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一七八章 属曹操的二师兄与沟陇种植(求订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咚!”

    一声比之前大不少的声音响起,握着藤盾的大师兄身子往后仰了仰,脚下往后退了小半步。

    抵在藤盾上的胳膊,硌在藤盾上,有些发痛。

    虽然如此,大师兄却是很高兴,因为方才这一击,如果没有藤盾阻挡的话,他就算是能够躲闪一些,势必会受到不不轻的伤。

    将藤盾侧过来看时,只见方才被石矛刺中的地方,有一根相对纤细一些的树条断掉了。

    它应该是被矛尖直接刺到了。

    不过大师兄并没有受到伤害,因为石矛被边上其余的树条阻挡,不能透过来太多。

    藤盾被编织的很密,一根树条紧贴着一根,矛尖纵然能够刺断首当其冲的那根,但是却会被其它的藤条紧紧卡住,不能往前进行太多。

    殇有些费力的将石矛从藤盾上抽走,大师兄将手中的藤盾举起来让神子还有众人看。

    而后将藤盾交给站在不远处的二师兄,握起双拳,用力的捶打着自己的胸膛,向众人显示他强壮的同时,也在证明他没有收到伤。

    不仅仅是大师兄一人兴奋,其余之前显得有些紧张的望着场中实验的众人,也全都变得格外兴奋。

    他们亲眼见识了藤盾的坚韧,对于这用木条编织出来的东西,变得更为喜爱。

    在没有藤盾之前,遭遇攻击之时,他们只能硬着头皮上,或者逃跑或者是祈祷天神庇护自己,现在,他们则不用如此了。

    有了神子创造出来的藤盾,他们完全有用力用这藤盾来保护自己。

    试想一下,当别人觉得这一矛一定会将你击杀的时候,你却用藤盾将之挡了下来,并且迅速的还击,将其反杀,那种感觉确实很不错。

    韩成也很高兴,事实证明他制作藤盾的构想还是非常不错的,这次在殇出全力的情况下,藤盾虽然出现的一定程度的破损,但问题却不大,只要方向是对的就行。

    今后只需要将编织藤盾的树条再弄的粗大些,或者是直接将藤盾弄成双层,就可以将藤盾不太坚固的问题给完美解决。

    众人全没了睡意,都在观摩这个藤盾,唯一的藤盾在众人的手里来回的传递,不时会有人握在手中耍上两下,以此来表示对藤盾的新奇。

    这样过了一阵儿之后,在大师兄的带领下,众人拿起各自使用的工具,出了院墙,往西侧而去,接着去翻地。

    韩成没有出去,因为巫在向他还有跛询问关于的藤盾的事情。

    巫一边听着一边极力思索,不时会稍微的点一下头,一副霍然开朗的样子。

    这样过了一阵之后,韩成开始跟跛说关于藤盾改进的事情。

    就是之前他所想的两种办法,一种是用更为粗大的藤条编制,另外一种则是用细一些的藤条编出双层的藤盾来。

    仅靠单纯的想象是不行,具体的效果如何,只有验证了之后,方才知道。

    毕竟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在看着跛按照他的构想进行操作的时候,韩成不由自主的又想起三国时南蛮的藤甲军。

    自己是不是也要仿照藤甲军那样,用油将藤盾泡泡?

    没有桐油,动物的脂肪油或者是菜籽油应该也是可以的。

    虽然目前为止,部落里产出的油菜籽还不足以榨油。

    对于会不会有人如同卧龙先生那般动用火攻,一把火将自己部落的藤牌烧个精光,韩成到没有太多的担忧。

    毕竟这个时候,生产力比较低下,人的脑洞也远没有后世那些人的脑洞大,生火也苦难,想要用火烧藤盾,显然是极度的困难的。

    而且藤盾跟藤甲又不同,藤甲穿在身上不好解下,着火之时极难逃脱,而藤盾只需要把手一松就行。

    这点倒跟耕田用的‘小蹦子’极为形似,在地里耕地时遇上事情不对了,两手一松,万事大吉,若是四轮拖拉机,则要麻烦的多。

    韩成这样想着不由笑笑。

    随后脑海里忽然又浮现出极为嘴馋二师兄抱着被脂肪油浸泡透了的藤盾下嘴啃的样子,就跟少林足球中会水上漂的师兄啃鸡蛋那样……

    韩成暗笑着摇摇头,将胡乱飘飞的思绪给止住。

    干活太过于用力将骨锨弄断、回来换一柄新骨锨的二师兄看到了神子摇头失笑的样,忽然觉得鼻子有些痒。

    大了一个响亮的喷嚏之后,对着显得有些错愕的看着自己、明显是被自己吓到的神子施了一礼,匆匆的离去,免得再惹出其它的乱子。

    看着换了一把骨锨匆匆离去的二师兄,韩成不由的抽抽鼻子,这家伙是属曹操的?轻功这样了得?

    还是说与自己的心意相通……呕……!

    想了一阵之后,韩成决定先将藤盾浸油的事情放下,等到来年油菜成熟之后,视油菜的产量再做决定。

    在确定了跛弄懂了自己的意思之后,韩成在这里又待了一阵,起身回到了石洞里,不一会儿便一手提着一个小瓦罐离开了。

    两个瓦罐上分别用石头写了一个字,一个是‘白’,一个是‘油’。

    瓦罐里面装的也是油菜籽,不过却是之前韩成精心照料的那两类,如今也到了将它们种下的时候了。

    已经种过一季的油菜田里,韩成特意留下一大块,专门就是为了种植这两类的油菜的。

    这一片土地里,不仅仅肥料上的足,土壤弄的也极细,这是握着搂地耙子在一旁擦着汗的气球的功劳。

    先种的是‘白菜’。

    与之前种植油菜时的撒种不同,这次韩成弄了沟陇出来。

    为了让开出来的沟不至于七扭八歪,他特意找来了一根绳子和两根细长的棍。

    绳子两头分别绑在棍子上,然后两点一线的确定出位置,再将一个头部扁平的棍子插在土里,沿着这条线倒退着往后走,一条浅浅的沟便出来了。

    两条相邻的沟之间的距离为是二十厘米。

    在韩成连着开了三条沟之后,沿线开沟的事情就落到了气球手里。

    韩成则拿起那个写有‘白’字的陶罐,捏起里面的种子,沿着开出的沟细细的撒。

    连着撒上四五条沟的‘白菜’籽之后,将放在地头的搂地耙子拿来,翻过让横木朝下,轻轻的来回一拉,松散的土就将开出来的沟覆盖住了,变得平整一片。

    专门选出来的油菜籽跟‘白菜’的种法一样,同样也是两点一线的弄出沟来,然后顺着沟陇撒入其中。

    不过相邻两个陇之间的距离,只有十厘米。

    ‘白菜’地跟专门选出来的油菜地相连,中间留出来了一个四十厘米宽的空档,加以分隔,到时间这就是地埂了。

    顺着沟陇种,是一个相对细致的活,直到天快黑时,方才将这些种子尽数的种下。

    “有人!有人!”

    第二天早上韩成还在睡梦中,就被这忽然想起的呼喊以及‘梆梆’的梆子声给吵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