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一六八章 野草穗?谷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不行%#@”

    此时的大师兄以及绿部落的首领两人,可没有半分在欢喜会上的默契,一个个锱铢必较的厉害。

    大师兄连连摇头,用手势以及夹杂着普通话的语言,向绿部落的首领表达着自己的意思。

    同时还将一些他看不上眼的食物从里面的挑选出来,另放置一堆,这其中以绿部落带来的那种草穗一样的东西居多。

    自己部落的人又不是禽鸟,要这些草籽有何用。

    “#¥2%!”

    绿部落的首领一直留意着大师兄的动作此时见到大师兄将这些他刻意添加进去、以次充好滥竽充数的东西都给一一的挑了出来,不由的有些发急。

    便连忙蹲下身去,一手按住大师兄正在往外挑拣的手,另外一只手抓起一把被大师兄挑选出来放在一边弃之不要的草穗,把头连摇,竭力的向大师兄夸赞这东西的美味。

    见大师兄依旧用探询的目光审视的看着他,绿部落的首领也是一个狠角色,当下把心一横,捏起一个结满草籽的草穗,直接送入了口中。

    忍耐着草籽的磨嘴和坚硬,露出一副享受至极的样子,嚼了好一会儿,硬是直着脖子将之咽下去,然后拍着胸脯,竭力的对大师兄夸赞这草籽的美味。

    大师兄被绿部落首领这番表演给弄的迟疑起来,莫非这种自己从未见过的草穗一样的东西真的有这样好吃?

    他这样想着,便也从地上拿起一个,送到嘴边。

    绿部落的首领见到大师兄也要试吃,忙伸手要阻拦,大师兄已经试探的咬了一口。

    “呸!呸!”

    一口下去之后,大师兄连吐不断,愤怒的将手中被他咬下一截、难吃至极的草穗胡乱的丢了出去。

    “#¥&*!”

    大师兄把口中嚼着格外难受、味道奇差的草籽吐干净之后,对着面色有些讪讪的绿部落首领愤怒的叫了起来。

    而后起身拎了一个装水用的陶罐过来,放在绿部落被他挑拣过的食物堆边上,意思是绿部落带来的这些食物,只能换这样的一个陶罐。

    绿部落首领对青雀部落煮饭用的大缸早就垂涎不已,见到大师兄居然只肯用一个陶罐来换他们的辛苦打来的食物,自然也是不同意。

    呜哩哇啦说着,手舞足蹈的比划着。

    大师兄也毫不势弱的同样呜哩哇啦手舞足蹈。

    好好的一场交易,愣是让两人演绎的如同斗舞现场一样。

    韩成站在洞穴口处,看着一言不合就尬舞的两个人,差点没有憋住笑。

    福将颠颠了跑了过来,嘴里叼着方才那个被大师兄远远丢出的草穗,跑到韩成身边摇着尾巴请赏。

    这家伙被韩成调教的用嘴叼东西绝对是一把好手。

    正在远远的看着极具原始风味尬舞的韩成,伸手不怎么在意的接过福将口中叼着的这个草穗,捏着杆在手上把玩。

    把玩了一会儿之后,手中的动作忽然停下了。

    他愣愣的看着手中这个少了四分之一的草穗,呆滞的眼睛里逐渐有亮光升起。

    短暂的呆滞之后,他的动作迅速变快了起来,双手显得有些略微颤抖的拿着这草穗翻来覆去的看。

    草穗差不多有五六厘米长,直径一厘米多点,颜色是那种植物干枯之后所呈现出来枯黄,在这草穗之上,密密麻麻挤着众多的同样色泽的草籽。

    这样子很熟悉,像干枯了的狗尾巴草,但是要比一般的狗尾巴草更粗更长,上面结的草籽也更多。

    又像后世低垂着头一片片立在地里的谷子,但与那些结着沉甸甸果实、又谦逊无比的庄稼比起来,却是远远不如。

    韩成压抑住心中难耐的欣喜,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从这像狗尾巴草又像谷子的草穗上弄下一些草籽下来。

    然后用指甲掐着,小心剥壳。

    结果一连三个都是空的,没等韩成将之剥开,就已经瘪了下去。

    第四个终于有果实,一个小小的、淡黄色的小圆球出现在手里。

    虽然只有极小的一点,黄的也不纯粹,韩成却觉得这比黄金都要耀眼!

    他将这小小的、被他扒了衣服的小草籽托在掌心,举到与眼平齐的位置,观看无上珍宝一样的来回仔细观看,只觉得所有的景色都没有掌心中这小草粒动人。

    一条红色的影子迅速在眼前放大,手心一热,红色的影子就已经消失不见了,随之消失是那个被韩成当作无上风景来观看的小黄草籽。

    福将吧嗒吧嗒嘴,觉得什么滋味也没有,有些无聊的摆摆头,不知道这个傻主人在看些什么。

    韩成不理会傻狗一样的福将,而是看着手里的那少了一截的草穗,在无声的傻笑。

    谷子啊!这可是谷子啊!

    谷子学名称之为粟或者是稷,一年生草本植物,与狗尾巴草是近亲,或者可以说是从狗尾巴草演化出来的,是黄河流域的主要农作物。

    特别是在中华民族早期,谷子的贡献极大,夏、商文明可以用粟文明来称呼,妥妥的主粮!

    他原本的打算是,等青雀部落过的再安全和富庶一些了,自己长得高大一些了,把青雀部落的武器改进一些之后,就开始带着部落里的青壮,离开部落扩大搜寻范围,来寻找一些东西的踪影,这其中,粟以及其它可以当作主粮的食物就是重中之中。

    油菜虽好,却不能当作主粮,油菜籽榨出的油又没有动物的脂肪油吃起来香,想要青雀部落过上安定的生活,且衣食无忧,主粮的种植是必须进行的。

    生活中总是充满了惊喜,他没有想到,还没等他将这项在心中构想多时的计划付诸行动,谷子就以这样一种方式,极其意外的出现在了眼前!

    那边大师兄还有绿部落首领之间的斗舞还在继续,看起来大师兄落了下风,又抱了一个陶罐放在那堆食物前面。

    绿部落的首领是铁了心的要换煮饭用的大缸,一番的尬舞之后,他也做了一些退让,表示其余的陶器都可以不要,只需要将那口大缸给他就行。

    陶器的个头越大越不容易制造。

    大师兄虽然不怎么参与制陶,但是耳濡目染之下,这点常识还是知道,再加上他对绿部落首领企图以草籽充当食物来交换的行为感到气愤,自然是不肯与之交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