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一三七章 出事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因为之前部落里面的主力,一直都为建造围墙而忙碌,其余的人收割青草、收割油菜、收集树条、编织椤头、烧瓦忙个不停,而且用石头打地基的事情又是韩成新定下来的,所以就一直没有来得及收集石头。

    这让青雀部落憋着劲要建造的房屋,刚刚挖好地基就被迫停工了……

    集体出去运送了一天半的石头之后,方才着手修建砌地基。

    花费了一天运来的石头当然不足以将地基砌好,不过却能解燃眉之急。

    有了这堆的石头之后,留下三个砌墙的好手,按照韩成所教授的办法,将这大小不一又不平整的石头,尽可能摆放整齐,弄牢固。

    大石头勾勒大概的轮廓,小些的石头看情况进行填缝,再剩下的没有办法用石头填充的缝隙,就用骨锨铲起和好的泥巴填充进去,如此这般下来,打成的地基甚是牢固。

    留下来的砌地基的是大师兄沙师弟还有一个原本是猪部落的人,都是男子。

    因为用不规则的石头砌墙不仅需要很好的眼力架、会‘凑’,还需要有一把子力气,来不停的抱起或者是翻动一块块石头将它们放到合适的位置去,这事情,男子具有天然的优势。

    大师兄等人原先只知道可以用石头打磨石器,或者将石头当作投掷用的武器,用石头来砌墙,他们还从来没有想到过。

    如今在韩成的指导下这样一做,立刻就觉得这个方法不错,石头垒起来的墙,看起来就比泥墙结实,而且石头墙还不惧怕风雨。

    不少人都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他们没有想到,这石头居然还有这样的一种用途。

    大师兄几人,原先在修建鹿棚还有围墙的时候,表现就比较突出,他们的学习能力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差,所缺少的只是见识罢了。

    再加上这一年多来,做了不少类似的事情,又有韩成在一旁指导,如今开始用这从来没有用过的方法垒砌地基,上手也很快。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触类旁通了。

    他们三个人砌地基,其余人去寻找、运送石头,完全可以不耽误进度。

    青雀部落修建洞穴的山包西侧边缘处,就有不少的散落的岩石,这里的岩石很坚硬,多为黑色或者是沾一点绿色的玄武岩。

    有些玄武岩中还有不少的孔洞,韩成知道,这是当初火山喷发岩浆流动中裹入空气所致。

    青雀部落所拥有的石器,大多都是在这里选取的材料,制作成的。

    这次韩成要用石头打地基,青雀部落的人也是在这里搬运的石头。

    长期的打制石器,这里有不少散落的碎石。

    出事了!

    一个青雀部落的男人,在用扁担挑着两半椤头石头往部落围墙西侧运的时候,扁担忽然断裂,两个椤头掉在地上,有石头滚落出来,砸到他的左脚,脚面上砸掉了一大块皮,大拇脚趾头还有二拇脚趾头直接就是一片的乌紫,这两个脚趾甲势必要脱落了!

    好在石头是先掉到地上又滚落到他脚上的,不然的话,韩成觉得青雀部落将会有第四个跛出来。

    集齐七颗龙珠可以召唤神龙,集齐七跛……

    韩成想了一下七个伤的不是一条腿的人一起走路时的样子,觉得还是不要集齐的为好,虽说现在的青雀部落因为各种活计的增多,伤到一条腿也不至于如同之前那样沦落为废人、累赘,但能不要受伤,还是不要受伤的好。

    如今天气一天热似一天,不能跟冬天相比,伤口很容易感染发炎。

    以前青雀部落有不少人就是因为伤口感染,一点点溃烂而死,对于这点,受伤的亮记得很清楚,因为他的母亲当年就是在打制石器时不小心砸到了脚,然后慢慢的溃烂而死的。

    母亲脚上的伤口,还没有自己脚上的大……

    亮坐在地上,抱着受伤的脚,浑身发抖。

    一部分是因为疼,更多的是想到他的母亲。

    韩成闻讯而来,见到了亮的伤势,松了一大口气,这样的伤势休养一段时间也就能好个差不多,没伤到骨头,影响不大。

    “别怕,没事。”

    他见到亮浑身发抖,有大颗的眼泪落下,心里虽然有些奇怪,这家伙身为一个原始人,怎么这样不吃‘菜瓜’,连这点疼痛就抗不过去?但还是微笑着出言宽慰。

    韩成说着让两个人抬起亮往部落里去,自己在附近转了半圈,拔了几株青色的、长得有些肥、叶子上有尖刺、头顶还开着一朵紫花的植物,跟在后面回去。

    这种植物很常见,在后世也是一种非常普遍的存在,在韩成那里被叫做‘刺角芽’,学名叫做什么,他不知道。

    这种植物有很好的止血效果,小时候割草割破手,都是揪些‘刺角芽’的叶子搓揉一下,将其覆盖在伤口上,血很快就能止住。

    其实这种植物还有一个用途,那就是用来装死。

    ‘刺角芽’上面的紫色花朵,揪下来放进嘴里面嚼,很快就会出现跟血很相似的颜色,连舌头、牙齿都会被染上。

    大喊一声:“小鬼子!来吧!爷爷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然后喷出血水来,以一种自认为极为悲壮和大义凛然的姿势缓缓倒地……类似的事情韩成小时候没少做。

    亮见到神子脸上的微笑,听到了神子说的话,又想起冬天时神子将肠子都掉出来的如花都给救活的事情,心中稍微安定。

    神子的出现,如同一道光,破开了将他牢牢笼罩住的恐惧。

    神子一定会有办法的!

    恐惧的亮这样不止一次的对自己说。

    到了部落之后,韩成命人烧热水,热水里面加入提炼出来的盐。

    “这可能会很痛。”

    韩成对抖的没有那样厉害的亮说。

    亮用力的点点头,表示让神子任意施为,他已经做好了准备。

    对死亡的恐惧以及强烈的求生欲望,让他很轻易的战胜了‘伤口上撒把盐’的痛楚。

    差不多有六十度的盐水,清洗掉了亮脚上的污渍,一遍又一遍的冲洗他的脚背上一大片的伤口,强烈的刺激让亮的脚不由自主的往上微拱。

    愿本已经稍微止住的血,随着韩成的清洗还有亮的的动作,又恢复了之前的流淌速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