼的天空下显得那么渺小、那么微弱。

    该来的还是来了。

    看到这一幕,兰洛斯的脚步迟疑了,伴随着一声长叹,他缓缓朝着自己的学生走去。

    “人终有一死,你也别太……嗯?”

    听到他的声音,少女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转过身来,红彤彤的双眼可怜巴巴地望着他:“兰,兰洛斯导师,呜~!小艾伦它……”

    看着少女怀中浑身打上绷带,却依旧还不忘朝自己呲牙咧嘴的山猫幼崽,兰洛斯的脸色愈发阴沉,久久没有说出话来。

    在他憋不住想骂脏话的时候,由远及近的脚步声转移了他的注意力。可看到那个一路小跑过来的人,他的脸色几乎一片漆黑。

    “塔莉丝,抱歉,刚才实在是太忙了,我这就带小艾伦去治疗。”理拉斯喘着粗气,仓促地直接用袖口擦拭着额角的细汗,从那上面明显的污渍来看,这显然不是他今天第一次这么做了。

    “你还知道带它去治疗?”理拉斯可是一个牧师,从塔莉丝的角度来看,花点魔力治愈这么个小动物可谓是手到擒来,可他宁愿花时间把小艾伦包成一个粽子,也不愿施展圣光,这一点让塔莉丝实在是无法接受,“这小家伙都疼成什么样了,你早干嘛去了?”

    “抱歉,伤员太多,我实在是太忙了……”理拉斯不是那种能言会道的人,他尴尬地抓了抓油腻的鬓发,游离的目光终于发现一旁的兰洛斯,顿时如同抓住救星一般大声转移了话题,“诶!兰洛斯助教!”

    砰!

    “你诶个鬼啊!”一拳敲在对方头顶,兰洛斯看着痛呼的少年,眼中情绪不断变换,最终也懒得去多想,只是露出了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你个臭小子,命还挺大嘛。”

    听到这话,双手抱头的神色复杂,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这都要感谢小艾伦,如果不是它咬住我的裤腿,我可能还躲不过那头巨龙的吐息。”

    “这小家伙就是那个时候弄伤的吗?那你还不赶紧去治疗你的‘救命恩人’?”

    眼看兰洛斯再一次举起拳头,理拉斯连连点头,不敢怠慢,抱着山猫逃也似的离开了。身后,塔莉丝一脸气鼓鼓地跟了上去。

    “塔莉丝。”叫住了少女,兰洛斯深邃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少年逐渐远去的背影上,“虽然我只是一个退役的助教,但,既然你称呼我为导师,我还是得给你上一课。”

    “嗯?”

    “虽然理拉斯没有在你面前表现出来,但,他正在经历他人生中最残酷的波折和磨砺。”

    “他现在需要的不是更多的压力和责备,而是理解与陪伴。如果你真的在乎他,那你应该变得更好,好到足以让他能在你面前宣泄他的痛苦、他的负担。”

    人都是会有任性的时候,兰洛斯没有去责备塔莉丝刚才不合时宜的表现,而是以一个教育者的身份去点醒对方。同样的,塔莉丝是个聪明的学生,她望着少年趔趔趄趄远去的步伐,眼中浮现起了愧疚。

    看到少女朝自己微微鞠躬以表敬意后,马不停蹄追了上去,兰洛斯的目光上移,凝望着这片漆黑的夜空。

    理拉斯没有死?为什么?是自己的原因吗?可明明改变他命运的,是一只不起眼的山猫幼崽?

    等等,山猫?塔莉丝?

    原来如此……

    回想起当初在海岸边帮助两人脱离窘境的情形,兰洛斯心中了然。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当初自己做的看似毫不起眼的一件小事,却在冥冥之中对时间线产生了这么大的改变。

    青铜龙都在干什么?

    以诺兹多姆那家伙的智慧,兰洛斯可不会相信他会任由这么大的漏洞摆在眼前。

    这老小子,瞎了吗?

    当然,兰洛斯并不是想让理拉斯死。可蝴蝶效应的道理,他明白,没理由深谙时间规则的青铜龙不明白。理拉斯的存活往小了说不过是时间长河中一粒细沙,沧海一粟,不值一提。往大了说,所能产生的影响足以撼动很多历史。

    ‘时间如流沙,抓不住,看不清。’

    一道诡异的声音突然在耳边缓缓响起,回过神来的兰洛斯突然发现,耳边的一切声音都消失了……不,不是消失,是停止了传播!

    火焰定格,飞鸟停滞,兰洛斯甚至看到了漂浮在眼前的粒粒尘埃。一切的一切,都仿佛变成了一副无限接近现实的图画,一副静止的图画。

    “凡人,你的心中,存在着疑问。”

    在这静止的世界中,兰洛斯终于清楚听到了那个声音,伴随着难以置信和满脸的荒谬,他僵硬地转动身体,看向了不远处的那个陌生却无比高贵的身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