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四十四章 兔子产崽,母子平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从部落通往盐山,已经有了一条小路出来,这是部落中的人连踩带清理而弄出来的。

    鲁大师说的果然没有错,走的人多了,路也就出来了。

    韩成来这里不是为了别的……

    是为了在盐山附近待着的这群鹿。

    自从那天开采了盐山的岩盐之后,除了下大雨,韩成每天都会前往盐山一趟。

    反正他现在每天都要跑步,往盐山那里,一来一回十五六里,倒是一个不错的跑步路线。

    一开始的时候,这一来一回跑跑走走的往返一趟,韩成就累的老半天缓不过劲来。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他坚持不懈持之以恒的锻炼之下,这点路程已经不会带给他太多的痛苦了。

    累还是会累,但没有之前那样累的这样狠,而且恢复体力恢复的也比之前快。

    当然,这跟这一段时间每天都摄入盐有一定的关系。

    巫以及大师兄他们担心会有危险发生,所以每次韩成前去的时候,黑娃、铁头、壮几个人以及部落里的几个女人都会跟着,手里拿着武器,充当神子的贴身护卫。

    朝阳刚刚升起,将阳光投向大地没多久,韩成他们就已经达到了目的地盐山。

    鹿大爷领着它的一群手下还在这里待着,有的还在地上卧着,有的则迈着步子悠然的散步。

    它们还没有离开栖息地,前往别的地方就食物。

    听到远处传来的响动,所有的鹿全都变得格外机警,待发觉前来的是这一群‘两脚兽’之后,它们紧绷的身子也就放松了下来。

    对于他们,这些鹿们早已经习以为常了,不仅如此,还会自觉的凑过去去吃他们带来的没有露水的草。

    第一个来吃的自然是它们的王。

    和别的鹿不同,傲娇的鹿大爷只吃韩成用手拿着的草,丢在地上的,它是看都不看。

    鹿大爷今天的胃口不是太好,吃了两口韩成带来的青草便住了嘴,而是打着响鼻用嘴轻轻的去拱韩成腰间悬挂着的一个带盖的陶壶。

    似乎是催促韩成快些将这东西打开,让它来上两口。

    韩成笑着在鹿大爷不算太长的脸上摸摸,跟它絮絮叨叨的说着一些话,同时将陶壶的盖子打开。

    鹿大爷耐烦听这个两腿小弟的聒噪,见盖子被打开之后,轻车熟路的它便把嘴探进了壶里,美美的喝了起来。

    看着这壶美味的水的份上,傲娇的鹿大爷,连这个两脚小弟摸自己引以为傲的‘角’的事情都不在乎了。

    谁让吃人家的嘴短呢?

    嗯,这句话不仅放在人身上管用,放在鹿身上也一样的管用,如果诸位不相信,请看作者认真而又严肃的脸。

    韩成摸着鹿大爷极具骨感的角以及缎子一样光滑的脸,脸上露出了贼贼的笑。

    一陶壶水并不多,没一会儿就被海量的鹿大爷给喝了个一干二净。

    见到鹿大爷抬起头来,韩成立刻就往一边躲避!

    然而,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这个该死的鹿还是把湿漉漉的嘴凑到了他的身上,上下的蹭两下,溅他了半脸的水!

    吃了青草喝了盐水还不忘擦嘴的鹿大爷,迈着优雅的步伐,心满意足的离开了,临走的时候还不忘伸头在韩成的脸上舔一下,毕竟这里方才溅上了不少美味的盐水,不将它舔走,实在是太浪费了。

    其余的鹿也如同它们的首领一样,凑到其它人跟前吃草,喝壶里面的盐水。

    除了韩成之外,其余人力量都比他大,一人要带两壶盐水。

    这盐水当然不是从部落那里背过来的,那样实在是太沉了。

    而是在他们来的路上,距离盐山大约有个一里多地的一个泉眼处灌的。

    在回去的路上,他们会将空了的陶壶藏在泉眼附近的树丛里遮掩起来,到了第二天前来的时候,再将它们拿出来灌上水,而后加入韩成从部落里带来的盐。

    对于盐水这样美味的东西,同样需要摄人盐分的鹿,也是极为爱喝的。

    看着这二三十头鹿,韩成脸上露出了笑容,自己最开始的想法还是可行的,利用这种温水煮青蛙的方法,这群鹿早晚会成为他们青雀部落的私有财产。

    部落的众人的学着韩成的样子也分别给前去找他们吃草喝水的鹿给予了爱抚,这是韩成特意交代下来的,目的就是让他们习惯自己等人的存在,习惯他们用手去摸它们。

    当然,这些鹿也并非每天都会来这里栖息,它们也会去别的地方,只吃盐山附近的草是不行的。

    不过它们出去一段时间之后,总会再回来盐山。

    关于这群鹿每次在这里停留的时间,以及每次前往别处的时间,韩成做了一个记录,通过对比,他发现这群鹿在这里待的时间在慢慢的增加,再外的时间再减少。

    这是一个绝好的消息!

    在给鹿们玩耍了一会儿之后,韩成他们开始折道返回。

    洞内的那两只被韩成拿来试药尝百草的兔子是幸运的,这一段时间下来,不仅仅没有丝毫的中毒现象,反而吃的越发肥胖了。

    不仅如此,两个在这方属于它们的小天地里,还成就了好事。

    那个头上的皮毛带一点白的母兔子不仅怀上了,而且还在今天产了崽,一窝五只,母子平安!

    望着那五个小老鼠崽子一样眼睛还没有睁开凑在它们的娘肚皮下吃奶兔崽子,韩成的脸上禁不住浮现笑容。

    这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啊!

    自己一直专心忙活的驯鹿以及油菜的种植刚刚有了一些眉目,距离成功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这边一直不怎么上心的兔子反而产崽了!

    怪不得这两只兔子看起来比较暴躁,没事就用爪子往地上拼命的抓,还咬自己身上的毛

    韩成只以为是安静了一段时间的它们,不知道怎么了又想着要逃走,逃跑不成就开始咬自己身上的毛,以自残这一悲壮的方式做威胁,所以还特意将周围的石头墙加固了一些,将上面盖着石板也盖的更严实。

    至于地面,它们是抓不动的,因为那地面是石板。

    直到现在看到这些小崽子,他才恍然大悟。

    它们先前的举动并不是要越狱,而是想要扒出一个洞产子!

    明白了怎么回事的韩成,连忙找来一个在烧制的时候出现裂纹的陶罐过来,将里面塞进去了一些柔软的枯草,又将它们咬下来的兔毛垫上去,然后将有草的一面朝下罐底抵着石头墙,罐口对着里面,罐子的两侧又分别放了一块石头抵着,防止会胡乱晃动。

    一个小窝就这样做成了。

    韩成将这个窝做了,在这里等了一阵,两只兔子并没有往里面搬的意思,甚至于那只公还挡在了母兔子前面,两只眼睛看着韩成,似乎在对韩成直勾勾的望着它媳妇给孩子喂奶的行为感到愤怒。

    切,肚皮底下都是毛,重点都露不出来,谁稀罕看呀!

    被兔子当成流氓的韩神子,自言自语了一句,悻悻然的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