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五十八章 扁担、门与会揺尾巴的狼崽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在韩成拍了脑袋之后,部落里就又多了一种新的工具——扁担。

    对于遍地都是趴在地上的树木的青雀部落来说,找一些合适的木料做扁担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

    一根一米半长的手臂粗细的树棍,两端各自用石刀刻画出来一道凹痕,用来卡住水罐上面的绳子,不至于让水罐掉落。

    扁担的最中间处一段大约二十厘米长的地方,被尽量磨的平整光滑,这样在挑水的时候,就没有那样硌肩膀了。

    部落里的人再一次被他们神子的奇思妙想所折服。

    看起来极为简单的扁担,却出奇的好使。

    以前,一次拎一罐都觉得重的水,现在一下子担两罐,从河边一气走到正在营造的墙边,超过三里的路,居然还不觉得累!

    (莫名的想起新钙中钙高钙片的广告——这人老了,就爱……现在有了新钙中钙高钙片,一天一片,一片顶五片,一气蹬五楼,还不费劲……)

    只是最开始的时候肩膀受不了,担一天的水下来之后,肩膀都被压肿了。

    不过这样的事情持续了一段时间下去之后,就已经完全没事了,习惯了使用扁担的人,只觉得以前用手直接拎水的行为很是愚蠢……

    因为这堵墙要留门的缘故,所以修建起来就跟上一堵墙不太一样,具体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在于留门的地方。

    为了让门变得更结实,不会因为留门而影响整个墙的牢固程度,韩成可谓是绞尽了脑汁。

    办法想出来了,那就修建的时候,直接在留门的地方打造出一个边长为一米的方形门柱。

    方形门柱西面跟围墙连在一起,在门柱的北面,又往北延伸出来了两米半。

    这样的话在这里就会形成一个直角,两堵墙相互支撑,要比单一的一堵墙牢固太多。

    而且,到时间待到围墙彻底建好之后,还可以在这两面两米半的墙上面架上木梁,做上房顶,这样大门处就变成一间房子了。

    既可以保护大门少受点风吹日晒,又能在这里放一些简单的工具。

    特别是夏天天气炎日之时,将大门拉开,端着一碗饭蹲在大门底下,一边感受着凉爽的小风,一边往嘴里刨食,别提多享受了。

    如何装门,并且把门给装的结实牢靠,这是一个难点,不过韩成也想出了解决的办法。

    重点还是在修建起来的边长一米的门柱子上。

    修建这门柱的时候,在距离地面三十厘米、一米二和两米的地方,韩成分别往这里放了一种极为坚硬的带着树根的木料进去。

    这种木料长一米二十,粗细大约有碗口那样。

    带着根的那头被打进门柱里,这样建好之后,因为有这些根的存在,想要将它从门柱里面拔出来,根本就不可能。

    一米二的树干,埋进门柱里九十厘米,剩下三十厘米露在外面。

    这个外面可不是指围墙外面,而是在围墙的内侧。门柱的外面。

    从外面往里面看,根本就看不到这树桩的存在。

    这三根树桩就是用来固定门的。

    到时间把门造好了,往这三根树桩上一固定,就可以了。

    而且这样装上的门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所有的机巧都藏在内部,一旦把门关住从里面插上之后,从外面看就是两扇大门而已,想要将大门卸掉,只能从里面动手,外面无能为力。

    时间在静静的流逝,每日看起来似乎都跟以往没有什么区别,但有很多的东西,却在这种宁静之中悄然的改变,更有一些、甚至完成了从出生在死亡的进行。

    小狼崽子变得更黏人了,整日里都屁颠屁颠的跟在韩成身边。

    这段时间,它已经长大了不少,狼的特征也逐渐明显起来。

    不过狼的性格却没有显现出来多少。

    韩成将一小节木头在福将的眼前晃晃,然后抬手丢了出去。

    福将是韩成给小狼崽子起的名字,就是想要一个好的兆头。

    已经做过很多次这样游戏的福将,不用韩成吩咐,转身就跑,三两下窜到刚刚落地的木头面前一嘴叼住,然后屁颠屁颠的跑到韩成身边。

    把木头放在韩成伸出的手里,然后伸着舌头,期待的看着韩成,就像是一个做对了事情渴望得到夸奖的孩子。

    韩成没有搭理福将,而是故作愤怒的伸手指指福将的尾巴。

    福将见此才忽然间想起了什么似的,脸上神情变了变,一副受怕的样子。

    在韩成的注视之下,它那条垂在后面的尾巴往上翘了翘,而后左右的开始摇摆,显得很是笨拙吃力。

    看着这家伙委屈巴巴一边偷看着自己一边卖力摇尾巴的样子,韩成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福将立刻就停止了摇尾巴,方才委屈巴巴的样子也没有了,围着韩成又蹦又跳的,看着韩成,一脸的谄媚。

    韩成这才慢条斯理的从怀里拿出一个兽皮做的小口袋,从里面掏出一块指头大小加了盐的肉干塞进福将的嘴里。

    部落中的人包括以前被狼咬过的辰,到了现在也都已经接受了福将的存在,不再像先前那样,一看到福将就瞪着倆眼,一副想要扑上去到福将的耳朵上咬上一口的样子。

    现在的他们,很乐意与这个新的玩伴一起玩耍。

    火焰在洞**升腾,煮着肉汤的大缸冒着热气腾腾的白气,浓郁的香味在洞内蔓延。

    福将蹲在韩成身前,和其他人一样,眼巴巴的望着大缸,等待着大师兄的那一声开饭的命令。

    在饥饿的时候吃饭,总是一件令人无限期待的事情。

    只不过福将的期待要比一般人要长。

    因为它期待了煮汤的大缸之后,还要接着期待韩成。

    在福将万分期待的注视下,韩成慢条斯理的从碗里用筷子夹起一颗青菜放在了脚前面的福将专用的碗里。

    福将看到这颗青菜,顿时像泄气的皮球一样,‘吧唧’一声趴在地上,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不过不时偷偷翻眼看韩成的小动作,却暴露它的心思。

    对于福将这撒泼卖萌的一套,韩成早就习惯了,他不去看福将,只管自顾自的吃自己的,还故意把嘴‘吧唧’的极响,一副碗里的肉极为好吃的样子。

    福将这样等了一阵,见没有用,这才趴在地上,不情愿把头往自己的碗边上凑凑,垂头丧气、满是嫌弃的将这颗野菜吃掉,然后抬头望着韩成。

    见韩成在看它的尾巴,又连忙将尾巴往上翘了翘门,用力的摇了几下。

    韩成这才从碗里掏出一块煮好的肉放在福将的碗里,并且伸手在它的头上摸了摸。

    佯装生气的福将一边吃着肉,一边感受着韩成的抚摸,舒服的眼睛半眯,后面的尾巴不由的左右摇摆起来……

    (上天让我遇到这么多书友,我必须要求票啊……一天不求,浑身难受——如同喝大力上瘾了一般的墨守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