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一七一章 小米干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金色的小米放入黑色的陶碗里,显得更加动人,在一旁往陶盆里捋谷子的巫将碗拿到眼前仔细的看看,觉得这东西要比之前好看的太多。

    对神子说的美味,也更加的期待起来。

    韩成连着舂了两坑小米,热汗已经流淌下来。

    他想了一下,将正在院落里编织圆形木排的跛叫进来,做了示范之后,舂米的这项活计就落到了跛的手中。

    对于神子的指示,跛向来是遵循不渝的,他挥舞着两条愈发有力的臂膀,握着那根木头,学着神子的样子,一下一下有力的往石坑里捣去。

    大刑加身之下,那些谷子壳不得将私藏的谷子奉献出来。

    有了跛的加入,并且充当主力军之后,韩成一下子就变得轻省起来。

    他只需要将跛舂好的谷子处理干净就行,这是一个比较细致又省力气的活,就是连番吹气吹得时间长了有些头晕。

    “咚、咚、咚……”

    青雀部落的洞**响起一下又一下显得有些沉闷,但很有节奏的撞击声。

    一些睡着了的小婴孩被惊扰了美妙,挤着眼睛,踢腾的双脚,两只小手紧紧的握成小拳头,向上举在往一下歪着的脑袋两侧,张着没牙的嘴,哇哇的哭闹着,宣泄着自己的起床气。

    守在不远处的女原始人过去,将其抱起,有些发黑的乳tou放入口中,哭闹不已的小家伙瞬间就安静下来,贪婪吃着这甘露一般的汁水。

    吃饱之后,瞪着乌溜溜的眼睛不愿意睡去,也不知道这小小的人儿看到了或者是想到了什么,咧开没牙的嘴无声的笑了起来。

    人用小孩子的脸来形容六月的天是没有错的,果然是说变就变。

    光线逐渐显得有些昏暗的洞**,巫已经把一椤头的谷子都给捋了下来,如今蹲在那里,跟韩成一块把舂过的小米清理出来。

    跛握着那根那根木头,依然一下一下不知疲倦的一般的舂着米。

    他舂米舂的很快,至少跟韩成比起来是这样,四个韩成差不多才能抵上一个跛。

    瓦盆里面的谷子已经不多了,他准备一气将其舂完。

    一小把的小米放进大陶碗里看不出太多的变化,不过一小把一小把的不停的叠加之后,两个大陶碗都被装满了。

    洞**有火光升起,驱散了逐渐厚重的黑暗,外面暮色才刚刚升起,洞内就已经变得昏黑了。

    这更加重了韩成早些住进新房子的心思。

    生火的是火二,在将火升起来之后,他将放在一边的变异手压钻还那根多了好几个坑的木棍拿起,用粗糙的手摩挲两下,小心而又郑重其事的将之放在一边。

    负责做饭的人已经在开始忙碌了,风格粗狂,极具原始的韵味。

    一尺多长的咸鱼用水清水淘洗两边,也不用石刀,直接用手折成三四节,丢进放了大半缸清水的新缸里。

    另外一堆火的两边各自垒砌有一堵一米长、四十厘米高的石头墙,两堵墙上挨着架了七八根被油脂浸透的细棍子。

    每根棍子上都穿有一些东西,一条或者两条大小不一的鱼,或者是昨天夜里踩中了兔子套的动物。

    一个负责烧烤的人,蹲在边上,不时翻转一下棍子,好让上面穿着的食物,受热更均匀些。

    烤的久的,已经有被火焰映的有些发红的油脂滴落,落在下面的火炭上,发出轻响的同时,也会有一团火焰随之一闪而逝。

    这人看看不远处拎着一个陶罐在忙碌的神子,眼中有由衷的敬佩之色流露。

    原本的时候,烧烤食物需要至少三个人同时进行才能勉强供上。

    而且火候不易掌控,弄不好就靠糊了,浪费食物不说,还影响口感。

    自从神子稍加改造,弄出这样的两堵墙之后,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了。

    两面墙上可以同时放置七八串的食物,而且不用再用手拿,人变得轻省许多,只需要不时翻动一下就行。

    一个人做之前至少需要三个人做的事,还不觉得费劲,并且烤制出来的食物,比之前更为的可口。

    韩成正在忙着淘小米,自然不知道那个烤肉的人正在以极其崇敬的目光望着他,内心之中的敬佩之情,如同部落前面夏日里暴涨的小河水一般的滔滔不绝……

    没有弄干净的一些细碎的谷子壳浮在水面上,随着有些发白的、稍显浑浊的淘米水流出。

    连着淘洗了四五遍之后,这半盆的小米终于变得干净了。

    淘洗干净的小米放入瓦罐,又往里面放入了一些清水,不算太多,高出小米差不多三厘米。

    韩成让火二又升起了一堆火,找来几块常用的石头,分开放在火堆周围,将装了小米还有水的瓦罐放在上面,找来盖子将其盖上。

    橘红色的火焰从罐底分散开来,包裹住了半个陶罐。

    韩成守在一边亲自往下面添柴,掌握火候,小米干饭不太好控制,弄不要容易糊。

    他这次是卯足了劲,要将部落里的这群原始人馋哭,自然是要小心的处理。

    有白烟从锅盖下面溢出,袅袅而起,粮食熬煮之后那种独有的清香在洞中弥漫,直往人鼻子里面钻。

    将近两年没有吃过主粮的韩成,闻着这久违的味道,眼窝有些湿润。

    饭还没有做好,原始人还没有馋哭,他倒是先哭上了……

    这样熬煮了一阵,他拿起洗干净的长柄勺子,把盖子掀开,将之伸进瓦罐里,开始小心的搅拌,目的是将最下面贴着瓦罐底的小米移动一下位置,免得其受热时间过长变糊。

    毕竟现在用的是火烧这种方式,而不是后世那种只需要将米还有水放进去就不用再理会的电饭锅。

    看看陶罐里面的汤水已经只剩下不多的一层,韩成做了最后一次的搅拌之后,将锅盖盖上,而后把瓦罐下面犹在燃烧的两根柴抽出,放在一边熬煮着鱼汤的火堆里。

    用柴火锅蒸干饭,即将出锅的时候最是紧要,因为绝大多数的干饭都是在这个时候糊的。

    这时候不能用大火,用小小的火,或者是直接是余下的火炭炙烤就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