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一五五章 公鸡中的战斗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在跛拉着木门挠头发的功夫,韩成已经从洞**走过来了。

    他手里拿着一个陶勺,勺里面是一勺子半固体状态、有些发白的东西。

    这是动物的油脂。

    随着兔子套的出现并且越下越多之后,青雀部落的这些日子每日都能收获不少的小型野兽或者是禽鸟。

    这些猎物有些当天就吃掉了,有些则用盐腌制了晒成咸肉。

    不过在做这些之前,韩成会把它们腹腔或者是其它部位的脂肪给弄下来,放进罐里面加热,炼出油来,存放在罐子里。

    按照现在这天气,罐子里面的油脂因该全都融化变成液体才对,不过洞***温度要比外面低上不少,所以只是半固体状态。

    跛还有木头都认出了神子弄来的是什么东西,对于这些油脂,他们的记忆很是深刻。

    油脂烧热之后,将洗干净的青菜放进去,用筷子不停的搅拌一会儿,再撒上一些盐,那味道,让人恨不得将舌头都给吞下去。

    本就美味的咸鱼汤里放些油脂,吃起来会更加的美味……将这种油脂里放上一些盐,什么东西有不就,白嘴吃都是无上的美味……

    看着神子将这一勺美味的油脂倾倒在门轴下方的石头坑里,跛还有木头两人大为可惜,不由自主的伸长脖子,一副想要将这些油脂弄出来放进嘴里的样子。

    在大感可惜的同时,他们也很是疑惑,不知道神子将这美味的东西倒在这里是什么用意。

    难道这美味的油脂除了吃之外,还有其它的用途不成?

    跛很快就知道油脂的另外用途了,他开合着明显轻省了很多的门,看着石头坑里将门轴染得有些湿的油脂,不由的舔舔嘴唇。

    好东西果然是好东西,不仅吃起来好吃,用起来也很是好用。

    在将木门装上来之后,这栋以岩石筑基、泥土擂墙、黑瓦铺顶的房子,看起来终于像那么回事了。

    剩下的就是细节问题了,稍微的休整之后,就可以拎包入住了。

    当然,韩成现在是不会住进去的,此时正值盛夏,部落世代居住的洞穴上面覆盖着厚重的岩体,日光晒不透,是避暑的好去处。

    这三间瓦房墙体虽也厚重,与山洞比起来却是远远不及,这时候住在里面显得有些闷热。

    而且是新建好的房子,湿气重,住进去对身体不是太好。

    立在柴扉前,看着部落里面的陶器,韩成微微的叹口气。

    之前他估计的形势还是太乐观了,原以为在欢喜会上亲身体会了陶器好处的各部落,回去之后,就会加紧的狩猎,然后用食物这些东西前来置换陶器。

    然后他们青雀部落就可以守着这份独门的生意坐享其成。

    结果距离欢喜会过去差不多得有两三个月了,迄今为止连一个过来交换的部落都没有,这让韩成颇为的无奈,想当个给其余部落带去文明的奸商都不成啊。

    想想青雀部落在没有开发出鱼笼捕鱼这个稳定的食物来源之前所过的的日子,韩成微微的摇摇头,自己确实有些太过于想当然了。

    因为难以获取,所以食物在这个时候就显得格外珍贵,在不能获得稳定的食物的情况下,那些部落的人对于用食物交换陶器,想必还有着诸多的犹豫。

    好在一个多月前为了解决兔子近亲繁殖的问题,他想起了兔子套这种简单有效的神器。

    运用这些利器,青雀部落每天都有进项,这些猎物不仅仅丰富了青雀部落食物的种类,也大大的缓解了皮毛慌。

    青雀部落长年累月的狩猎之下,确实是积攒下来了不少的毛皮。

    只是由于他们只懂得极为简单的硝制,再加上之前对皮毛并不怎么重视,有不少年代久远的都已经坏掉了。

    在韩成到来之后,皮毛又被开发出了多种用途,皮毛的存量在飞速的减少,再加上这一年多来,在韩成的主导下,青雀部落的人一门心思的搞建设,基本没怎么出去狩过猎,所以皮毛的问题就更为凸显了。

    好在如今有了兔子套,皮毛短缺的问题可以暂时解决。

    不过这也不是长久之计,一片土地上所能养活的东西是有限的,随着众多的猎物落入陷阱,青雀部落周围猎物的数量也在迅速的下降。

    如今,下出去的兔子套的数量与最初比起来足足多了五六倍,每天得到的猎物却没有增加多少,这就是一个见证。

    随着这片土地上猎物的减少,青雀部落下套的范围就要逐渐的向外扩大……

    暂且就先这样吧,到了秋天果实大批成熟的时候,这一排房屋差不多就能够建造好了,大师兄等人也能腾出手来去狩猎了。

    到时间毛皮的问题就能缓解不少。

    韩成将门关上,再次来到鸡圈边上,无视里面传出来的鸡屎味,透过鸡圈上面覆盖的木排的缝隙,兴致勃勃的看着里面光屁股的鸡。

    鸡圈里面的野鸡已经达到了十一只,其中有两只长得和另外九只有明显的不同,不仅仅个头要比其余九只大,就连羽毛的颜色都有不小的差别,翅膀也没有那样长,不如第一种善于飞翔。

    这种野鸡相对于之前的那种,无疑更为适合驯化畜养。

    只是令人有些遗憾的是,这两个家伙全都公的,迄今为止,也没有捉到一只母的。

    为了让这两个家伙的良好基因流传下去,韩成就将另外一种野鸡中的公野鸡尽数逮出来扭断了脖子。

    要说这公野鸡也是真憋屈,不仅仅被拔光了尾巴上的翎,光着血淋淋的屁股苟活,就这还是没能将命保住,而且它的小母鸡们在它死后还被两个不知道是姓王还是姓宋的家伙给霸占了……

    关于这些小母鸡们会不会为那只悲催的公鸡守身如玉、不让这两只长得与它们明显不一样的公鸡碰的事,韩成是一点都不担心。

    这倒不是他不相信这些小母鸡们的节操,而是对这两只公鸡有足够的信心。

    以前上学的时候,在村口他曾经亲眼见过一只老公鸡是怎么把一只鸭子那啥的。

    自从那次之后,对于公鸡的战斗力,韩成就深信不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