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二零零章 向往、被鼻涕黏住的菜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骨部落带来的食物,没有什么令人太过于惊奇的,里面有肉食,也有采摘的野果和一些根茎,可谓是荤素搭配。

    带来的东西很不少,比绿部落带来的将近多上一半,但没有羊部落豪爽出手阔绰。

    一番讨价还价下来之后,骨部落的人用带来的食物换取了一口大陶缸,一个陶罐,还有十二个陶碗。

    交易完成之后,骨部落的人没有走,一来天色已经完全暗下,另一个原因就是来自于大师兄的挽留。

    之前面对绿部落时显得有些吝啬的青雀部落,如今又重新变得大方豪爽起来。

    他们要熬煮食物,招待远道而来的部落。

    白色的雾气映着红的火光,颜色变得有些绚烂。

    就跟原本不怎么有味道的汤放入了盐,立刻就变得格外美味一样。

    大师兄拿着汤勺看着喝了加盐的汤之后,吃惊而又急切的望着他的骨部落首领的样子,心中格外的舒畅。

    他想着之前关于此事,神子所交代的话,一边招呼骨部落的人吃汤,一边拿起装盐的罐子,一脸神秘和骄傲的让骨部落首领观看,神气的如同一个地主老财。

    骨部落的首领仔细的看着罐子中的、被叫做‘盐’的东西,心中很是期待部落众人顿顿都能吃上加盐食物。

    对于美好事物的追求,是人的本性,更何况盐还是可以让食物瞬间美味好多倍的东西,骨部落的首领如同其他人部落的人一样想要得到盐,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骨部落首领心情十分的复杂,一方面他非常的想要拥有这种神奇的东西,另一方面又担心这东西会格外的昂贵。

    部落里今年储存的食物虽然不少,但交换了一次陶器之后,就很难再有余力拿出食物来交换盐。

    大师兄此时善解人意的就像是一个极为熟练的销售人员。

    他仔细的回想着神子之前给他说的话,然后用自己的方式,先向骨部落的首领强调了盐的珍贵,以及在他们青雀部落的地位。

    骨部落首领弄明白了大师兄的意思之后,失望之余也露出果然如此的神情。

    就在他极度不舍的将手中盐罐放下的时候,大师兄脸上浮现出了笑意,话锋一转的开始表达另外的意思。

    大致的意思就是,骨部落与他们部落是相邻近的部落,这些年来没有发生过冲突,而他们的神子又是格外豪爽的人,所以可以免费将盐赠送给友善的部落吃,不收取任何的食物云云。

    在弄懂了大师兄的意思之后,骨部落的首领先是不可置信,随后一下子从地上跳了起来,紧紧的抱住大师兄,将额头在大师兄的肩膀上抵了又抵。

    其余得到此消息的骨部落之人,也全都变得格外兴奋,不住的感慨临近部落的友善和豪爽。

    友善的部落很快就变得不怎么友善了,因为在吃饱喝足又将事情商议定下之后,骨部落的人被请到了院落之外过夜。

    不让别的部落在青雀部落院落之内过夜,是欢喜会时韩成就下定决心要推行的事。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让别的部落在围墙内部歇息,青雀部落的人一样睡不安稳,至少韩成不时就会幻想一下自己被别的部落架在火上烤着吃的情景。

    天黑了,骨部落的人不可能连夜赶路,这是一种找死的行为。

    他们就在青雀部落的围墙外歇息,因为围墙足够高大,挡住了从北方刮来的风,他们在这里呆着,再生上一堆火,倒也不怎么冷。

    有人看着青雀部落这高大的围墙,很是羡慕,不由的就幻想着,什么时候他们部落也能有这样的高墙……

    青雀部落今晚上负责站岗的人由之前的两班倒变成了现在的四班轮换,这是韩成特意交代下来的。

    两班替换站岗的时间过长,人容易打盹,而现在骨部落的人就在围墙外面待着。

    自己部落的富足固然能够让这些人产生向往之心,但谁也不能保证这种向往会不会发生变异,由单纯的向往变成抢夺……

    虽然原始人大多淳朴,没有太多的弯弯绕,但小心一些还是没有错的。

    夜深了,韩成却没有睡,房间里有不大的火光闪烁,映照着他的脸,显得有些阴晴不定。

    他坐在木墩上,不远处就是专门为福将垒的窝,里面垫着干燥的草。

    福将在韩成的教育下很是干净,拉撒从不在洞内或者是房间内进行,大多时候都跟部落的人一样去厕所解决,当然,有些时候会跑去鹿大爷它们居住的鹿圈。

    所以窝里很安静,也没有什么特别难闻的味道……

    韩成忍不住的抽抽鼻子,这个在身边时经常气的想要踹上两脚的家伙,如今不见了又让人止不住的思念。

    他收了收心神,让自己将目光从福将的狗窝上收回,无处安放的目光在房间内寻索了一阵之后,落在一根木棍上。

    木棍架在墙壁之上钉着的木橛子上,上面挂着两个小铃铛一样的蚕茧,正是韩成从桑树上折下带回来的那根桑木枝。

    因为福将的缘故,这根本应受到重视的桑木枝也受到了冷落,被韩成随手放在这里,便不再理睬。

    此时看到,为了转移注意力,韩成就站起身来,将之从墙头取下,拿着手里就着灯火细细观看。

    用手指将空空如也的蚕茧捏扁再重新撑起,如此反复。

    握着树枝的右手,感到了一些粗糙,韩成只以为是桑树枝上的小疙瘩,一开始并没有在意,只是用手轻轻的摩挲着。

    这样过了一阵,又觉得有异,因为这小疙瘩并不是一个,而是一小片连在一起,而且摸起来还有些光滑。

    韩成将树枝翻了一个身,把手移开,刚才手指摸到的地方显露在眼前。

    一小片大约有两平方厘米左右的小疙瘩出现在眼前,这些小黑疙瘩看起来比菜籽还要小上一些,紧密的连接在一起,像是被干了的鼻涕牢牢的黏在树棍上的油菜籽。

    “这是……蚕籽?”

    韩成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过来一阵儿方才往这方面联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