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一九一章 走形的秧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既然是乔迁之喜,那一场盛宴自然是必不可少,各种青雀部落所能拿出来的食物,都取出来了一些,所有人可以放开肚皮去吃。

    虽然缺少各种调料,但对于青雀部落的众人来说,这些确确实实就是无上的美味。

    吃过饭,天也黑了,不少人都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到新房上炕睡觉,再次体验那种舒坦的感觉,却被韩成喊住了。

    这样的庆祝,没有一场篝火晚会怎么成?

    韩神子说要有篝火,于是院落里的篝火燃起来了,韩神子说要跳舞,于是……

    于是众人都愣住了,他们不明白神子所说的跳舞是什么意思。

    不会跳舞没关系,只要有人教有人学就可以。

    街舞很酷,拉丁舞很美,广场舞很潮,芭蕾舞很有难度……

    这些跟韩成还有青雀部落都没什么关系,因为韩成统统都不会。

    他只会扭一些秧歌还有两套广播体操……

    广播体操太过于严肃,不适合这欢喜的场面,并且容易让韩成想起被学校支配的恐惧。

    于是秧歌就不知道提前多少年出现了。

    没有手绢以及花团这些,就用小块的兽皮代替,没有鼓,就用梆子以及石头代替。

    不少人一开始觉着神子步伐还有姿势很是魔性,还有人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不过随着梆子声、敲击石头声连续不断的响起,跟着神子围着火堆不断扭动的人越来越多之后,那些有些不好意思尝试的人,逐渐被那些跳着叫着人的欢声笑语所吸引,被他们脸上洋溢的笑容所感染,变得跃跃欲试起来。

    最终冲破心中的屏障,加入到了欢庆的人群。

    经常跳大神的巫,没有加入这群魔乱舞一般的狂欢,他在一旁敲着梆子,看着欢喜的人群,少了牙的嘴,怎么都合不拢。

    这场韩成不说,即便是扭秧歌的行家在这里也辨认不出来是秧歌的篝火舞会,进行了好一阵,方才逐渐平息,出了一身汗的人,只觉的浑身舒坦。

    内心的欢喜通过这种方式加以宣泄之后,一个个觉得身子轻飘飘,精神百倍的厉害。

    这些平日里没有多少娱乐活动的人,一下子就喜欢上了神子所创造的这种能够让人身心愉悦的活动。

    一些没有过够隐的人,在走向房间的路上,都是一扭一扭的……

    韩成躺在铺了厚厚的一层干草又铺了一层皮子的炕上,舒舒服服的伸了一个懒腰,拉过一张很是柔软厚实的羊皮盖在身上,没有原始小曲做干扰,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咯咯咯~”

    算不得太清晰,与后世有不少诧异的鸡鸣声响起,韩成睁开了眼。

    一夜无梦,早上起来只觉得神清气爽。

    起床洗漱的时候,韩成吓了一跳,因为目之所及,青雀部落的成年人双眼都是红毛毛,布满血丝,看上去就跟集体得了红眼病一样。

    读史使人明智,数学使人聪明,围着篝火跳走形不知道走了多远的秧歌会让人集体都得红眼病?

    韩成这样不着边际的想着,忙低头映着水盆去看自己的双眼,目光清澈,还带着纯真……

    还有些不要脸。

    去看这小孩子,发现眼睛都很正常,与往日无异。

    拉住双目同样通红的铁头问怎么回事,铁头支支吾吾的说不清楚。

    韩成见此秒懂,松开铁头,看着这些不干好事的家伙们嘿然一笑。

    “不是……”

    铁头见到神子这副表情,立刻就知道神子在想些什么,忙摇着手要解释。

    人小鬼大似乎无所不知的神子对着他露出了一个‘我懂的’的笑,然后端着洗漱用具径直回了房间,独留下张口结舌的铁头在原地凌乱。

    韩成这回是真冤枉铁头他们了,昨夜他们没有睡好,跟他所想的确实有些关系,不过却不是太大。

    最大的原因的是这些人住着新房睡在软和的炕上,精神过于亢奋,无心睡眠。

    铁头觉得这事情在神子面前说出来会显得特别没出息,所以就显得支吾,结果这一支吾,一顶硕大的锅就落到了他的头上。

    他看看肚子已经很大的如花,再看看不远处一边抖腿一边拿着柳枝捅牙显得心情很好的黑娃,以及黑娃旁边生过孩子肚子已经小下去的壮,更是觉得这锅背的冤枉。

    明明是黑娃还有壮……自己什么都没做,只是偷看了半夜来者……

    似乎有什么感应一般,将一口漱口水吐出来的黑娃也刚好扭过头来。

    发现铁头正在看着他,不用思索就露出了一个贱贱的笑……

    天气一日冷似一日,树叶飘零的更多,青雀部落预备预备开垦出来种油菜地荒地,全都翻了一遍,油菜也都种上了。

    最早种的那一批,已经发芽,有长得快的都已经四个叶了。

    后来焚烧的、准备来年种植谷子的那一批地,开垦了一小半。

    今天垦荒的工作全部停下,部落里主要劳力要去采摘果子了。

    虽然青雀部落如今并不缺少食物了,但果子还是要储存的,当作饭后的甜点还是非常不错的。

    像松子这类的坚果,当作零嘴吃最是美味。

    前去采摘果子的人,不仅仅带了钩担和椤头,还拿了石矛与加厚的藤盾。

    连续两年秋天采摘果子的时候,都与腾蛇部落在果林中相遇,去年冬天的时候,两个部落又发生了那样生死战,可以说已经接下了血仇。

    今后再遇到,很难善了,发生争执也不会像先前那样丢掉武器赤手空拳的打斗了。

    所以必须要有防范之心,武器一定要带足。

    以往的时候,前去采摘果子是有老人还有孩子参与,今年则没有一个,他们抵抗危险的能力不够强。

    对于大师兄等人的郑重其事,殇一开始的时候有些不理解。

    出去采摘果子而已,又不是狩猎,怎么还用这样的谨慎?

    当他知道这其中的缘由之后,之前的想法立刻就消失了,他不仅仅带了两杆石矛一个藤盾,更是在担着的椤头里,各自放了小半椤头之前采石头建造房子时专门留下的、方便投掷的石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