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一零九章 这是放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增高围墙的事情,没有想象中的快,这不仅仅是因为再往高处增高需要搭架子、拉泥巴等一系列的事情,还有一个主要的原因,是这群鹿。

    在人口少的时候,想要做些什么都不方便,就算是养鹿也是如此。

    如果是一头两头,那喂养起来对青雀部落来说问题不大,但现在直接就是二十多头。

    不说其他,单单是每天草料的消耗,就不是一个小数目,需要至少七人专门给它们收割青草,方才能够填饱这些大胃王。

    而且还是那种不容许偷懒的收集。

    这对于如今的青雀部落来说,无疑是一个很大的负担。

    即便是在韩成的命令下,大师兄等人用小油菜把一头年老的鹿引诱出去,偷偷摸摸的宰掉吃肉,部落中给鹿弄草的压力还是没有减少。

    而且,开春之后那些萎靡了一冬天的兔子也开始兴奋起来了,因为‘运动量’的增加,一个个也是胃口大开,而且随着小兔崽子的不断降世,对青草的需求量也开始增多起来。

    这更是加重了部落中人的负担。

    随着部落附近的青草被收割之后,想要再收割同等数量的青草,就需要去更远的地方。

    这就意味着需要花费更多的力气,同时遇到危险的情况也会大大的增加。

    对于此事韩成也是一筹莫展,他没有想到本来对于部落来说,是一件非常好的事,到了现在居然会变成这副模样。

    放养的事情,他也有考虑,只是心里一直都在犹豫,这些鹿是他连哄带骗好不容易方才弄回来的,前前后后为之付出了很多。

    更是把鹿圈修建的比青雀部落的人住的地方都要好,要是现在把这些家伙一放出去,它们就迈开蹄子头也不回的狂奔而去,独留下空空如也的鹿圈,韩成可是连说理的地方都找不到。

    仔细的思索之后,韩成最终还是选择了向现实屈服,决定对这群鹿进行放养。

    不过采取了一些折中的办法,那就是给鹿大爷栓上绳子。

    一开始是拴在脖子上的,但韩成很快就改变了这个做法,因为这样栓的松了容易掉,栓的紧了又会影响鹿大爷的呼吸。

    不用力拉吧控制不住它,用力拽吧,又会给它勒着吐舌头。

    鹿大爷不满的看着韩成,韩成也在看着它。

    它看的是韩成的拿着绳子的手,韩成看的却是它的鼻孔。

    不明所以的鹿大爷对于这个小两脚兽想要试图绑住自己的行为很是气愤,伸出舌头翘上去舔了舔自己的鼻孔,可能是觉得味道不是太好,旋即又狠狠的打了两个喷嚏,同时把头来摇。

    韩成想了想,还是没有对鹿大爷的鼻子下手。

    除去它的两个鼻孔中间的间隔太小,不适合穿鼻环之外,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穿鼻孔太过于痛苦。

    这么长的时间接触下来之后,对于这头比较通灵性的鹿,韩成已经有了感情,他不想用那样残酷的手段来对待它。

    思来想去之后,只能是从头上下手了。

    不是拿绳子直接挽出一个套套在鹿大爷的头上,那样的话容易在脸上勒出血痕,毕竟鹿大爷也是一个靠脸吃饭的。

    韩成所做的,是一种在他前世的家乡叫做‘夹板’的东西。

    这东西原本是给牛用的。

    小牛犊子逐渐长大了,为了避免它到地里去吃庄稼,就会用‘夹板’将其栓起来。

    至于牛鼻环,一般只有那种确定会留下来、调教成耕牛的牛才会被穿上。

    一般被卖掉吃肉的牛犊子是不会穿鼻环的。

    这种‘夹板’也好做,只需要将一截长十二三厘米、直径两三厘米的木棍从中间劈开,然后在两端各自用手压钻钻出一个孔,用来穿绳子就好了。

    用的时候,就是先将这两片木板,用绳子穿一下,然后一左一右的放在鹿脸上,固定住之后,再用一个长绳拴住夹板。

    只要牵引住绳子,鹿就会跟着你走,

    这样的话,就可以将之前的种种弊端都给避免掉。

    在保证能够对鹿大爷加以控制的同时,还能避免它受到伤害,又能保护住它的盛世容颜。

    被韩成再次用它自己媳妇的奶水哄骗住的鹿大爷,不时的摇动一下脑袋,有时候还低下头、扭着屁股用后蹄子在自己脸上扒拉两下,想要将这个碍事的东西去掉。

    只可惜它的蹄子只有两瓣,而且还不能自由的活动,韩成绑上的东西,还不是它能弄掉的。

    鹿大爷幽怨的看着韩成,不停的那脸往韩成的手上蹭,想要韩成将这个难受的东西给解掉,韩成最终还是硬着心肠没有解开。

    大约过了两天的时间,鹿大爷才逐渐适应这个东西。

    韩成带着铁头几人出去放鹿了。

    被绳子拴住牵在手里,只有鹿大爷一个有这样待遇,它是鹿群的老大,只要将它控制住了,其余的鹿就都会跟随。

    韩成发现自己想错了,自己就不该出来放鹿,这他娘的哪里是放鹿啊,分明就是鹿在放自己啊!

    报复!这家伙纯粹就是在报复!

    被鹿大爷梗着脖子拉的站不住脚的韩成气喘吁吁,直想破口大骂。

    鹿大爷的心情美到飞起,一来是它终于能够离开居住了半个冬天的鹿圈到外面好好的跑跑,自由呼吸一下了。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它可以好好的报复一下这个可恶的小两脚兽。

    鹿大爷低头咬了两口肥美多汁的嫩草,然后扭头看看握着绳子气喘不已的小两脚兽,背后的尾巴一揺,迈着修长的大腿便优雅的跑了起来。

    韩成那里拉的住啊,再次被带着跑了起来。

    福将这个傻狗,还以为这是在玩闹,根本就不理会韩成让他拦一下这该死的鹿的话,跟在周围,前后左右的撒欢奔跑,气的韩成都有种晚上吃狗肉的冲动。

    鹿大爷跑了一会儿,便停下了,摇着尾巴悠哉悠哉的吃着青草,心情要多愉悦就有多愉悦。

    它现在觉得头上绑个绳子其实也挺好,最起码用来溜小两脚兽挺不错。

    (感谢书友们的大力支持,谢谢大家的鼓励,打赏和推荐票都收到了,乐的晕晕的。如此厚爱无以为报,只有奉上存稿一章,略表心意——渴望再被丢推荐票的守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