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1023章 咱先把话说清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马车进城门的时候,牧莹宝离开薛文宇的怀中,坐正了身子,一脸严肃的看向他。

    因为太过于严肃了,让薛文宇也忍不住的正了正身子。

    “宇哥,又要开始战斗了,我就跟你说一件事,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许独自去做。你要记住,你、我还有她(他)咱们是一家人,咱们要一起去面对。

    不然的话,就算是你出于身为为了我们娘俩好,牺牲你自己,保全我们,不让我们娘俩受到任何伤害,我,也不会为你伤心难过,我只会恨你。

    你知道我的性子,我小心眼的。

    我会嫁给别的男人,我会让孩子跟那个男人的姓,喊别人做爹。我会……”

    “浑说什么呢,我怎么会那么做。”薛文宇没想到她会这么说,真的没办法听下去了。

    “我担心你会那么做的,所以,提前给你提个醒。”牧莹宝没笑,依旧很严肃很是认真。

    接下来要面对的斗争,不比辉哥登基前轻松。

    虽然辉哥仍旧是关键人物,但是在接下来的战场上,主咖却是她夫妻了。

    薛文宇这一刻其实是矛盾的,心虚的。

    因为,她所说的他真的那么想过。

    倘若真的面临危险,一家人都好好的那自然是最好的,但是倘若不行呢,他就算拼出自己的性命,也要保全她娘俩。

    一个真正的男人,就是要保护自己的妻儿啊。

    牧莹宝微微拧起眉头;“看看,看看,你在犹豫,说明你是真的早就那么想过了对么,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要认真的考虑清楚,然后再给我个答复,不许敷衍我。

    你娶了我,要对我负责那就要负责到底,跟我白头到老过一辈子。咱们现在既然有了孩子,咱二人就必须要呵护看着孩子长大成人,看着孩子成家,看着他们的孩子出生长大。

    若真是面临生死的危险,我允许你为了孩子舍命,但是,你得带上我一起,明白了么?”

    薛文宇静静的看着她,也不说话,牧莹宝没有再不耐的催问他,也静静的看着他,等着他的回应。

    又过了好一会,薛文宇终于开口了;“那你真的忍心让咱的孩子,成为无父无母的孤儿?辉哥那样可怜的孤儿么?有一个母亲陪伴他长大,对孩子来说会不会更好一些呢?”

    她刚刚所说的,即便让他敷衍他都无法做到。

    因为她所说的事,那确实是有可能发生的。

    “我承认那样对孩子也不公平,很残忍,可是,我真的没办法接受失去你的人生,所以,我让你答应让你现在跟我保证,不管要面对什么样的事和危险,咱二人都要一起面对。

    有道是夫妻同心其利断金,何况咱俩原本就都挺厉害的啊。”牧莹宝说到这里,眼睛都湿润了。

    薛文宇听了她这番话,尤其是她那一句,不能接受失去他的人生,真的让他一个男儿有泪不轻弹的,眼睛瞬间就湿润了。

    伸出双臂,一下子把她搂入怀中,紧紧的抱着;“好,为夫记住了,不管什么危险,咱夫妻都一起去面对。”

    牧莹宝在他怀中使劲的点头,喉咙发紧根本就说不出话来了,开心的眼泪也流了下来。

    这个时候,马车停了下来。

    早就得到消息,早早退朝等在养心殿门口的辉哥,激动的看着父亲先下了马车,然后是母亲。

    “母亲。”辉哥上前亲热的招呼着。

    随即,神情就是一怔,眼睛睁大了些再次看了看母亲,就疑惑又忐忑的朝父亲看过去。

    难道,母亲知道了?

    “傻儿子,这才两天不见而已,怎么好像瘦了呢?我们这回带回个好厨子,保准几天就让你的小脸圆起来。”牧莹宝一见孩子的反应,知道他是发现自己哭过了。

    伸手捏着辉哥的面颊,笑着逗他。

    “母亲,你怎么能在外面掐儿子。”辉哥口上这样说着,神情却是出卖了他,一脸难掩的幸福感。

    牧莹宝一听,立马松开自己的手,很是夸张的捂着嘴;“哎呀,我怎么忘记儿子是九五之尊的皇帝了。儿子你大人大量,别跟我计较啊,别灭我九族啊。”

    辉哥立马就被逗笑,背了手仰着头,老气横秋的说;“嗯,这次就算了,下不为例。”

    “嗯呢,为娘我记住了,再也不会在外面掐你脸蛋了,要掐也是关上门偷着掐,怎么样啊?”牧莹宝笑眯眯的问。

    辉哥继续装;“嗯,儿子准了。”

    “哎呦,熊孩子我看你是翅膀硬了是吧?”牧莹宝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再次伸出手就奔着辉哥的脸蛋儿去了。

    “父亲,救命啊。”辉哥转头就往殿院里跑,边跑边呼救。

    牧莹宝就在后面拎着裙角追,外面的一干人等都在笑,他们心里都在想,朝堂上那些没事找事的家伙们,真是愚蠢透了,这样的一家三口,这样母子情深的娘俩,也是你们能招惹的?

    薛文宇摇头笑了笑,看着里面拉下媳妇一大截的孩子,一个提气就跃了过去,正好落在辉哥的面前,辉哥一个没防备撞在了他的怀中。

    “父亲,你干嘛啊?”辉哥捂着被撞发酸的鼻子,仰头很是委屈的问。

    “你居然还问我干嘛?这多明白的事儿啊,我心疼你母亲,不想她累到不行么?”薛文宇说完,伸手揪着倒霉孩子的衣领子,就提溜到媳妇面前;“掐,使劲掐,随便掐。”

    “曾祖父,救救我啊,父亲母亲合伙家暴我,你不管啊?”辉哥扭头朝走过来一脸笑呵呵的陶老头求助。

    陶老头原本担心孙女知道了朝堂上发生的事后,心情会不好,可是这会儿看见这三个的状态,知道自己白操心了。

    老头无奈的叹口气,摊摊手;“我倒是想管啊,奈何我年纪也大了不敢得罪他二人啊。”

    “曾祖父,你可是长辈啊,长者的威严呢?使出来啊,咱俩一伙呢,有什么不敢的,怕他们不给你养老,我给你养老啊。”辉哥可怜兮兮的拉拢着人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