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一四八章 整容界的泥石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股难闻的烧鸡毛的味道在青雀部落盘旋,经久不散。(头发被火燎了也是这个味)

    那只凶悍的、长得还算是说的过去的野鸡在韩成的手笔之下,已经是大变样了。

    嗯,可以用毁容来形容。

    两只翅膀上的长得比较硬、借助它们可以短暂飞翔的羽毛,此时已经尽数不见了,被火燎的只剩下了一个根部。

    翅膀上的肉皮都露出来了,凭借这两根少了羽毛的肉翅,飞行技术本就不是多好的野鸡,要是再能展翅飞走才是怪事。

    不仅仅两只翅膀变秃了,就连大半个屁股都露了出来。

    这倒不是韩神子对它做了些什么,而是在用火燎翅膀的时候,拿的着火的木棒太粗,不好控制,在加上这只凶悍的野鸡一直在反抗,所以它的半个屁股就露出来了。

    这属于误伤……

    模样凄惨、看起来的几乎缩小了三分之一的野鸡,看到那个凶残的小猴子朝自己走来,吓得扑闪着没有毛的肉翅,迈动着两根强壮的鸡腿惊慌失措的往相反的方向狂奔,生怕这个小猴子再对自己做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只是它的一只脚依然被绳子拴住,没跑多远,便被扯着摔倒在了地上,那条腿被拉扯的落在后面,高高的翘着,就这还犹自扑腾着往前面挣扎。

    韩成抽抽鼻子,娘的,自己就这样可怕吗?

    过来给你送顿‘牢饭’都把你吓成这样,之前抽冷子对铁头下黑嘴的悍勇之气哪里去了?

    韩成将手里的陶碗放下,然后远离这里,给这只秃毛的野鸡一个相对安静的空间,让它好好的冷静一下。

    碗是之前欢喜会时,其余几个部落用过的,里面放有一些草籽、油菜籽、一些被弄死的小虫子,还有一些被弄碎的青草,荤素搭配,可谓是非常的营养了。

    鸡子是杂食动物,荤素不忌,这点比后世的乡村一霸大白鹅强,那家伙虽然横行霸道,却是一个十足的素食主义者,别看平时在水里游水游的欢,却不逮鱼吃。

    这点要是让老想着偷腥却不会游泳的猫知道了,差不多能被气死。

    韩成远远的看着,过了一阵之后,那只被毁容的野鸡终究还是抵不过美食的诱惑,来到碗边,伸头去啄里面的东西吃。

    吃两口还抬起头往韩成这边看看,一副警觉异常的样子。

    韩成看的有笑意流露。

    其实很多的鸟类人类都能驯服,在这么多的鸟类之中,鸡鸭鹅之所以能够脱颖而出,成为家禽界的主力军,也是有原因的。

    最大的原因就是它们不怎么讲究,想要的时候,老公鸡把一只翅膀斜着一伸,一只脚在地上练习签名一样的划拉两下,就蹿上了小母鸡的背,极为的干脆直接。

    不像一些鸟类那样,又是鸣叫又是开屏又是寻找漂亮石头的,一系列的事情下来之后,一年能发上个两三次情,就非常的的难得了。

    鸡窝还没有垒好,这只被韩成扒了一半衣服的野鸡只能暂时心惊胆颤的在外面生活了。

    刚刚见识了兔子套的神奇的青雀部落的人,对于下兔子套去捕捉猎物有着极大的热情,下午时分,不少人便跟着他们的神子去见识这种稀奇的。

    又足足下了一百多个兔子套方才罢手。

    加上之前那些没有收的,差不多有两百个之多,青雀部落的周围,布满了这种小巧而又实用的陷阱。

    当天晚上,青雀部落的很多人都有些难以入眠,恨不得天一下子就亮,他们好去捡拾猎物……

    第二天一大早,就有不少的人起来,前去收兔子套,简直比吃饭都要积极。

    下的套多,收获也就越多,毫无意外的,青雀部落又迎来了一场丰收。

    除了三只肥硕的兔子的之外,还有一只长尾巴的野鸡,以及两只不知名的大鸟,外加两只肥硕的长得老鼠一样的东西和一只半大的黄鼠狼。

    巫拎着兔子喜不自胜,韩成则对野鸡情有独钟。

    他以残暴的手法,将这只公鸡屁股上长得极为绚丽的长长的翎给一一拔下,然后采用同样的办法给这个野鸡瘦了身,而后拎着这个被拔毛拔的屁股血刺呼啦的野鸡,塞进了已经建好的鸡圈里,给那只同样被毁了容的母野鸡作伴。

    在将这只新捉到的野鸡往鸡圈里面放的的时候,韩成得到了一个惊喜。

    在鸡窝里的角落里,一只颜色偏向褐色的、上面长着一些斑点的椭圆形的东西,在那里静静的待着。

    虽然只是一只普通的蛋,却仿佛散发着什么宝物的光辉一样,一下子就将韩成的目光给牢牢的吸引住了。

    这只露半个腚的野鸡争气啊!

    韩成迫不及待的拿过一个长柄骨锨过来,从鸡圈上部掀开的木排的缝隙里,将骨锨伸过去,小心的将这只意义重大的蛋给小心翼翼的铲了过来。

    鸡蛋不大,比后世家养的柴鸡蛋还要小上一圈。

    而且蛋皮也不坚硬,放在手里拿着软软的。

    这点韩成倒不介意,后世的鸡子被吓的狠了,或者是被长距离追赶了,第二天就容易下软蛋。

    看来昨天韩成给这只争气的母野鸡留下的阴影不小,不仅仅下了软蛋,就连韩成用骨锨当着它的面将它生下的蛋宝宝弄走,它都没敢上前阻拦。

    韩成冲着缩在角落不敢动弹,只把没毛的屁股对着他的野鸡竖了竖大拇指,也不管它们看没看到,将木排往下一盖,将鸡圈彻底封严,便捧着这颗软蛋飞快的往洞内跑。

    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将它给吃掉了。

    煮东西的小瓦罐用清水洗刷一下,然后添上小半罐的清水,放在三块石头支起的简易炉灶上用火烧,没过太久,瓦罐里面的水就已经沸腾了。

    韩成将这只软蛋拎起,用手将外面这层软软的蛋皮撕开,蛋黄多、蛋清少、并且泛红的蛋便一头栽进了沸腾的水里。

    盖上盖子,滚上几滚,一碗荷包蛋就出锅了。

    没错,就是一碗!而且还是一大碗!

    韩成跟当初他看到的那个捡到一只麻雀呼朋唤友来喝汤的笑话里面的主人一样,用一个鸡蛋做出了一大碗的鸡蛋荷包。

    他用筷子夹住这颗鸡蛋,送到嘴边,小心的咬下一块白玉般的蛋清,只觉得美味无比。

    待到将中间处那层薄薄的鸡蛋清咬破吸溜了一口‘糖仁’的蛋黄时,更是觉得自己快要飞升了。

    果然,穿越到原始时代的人是最为悲催的,一个鸡蛋都吃的这样的贪恋,还差点没将自己吃的哭出来。

    福将眼巴巴的望着吃的香甜无比的主人,急的直哼唧,好一会儿,韩成才万分不舍的将硬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下块鸡蛋清给福将。

    而后抱着碗,一口一口的将这鸡蛋茶个喝了下去,虽然没有糖,但味道依然让韩成怀念无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