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0001 霜至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弗雷尔卓德·多绸镇】

    吟游离开多绸的时候是白昼,从洛克法回来的时候,这里依旧是白昼。

    “你们这几只蠢二哈,才吃了鱼干儿又想偷懒!”

    他坐在车头,驱使着那几只不听话的弗雷尔卓德雪橇犬,身上裹着一层比雪橇犬绒毛更厚的棉衣,洛克法实在是太冷了!

    多绸紧邻洛克法,而洛克法半岛位于弗雷尔卓德最为蛮荒的极西地域当中,即使在整个广阔辽远的符文之地内,洛克法半岛也依旧是最寒冷的地方之一。在那里,怒火是唯一一种能让冻僵骨头变暖的火焰,血液是唯一一种能够自由流动的液体。

    吟游庆幸自己终于回到这“温暖”而“祥和”的港口——相比于洛克法那个野蛮而荒芜的地域,多绸确实算是温暖祥和了。洛克法有位在整个符文之地都鼎鼎有名的人物能够证明这一点,他曾说:当你们见到自己的祖先时,别忘了告诉他们,是奥拉夫送你们上去的。

    气候似乎越来越恶劣了。吟游皱着眉,他这一趟来回足足有半个月,可这天依旧是白昼,他记得自己离去以前是十二天一昼的。

    一排排黑黢黢的狼船连环锁扣在港口四周,即使被亘古不化的寒冰所覆盖,也掩饰不住里面所散发的铁血气息,它们是历史的印记,历经时间的磨砺,已经和多绸融为一体,不分彼此了。

    多绸的行人似乎比以往更多了,除了那些常年杵在街头叫卖的走贩和终日聚于酒馆喧闹的糙汉们,街头巷尾还多了一些不属于此地的影子。他们穿着精致华贵的锦衣,提着价值不菲的利器,顶着不属于这偏远地域的时髦发型,带着一股奔波万里的风尘气息和高傲气质,让原本只有风雪呼啸声的多绸喧闹起来。

    酒馆里有汉子瞅见这个阳光挺拔的小伙子,大大咧咧地打趣道:“吟游,又去洛克法勾搭那些老娘们儿了?来跟叔几个说说洛克法的娘们儿咋样?那屁股是糙是嫩啊?”

    吟游转头笑骂道:“老娘们儿没见着,小姑娘倒是给我抛了好多媚眼儿呢!”

    没管吟游说的是真是假,那汉子们羡慕得直跺脚,纷纷骂道:“这臭小子就是仗着比咱们年轻了几十岁,要知道咱当年也是多绸首尾一枝花,什么小姑娘大美人儿的没见过没睡过……”卖酒的铺子中隐隐飘出一股子酸味儿。

    吟游对这些糙话早已见怪不怪,这些吃饱撑的汉子一没事儿就爱聚在这大小茶楼酒肆中,用朦朦胧胧的醉眼肆无忌惮瞟着街上来往女性,甭管是丑是美,是老娘们儿还是小姑娘,是本地人还是外来客,他们总能品头论足好一阵功夫,直到错过了点儿,被家里气势汹汹的母老虎给揪着耳朵拎回家。

    他笑了笑,洛克法哪儿来什么小姑娘,如他们所说,还真只能称之为娘们儿。于是摇摇头催促几声,加快了二哈的步伐,“快点儿!回去给你们吃好的!”几条狗一听,顿时更傻了,撒出了全身的气力,不过一会儿,便到了铁匠炉。

    吟游近二十载的岁月中,几乎全是关于这间铁匠铺和那站在门口打铁汉子的记忆,至于他究竟是哪儿的人,没有人知道,唯一的线索是记忆中那颗蔚蓝色球体。

    “大叔,我回来啦!”吟游跳下车,将几条狗栓在一旁的灯柱上,破开嗓子大喊一声,想要捞到点儿好处。

    站在门口的汉子眼角有一道狰狞疤痕,他面容黝黑,身高不过五尺余,臂膀上的衣服隐隐显露出一股子肌肉的线条,那是力量的象征,是那些终日在酒肆中酗酒的糙汉们不能比的,那些醉鬼看似五大三粗,实则浑身肌肉就像一坨坨浸湿水的棉花,疲软无力。

    值得一提的是,这位养育吟游近二十年的打铁大叔,至始至终都戴着一副不伦不类的手套,与其说是手套,不如说是缠着一块白布,除开大拇指,他的其他四根手指都被并裹在一起。多绸从未有人见过这位铁匠面部以下的裸露补位——他除了将手裹住,其他部位也常年裹得严严实实,还好多绸没有春夏秋冬四季变迁的说法,不然吟游还真为他夏季的打扮而发愁。别说其他人,就连与其朝夕相处近二十年的吟游也没见过,似乎这个面容黝黑的汉子整整二十年没有换过衣服。

    更让他感到疑惑的是,这位大叔打了二十年铁,自己却似乎从未见过他与谁有过买卖——那些个铁矿石似乎进了他那炉子就从未再出来过,难道被他给偷偷摸摸吃了?

    这个在吟游看来打了一辈子铁的大叔此刻正拿着一把巨大铁锤,“铛铛铛”地砸在铁砧上,火花在吟游脸旁疾速飞溅,继而飞快冷却,化作星星点点的黑色颗粒物沉入雪地之中,足足砸了三五十下,他才瞥过眼瞧了吟游一眼。

    “大叔,吟某人不负嘱托,圆满完成任务!”吟游站直了身子,有模有样地给汉子行了个礼。

    “噗嗤,”旁边忽响起女孩儿的清脆笑声,“吟游你不就是去运了车货嘛?干嘛说得这么让人热血沸腾?”

    冬至此时十六七岁,正是少女亭亭玉立的时候,北方严酷恶劣的气候并没有将她摧残如其他女孩般粗犷,相反,她柔美的面孔上永远绽放有两朵可爱的小酒窝,她欢快地蹦到吟游身旁,明眸细细打量着男孩儿:“吟游,洛克法好玩吗?”

    吟游眉开眼笑,他取下头顶的毡帽,将其盖在了冬至头上,然后用一个自认很帅气的姿势抹了把头发,道:“这洛克法啊,说来还真有些意思……”

    冬至搬弄了一番那巨大的毡帽,让它不至于遮住自己的眼睛,然后抱住吟游手臂雀跃道:“快给我说说,快给我说说!”

    吟游清了清嗓子,正准备大侃特侃一番,眼角却忽地瞥到一旁客栈的老板娘正双手叉腰,狠狠地瞪着他,顿时焉了下去。

    “你个小兔崽子刚回来就祸害我家冬至,”老板娘挽起袖子,提起一把扫帚,气势汹汹地走了过来,“看老娘今天不收拾你!”

    吟游脸一苦,委屈地瞧了眼冬至,却见冬至正笑嘻嘻地看着他,不由叹了口气,转身便跑,不想一回头却撞了个结实。

    一只巨大而有力的手按在他头上,将他缓缓推了开来。

    吟游揉了揉撞得生疼的额头,定睛一看,眼前是一整块儿黑黢黢冷冰冰的金属,刚才他的脑袋,便是撞在这上面了。他缓缓仰起脖子,这是个高达两米的大块头。此时大块头正用一只大手按住他的脑袋,低头冷冷地盯着他。

    “啊,不好意思啊——大……大叔!”他憋了半天,生生将那大块头三个字咽了下去,因为他看见这人另一只手中正提着一把寒光闪闪的狼牙棒,上面一根根尖利雪白的“牙”正往外吐着寒气,吟游暗中比划了一下,嗯,比自己大腿还粗。

    他弯下腰,像条滑溜的泥鳅从大汉手下溜出去,退了两步,才发现他身后还站着一队人,那队人一言不发,个个身披铁甲,头戴钢盔,手持重器,排列得整整齐齐,虽冷酷无言,却隐约散发出一股子铁血的味道,这味道他闻到过,在那港口边冰封的狼船上。

    “唉呀!各位大爷,快请,快里边请!”吟游夸张的弯下身子,用那长长衣摆扫了扫门前积雪,谄媚道:“咱们同福客栈,欢迎各位大爷!”

    那大块头连头都没动,只是挪了挪眼珠子,盯了他一眼,然后大踏步进了客栈。

    吟游松了口气,太他娘吓人了,一回头却见冬至笑得前仰后合,“哈哈哈——吟游,同福客栈什么时候跟你成咱们了?”

    吟游乐呵呵道:“等我娶了你,不就是咱们了吗?”他说这话的时候紧紧地盯着老板娘,生怕这母夜叉又拿着扫帚来收拾他,却不料老板娘压根没有理会自己,她正面色惨白地盯着那行人留在客栈外的车,额头渗出一丝丝冷汗。

    吟游瞧着冬至羞怯地跑进屋子,走过去在老板娘眼前晃了晃,“老板娘?老板娘!”

    老板娘回过神来,看了他一眼,神色透露出掩饰不住的恐慌。

    “我说老板娘,就算我要娶冬至为妻你也不必这么激动吧?”吟游隔着老远一段距离,大大咧咧道:“没办法,像冬至这么温柔可爱的女孩,只有我多绸第一美男吟游才能配得上……”

    他说了半天,不料老板娘依旧紧紧地盯着那车,不由心生疑惑,只见那车周身覆满坚铁,车前正拴着五匹冰原狼。

    好家伙!吟游吃了一惊,这冰原狼可不比他那几条好吃懒做的蠢狗,它们性情凶残嗜血,属群居,向来是数十只恶狼一起扑杀猎物,声势浩大的狼群令冰原上所有生物闻风丧胆,无论是经验老到的猎人还是冰原上的霸主北极熊,没有谁敢轻易招惹这些狠角色。然而就是如此凶残的一个物种,却被人用来拉车——对付一只或者几只冰原狼或许并不成问题,但要知道,它们属群居。

    那车头有一个碗口大小的金属标志,由两把斧头组成,两面锋利的锋刃朝向两边,在吟游看来,谈不上美感,更有些粗鲁,他想要走近些观察那几匹恶狼,却被一阵凶狠呲牙给止住了脚步。

    “老板娘,这标志什么意思啊?”

    老板娘回过神来,她咽了口唾沫,惊恐眸子瞧了瞧吟游,半晌才张开嘴,吐出几个字眼儿:“诺克萨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