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二零四章 从牛郎织女到日历(第二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夜深了,外面有些冷,往日里早已经睡下的青雀部落众人,今夜却一个个精神振奋的厉害,不愿意睡去。

    包括年纪大了的火一火二还有巫,以及那些已经有些懂事了的小小孩童。

    平日里精神生活的严重匮乏,让他们对是神子所讲述的故事极其的迷恋。

    就连青雀原来的第一智者——巫,也是听得如痴如醉。

    同时心中也是极为的惊异,在思索神子是如何知道这些事情的。

    思索一阵之后,当然是没有结果,只能是将之归结为无所不能的天神。

    韩成自己也没有睡意,在这个没有手机电脑也没有小说之类的世界里,他每天用来睡觉的时间极为的充沛。

    铁头黑娃等人还能在晚上做一些运动发泄一下过盛的精力寻找一些乐子,而他,作为一个单身狗……实在是可怜的让人心疼……

    见这些人一个个兴致勃勃的,韩成思索了一会儿之后,又将原始版的《牛郎织女》给从头到尾的讲述了一遍。

    虽然已经是第二遍听了,但众人还是听得津津有味。

    “神子,什么是年?”

    提出问题的依然是石头,他素来就喜欢思索,又是下一任巫的继承人,平日里与韩成接触的比一般要多,因为身份以及鹿奶的缘故,与别人相比,对韩成没有那么大的距离感。(想不出合适的词来形容这比较复杂的感情了,无奈)

    韩成微微一笑,自己这次刻意在一年见一次面,见面的时间为每年的七月七这里加重了一些语气,多停留了一会儿,石头这个家伙终于开始询问了。

    关于历法这些事情,他之前也有考虑,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再加上有其他的事情要忙碌,也就暂时放下了。

    今晚偶然讲起牛郎织女的故事,里面有这些东西,相互印证之下,要更容易理解这些他们不曾接触过的概念。

    所以思索了一阵之后,韩成决定以此为突破口,加以引导,向青雀部落的人灌输年月日这些时间概念,以及相对应的历法。

    没有一个具体的时间概念,实在是过于难受。

    现在还好些,没有日历也一样过,但随着农业的逐渐发展壮大,一个相对准确的日历就显得格外重要了。

    农业种植是一件大事,播种的时间总不能靠瞎蒙吧?

    韩成道:“从冰雪消融到百花绽放,再到树木成荫骄阳似火,以及之后的树叶凋零雪花飘落,再到冰雪消融,这一长段的时间就叫做一年。”

    众人听到韩成的话后,开始思索。

    最先露出恍然之色的是巫,他经历的事情多,又是个聪明的人,所以要比其他人接受的快些。

    其余人也相继理解了年的含义。

    毕竟韩成所说这的这些,他们都看在眼里,都有经历,只是在此之前从来没有往这方面去想,此时听到韩成说起,再结合自己见闻,理解和接受这个概念并不算难。

    “我知道了!”

    石头忽然惊喜的喊叫了起来,脸上闪现着光彩。

    “年就是一个名字,就像我叫石头一样。

    年就是从一次冰雪消融花儿开放到下一次冰雪消融花儿开放这好长一段时间的名字!”

    他说着这些,显得有些兴奋又有些期待的望着韩成。

    一弯清月不知何时升起,清冷的月光映照进这个别致的院落里面,静静的笼罩着这群晚上不去睡觉的人。

    韩成露出笑容,将两只手齐齐伸出,冲着石头竖起两根大拇指。

    得到了神子的肯定之后,石头显得格外快活。

    那些没有理解‘年’的含义的人,在听到石头将之与他们早就已经熟悉并且习以为常的名字联系到一起之后,很快也变得豁然开朗起来。

    韩成趁着这个热乎劲又道:“万事万物都应该有名……”

    随后又将春夏秋冬这四个概念一一说与众人听。

    有了之前的‘年’做铺垫,他们理解起四季来,并不困难。

    只是今晚上一下子听到了太多新鲜的东西,许多人一时间记不全它们的叫法。

    这个问题不大,只要他们理解了这个概念,名称的问题,经过一些时日之后,自然而然也就记住了。

    当然,这些人里面并不包括经常用脑子的巫还有石头。

    两人将年还有四季以及其名称都牢牢的记住了。

    不仅仅如此,得到夸奖之后,思维越发灵活的石头还再度开口,询问什么是‘七月七’。

    于是韩成又将一年分为十二个月,春夏秋冬各为三个月的事情说了出来。

    相对于之前简单的记名字,这些有关数字的问题就显得难懂的多了,许多人一时间都没有明白这其中复杂的联系,觉得异常深奥。

    石头的两个大眼睛忽闪忽闪的,与天上的星星一起闪烁。

    这孩子是整个青雀部落‘汉化’最好的,也是‘受教育程度’最高的,从一能够数到一千而不乱。

    石头眨巴了一会儿眼,脸上又有喜色流露,有缺口的牙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很白。

    “神子,月下面是不是就是日了?”

    石头在弄懂年、月之后,又想起七月七日的鹊桥相会,似乎明白了其中关系,眨巴着眼睛,向韩成提问。

    韩成现在终于明白后世颇为严厉的数学老师给数学老是考第一名的同学讲题时,为什么脸上老带着笑了。

    这种一点就透的学生,教起来实在是令人心情舒畅。

    远非‘气死老师,喜死丈母娘’的家伙能比。

    韩成忍不住的再次冲着石头竖起了大拇指。

    “月的下面就是日,每个月最少也有二十八天……”

    “从太阳升起,到下一个太阳升起就是一日……亮的是白天,黑色的是夜晚,现在就是夜晚……”

    韩成乘兴开启了教学模式。

    “神子,为什么月与月的长短会有差别?”

    周围好多的人的眼里都有圈圈了,石头这家伙却越来越有精神,他不仅仅将韩成之前所讲述的东西都给记住了,还能提出自己的疑惑。

    韩成看着石头笑眯眯的,伸手指指宝石一样挂在天上的月亮道:“它能为你解惑。”

    众人齐齐的望向天空那半轮明月,脑子懵懵的,不知道这早已经习以为常的东西里面,还蕴含着别的什么东西。

    “这月亮有什么变化?与前几天相比。”

    韩成在一旁看了一阵,见石头看着天上明月疑惑的样子,便出言提醒。

    “前几天又大又圆,像……像打在碗里的鸡蛋黄……”

    石头说着挠挠脑袋,不明白又大又圆的月亮到了现在就剩下不到一半了,看起来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的咬掉了一大口一样。

    “你以后将每晚的月亮都画下来,当你画的月亮足够多的时候,就明白为什么月的长短会不一样了……”

    韩成显得有些高深莫测的说道。

    他当然高深莫测,因为对于历法他也是一知半解。

    虽然后世的时候每天都与日子打交道,知道一年有三百六五天,四年一润,闰年二月二十九,平年二月二十八这些零碎的知识,但真的让现在凭借着这些,硬生生的抠出一套公历来,他还真没有这个本事。

    相对于复杂的公历,以‘月亮’为标志物而产生的阴历,则要好弄的多,毕竟月亮的变化显著,随处可见,要比公历直接的太多。

    而且与公历相比,阴历更为适合农业生产。

    ‘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

    这首小学时学的二十四节气歌,他现在也依然记得很清楚,等到石头将月亮观察的足够仔细、初级的农历出现之后,再将这些节气按照现在气候的特点一一插入进去,那这个历法用来指导农业生产就完全足够了。

    只是日历这个事情是个细致活,他虽然知道‘大进小进’之分,但具体是那个月却不知道,这需要长时间的观察记录才行。

    事情当然不能都由他这个神子来做,这样岂不是太过于辛苦?于是这项任务,就落到了骨骼惊奇的石头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