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一七零章 受冷落的谷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绿部落的人在绿部落的首领的命令下,轮流抬着外面漆黑的大缸,小小翼翼的同时,又走的飞快。

    直到看不见青雀部落那高大怪异的‘山壁’之后,他方才让人将大缸放下,伸出本就漆黑、被沾染了之后更为漆黑的手,在大缸上摸索着。

    这样过了一阵之后,他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快活了,朝着青雀部落的方向快活的笑了起来。

    对于自己能够用那些东西换到这三个珍贵的陶器,特别是这个大缸,绿部落的首领极为的得意。

    其余绿部落的人也是如此,围着这三件陶器,快活的又叫又跳,用他们的独有的方式,表达着对首领智慧的敬佩。

    蹦跳之余,不时会有人用手沾一些大缸外面的黑灰,嬉笑着往同伴的身上或者其他地方抹去,相互嬉戏着极为开心。

    在宣泄了一番心中抑制不住的快活之后,力气倍增的绿部落众人,精神饱满的抬着他们交换来的、珍贵的东西,朝着自己部落的方向,快速行去。

    他们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留在部落、在部落附近采摘果子的人,见到这三件陶器之后欢喜的样子了。

    看着绿部落的一群人离开、确信他们不会再听到这里的响动之后,某位憋了很久的神子,终于抑制不住、不顾形象的哈哈大笑起来。

    “这!好东西,可以让我们吃饱!再不会饿死人!”

    韩成一通狂笑之后,对围着他好奇不已的众人,大声的宣布这一天大的好消息。

    本以为他们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会如同自己一样喜不自胜,结果众人的反应远没有他想象的那样热烈。

    转念一想也就明白了,毕竟从自己将鱼笼弄出来之后,青雀部落的人就已经算是过上了食物无忧的生活。

    如今自己拿着这个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大师兄尝了一口之后吐掉的东西告诉他们,有了这东西,将不会有饥馑之忧,他们的感触自然不会太大。

    韩成抽抽鼻子,看来这过的太好、所作所为太过于前卫了也不是太好啊。

    深感高处不胜寒的韩神子挥挥手让众人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去,他自己独自对着这将近两椤头的谷子穗傻笑,做着谷穗黄时自己躺在谷子地里,闻着谷子独有的清香,透过一穗穗谷子间的空隙,瞭望高远碧蓝天空的梦。

    巫过来了,蹲在傻笑的韩成身边,从椤头里拿起一穗谷子,放在眼前来回的看,想要从中看出不同来。

    他想要知道,这到底是怎样的一种东西,居然让神子如此的欢喜和痴迷,对于神子所说的有了这些,青雀部落从此不会在饿死人的话,他也极为的上心。

    他看了一阵,用粗糙的手从上面弄下来一些草籽一样的东西,放在掌心处,而后放入口中,有少了几颗的牙慢慢的咀嚼着,品尝这东西的滋味。

    滋味算不得好,与一般的草籽比起来,只是少了一些苦涩或者是其它怪异的味道罢了。

    嚼在嘴里,一样的垫牙,与鱼汤、肉汤以及其它的果子蔬菜比起来要差上很多。

    韩成从金色的畅想中回过神来,见到一边看着手中谷穗一边细细咀嚼品味的巫,脸上露出了微笑,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这句话果然是正确的。

    韩成从巫的手里接过那个谷穗,在手里掂量几下,感受着比后世谷穗轻上很多的重量,而后笑着告诉巫这个东西的名字。

    而后又告诉巫,这东西不是这样吃的,需要加工处理之后,吃起来方才美味。

    听到韩成这样说,巫的眼睛不由的有些亮了,因为他忽然间想起了原本极为难吃的石头,经过神子之手后,就变成了美味的盐的事。

    现在并不好吃的谷子,经过神子的处理之后……

    巫变得极是期待。

    作为部落中的长者,他对每一种新出现的、可以用来吃的东西都很上心。

    韩成双手拎着一椤头谷穗,显得有些吃力的走向了洞穴。

    找来一个空了的陶盆过来,拿起一穗谷子用手往里面的捋。

    巫看了一会儿韩成的动作,也过来一起动手做这件事情。

    捋下了小半盆之后,韩成将青雀部落之前用来砸‘杷杷’的那个大石块上的坑清理了一下,而后往里面放了几把谷子,又找来一根长短粗细合适的木棍过来,用手握着,将相对圆润并且比较大的那一端抵在放了谷子的石坑里,上下挥动着,进行舂米。

    既然这些家伙们嫌弃这东西不好吃,那自己就要将它弄成了,好好的烹制一番,馋哭这帮没有见过的世面的原始人,看他们还敢不敢小瞧被尊为五谷之首的粮食!

    自觉受到冷落、要为谷子正名的韩神子一边握着木棍上下的撞击,一边在心里这样想着。

    留种子的事情,韩成并不担心。

    谷子是秋天收获,现在距离种植谷子,还有半个秋天一个冬天,以及半个春天,合起来差不多半年的时间,并不着急着种。

    而且从绿部落首领那里,他得知那里还有不少谷子,依照绿部落首领所表现出来的爱占小便宜的性子,在自己说了可以用兽皮以及谷子来交换陶器的话之后,他一定还会带着谷子再次前来。

    此时吃上一些也无妨。

    说实话,来了快两年了,整日里不是烤肉就是肉汤青菜这些,后世的主粮没有尝过一口,韩成也极为的想念,见到谷子之后,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吃上一些。

    不管是小米还是大米,脱起壳来都不太容易,要不然的话古代也不会将舂米当作一种刑罚了。

    当然,这里所说的不易是指各种机器出现之前。

    韩成现在就体会到了这种不易,不过是舂了一坑谷子而已,他的额头之上就已经有汗水出现,双手也被震得有些发麻和发疼。

    不过看到石坑里面和谷子壳混杂在一起的、颜色泛黄的小米,这些都不觉得有什么了。

    他放下棍子,从石坑抓起一把,用嘴吹干净。

    空了的谷子壳纷纷扬扬的飞去,手里留下的半手窝金黄色的小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