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一三八章 再次断裂的扁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用盐水清洗过后,韩成本想就这样将‘刺角芽’给亮敷上,转念一想现在天气炎热,伤口容易发炎,简单的盐水或许不足以起到预期的效果。

    青雀部落的每一个人,在韩成看来都是最为宝贵的财富,他不想让他们出现损伤。

    想了一下,走到正在编织椤头的跛身边。

    椤头的编织多用柳条、荆条等这些长得苗条腰肢又柔软的枝条,因为小河的上游有一片柳树的缘故,所以青雀部落现在编织的椤头多为柳筐。

    韩成从堆在一堆的枝条里抽出两根柳条,折断之后放进沸腾的陶罐里熬煮,煮上一阵,将里面变得有些青黄的柳枝水倒了出来,稍微等一下,让水凉上一些之后,又用柳枝水给亮清洗伤口。

    柳树皮里面,含有一种什么元素,跟后世一种消炎药的主要成份相同。

    这些是当年在课堂上学的东西,年代久远,具体的他已经忘记了,只记下了柳枝水可以用来消炎,此时想起,便拿来用了。

    又用柳枝水清洗一遍之后,韩成拿起方才带回来的‘刺角芽’,摘下叶子放在手里搓揉。

    揉的时候不能太过用力,不然刺角芽叶子边缘的上的小刺容易扎进肉里。

    纵然现在韩成的手上也磨出了一层不算太厚的茧子,还是抵不过这些小刺。

    被揉的隐隐出了青色汁液的刺角芽覆盖在了亮脚背上的伤口上,经过这一阵耽误本就淌的不怎么快了的血,很快便止住了。

    “你,坐着这里,不要乱动。”

    韩成说着,还特意指指亮的那只已经肿起来的伤脚,意思是这只脚要特别的注意。

    原本恐惧的发抖的亮,现在已经不抖了,这一年多以来,见证了太多奇迹的他们,对于韩成已经有了一种盲目的信任。

    既然神子说自己会没事,那自己应该就不会像母亲那样痛苦的死去。

    亮回想着神子刚才所做的、之前自己从来没有见过事情,内心的恐惧又减少一分。

    韩成在做这事情的时候,巫还是如同以往那样,待在一旁看着,想到等到结果出来之后,将这些记载下来。

    对于亮的这只伤脚,巫甚至于比亮还要操心。

    因为在以往的时候,部落里面的人因为伤口溃烂而死的人不止一个。

    刚才韩成说这样做会很大程度上减少伤口溃烂的话,待在一旁的巫可都是听到了耳中,这个一心为部落的延续而操心的人,在得知了这样的消息之后,他要是不上心才是怪事。

    不过这次他并没有直接向韩成求证,而是想要从亮身上看到结果。

    于是再接下来的日子里,巫除了没事就趴在兔子圈边上一边捋着那个长有黑眼圈的兔子一边看里面兔子兔子吃草之外,又多了一个活计,那就是看亮的伤脚。

    这边韩成刚给亮的脚处理好还没有喘两口气,那边又出事了!

    还是扁担断了。

    这次扁担断掉的是殇,好在刚刚有了亮的前车之鉴,殇在挑东西的时候一直有所留意,在扁担断裂椤头落下的时候,灵活的闪避到了一边,这才没有被石头伤到。

    青雀部落变得有些人心惶惶,接二连三的出事,让他们以为,是他们这些行为惹恼了天神,所以天神才会降下祸端来。

    毕竟建造房屋、用石头砌墙这些,从来都没有进行过……

    就连巫还有大师兄都来询问韩成,脸上带着惶恐不安。

    石头的搬运以及地基的垒砌再度停下。

    韩成微皱着眉头去看那两根断裂的扁担,他不相信这是什么天神的惩罚,虽然到现在他都顶着神子的大帽子。

    两根扁担不是从中间断掉的,而是从两端被刻出了凹槽的地方断裂。

    这个凹槽是用来卡挑着的东西的,好让它们不要乱晃。

    韩成让人取过一根完好的扁担放在眼前接着看,他的眉头又皱了起来,因为他已经发现了问题所在。

    扁担两端的凹槽与之前相比要深和宽上不少,表层给纹理都已经断裂了。

    这样的扁担要是在挑石头中不断裂才是怪事!

    韩成皱眉的原因是他记得之前的时候,扁担上的凹槽只有浅浅的一个,现在怎么扩大到现在的这种程度了?

    能将扁担弄成这样的,只有跛这个既是木匠又是编织匠的家伙。

    韩成将跛喊来询问,跛显得很是紧张,担心因为犯错而受到神子的责罚。

    通过显得有些结巴的陈述,韩成才弄明白的了事情的原委。

    之前的时候,青雀部落的扁担只用来挑水,因为绳子细,并且软,浅浅的凹槽自然可以胜任。

    但随着椤头的问世,扁担就显得有些无所适从了。

    这样的浅浅的凹槽,容纳不下粗大上许多倍并且坚硬的没有丝毫韧度的、半圆形的椤头柄,用这样的扁担去挑椤头,椤头经常滑动,很是难受。

    这些人便找到了负责制造这些东西的跛。

    当时韩成正忙着指挥着人收割晾晒油菜,跛又觉得这样的小事不用劳烦神子,便自己做了改动,用石凿将凹槽加深扩大,这样一番下来之后,椤头果然不乱跑了。

    之前众人用扁担还有椤头担的都是不怎么重的东西,倒也没有出现什么问题,如今改挑石头了,问题立刻就出现了。

    找到了问题所在的韩成,正要准备将这其中缘由告诉众人,让他们不要这么惊慌,但随之又改变了主意。

    看着将他当作主心骨的、不安的青雀部落众人,韩成觉得很有必要对他们灌输一些思想,让他们不要对天神这样的迷信,或者说不要这样的盲从。

    自己在,自然不会将部落的往沟里面带,若是后来自己不在了,会不会有人利用这点胡作非为?

    但这是事情又不好说,因为他现在就顶着神的光环,如果将这一切都说的明白了,对他以及整个青雀部落都会产生极其不好的影响。

    韩成很是苦恼,想不出一个好的解决办法。

    在一旁一直看着他的众人,见到向来无所不能的神子也露出这样复杂而又为难的神色,迟迟给不出解决的办法,不由得更加惶恐,有的人甚至在想将这些石头都给搬运回去,不再用石头建造房屋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