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二零五章 半夜敲门(第三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事实证明,故事永远要比单纯的说教更能吸引人,不仅仅是现代人,原始人也同样不能例外。

    原本听牛郎织女听得兴奋不已的众人,在遇上复杂难懂的历法之后,很快就被浇灭了心中的难耐,变得昏昏欲睡起来。

    韩成拍拍双目之中各自映着半轮明月的石头,示意他不要再想了,先回去睡觉,明天再接着观察记录。

    众人陆续散去,借着铺撒一地的月光,通过两个门,相继进入房间内上炕休息。

    一些精神好的,透过不曾将卷着的兽皮放下遮挡的窗口,张望天上的星星,想要寻到牛郎织女二星。

    只可惜月亮横空出世之后,很多星辰都隐藏起了身形,窗子又小,只能看到小小的一方夜空和几颗零落的星。

    之前被神子用听不懂的历法催眠的众人,从外面走进屋子之后,睡意一下子消失了,之前听了两遍牛郎织女的故事,又浮现在心头。

    有人在看夜空,有人则躺在炕上相拥着相互讨论这个精彩无比的故事,津津有味,兴致勃勃,不愿意睡去。

    可以想象,在今后的一段时间里,青雀部落都将会处在‘牛郎织女’热中不可自拔,而且还会多出很多没事就仰望星空的‘智者’。

    可惜现在青雀部落没有纸张出世,众人也没有都养成书写的习惯,否则必定会出现‘青雀纸贵’的情况。

    与一般人不同,出现在石头心间最多的不是牛郎织女,而是那只会说话并且披上它的皮就能飞天的牛,以及年月日还有四季和不同形状的月亮。

    牛现在找不成,月亮却是随时能够看到,他从未像现在这样期待过下一个漫漫长夜的到来、

    对于神子今天所讲述的这些,他已经产生了极为浓厚的兴趣。

    自从成为下一任的巫接触到了神秘的从来都不与他交流的‘天神’之后,石头仰望天空的次数以及时间就在逐渐变多变长。

    因为那是天神居住的地方,也是神子过来的地方。

    只可惜,长时间的观看,他只从中看到了浩瀚、虚无、缥缈、神秘这些他能够感受的到却不能表达出来的东西。

    这让他很是难受。

    今夜神子的一席话,让他倍受鼓舞,原本无从下手的东西,现在忽然就有了办法,一种是牛,另外一种就是观测记录月亮。

    他之前虽然也奇怪过月亮为什么会升落,会圆缺,但却从未想过去做些什么,现在有了神子的提示之后,则完全不同了。

    月亮同样也是天上的东西,据说很久很久以前就一直存在,如同天神一样。

    自己过于愚笨,不论巫怎么教,就是跟天神沟通不了,这让石头非常的痛苦。

    现在则不会了,天神看不见摸不到,但自己可以看与天神一同处在天上的月亮,把月亮研究透了,或许就能与天神交流了……

    他透过窗口看着那半弯偏移了不少的月亮出神的想着,两只小拳头握得紧紧的……

    韩成不知道的石头的想法,如果知道了一定会暗叹这个小小的原始人居然与后世的一个姓汪的宣扬的办法暗合。

    当然,两者在抱负上以及做法上有着天大的差别。

    韩成也还没有睡着,他倒没有和其他人一样沉醉在原始人版的牛郎织女中不可自拔,而是在担忧福将。

    一栋三间的独立房子里,只住了他一个人,显得有些冷清。

    巫还是不肯搬过来住,韩成对此也有些担忧。

    不久之前送巫进洞穴的时候,韩成在里面感受到了阴冷。

    因为众人都搬离了洞穴并且不生火的缘故,与以前相比,里面要冷的多。

    该想办法让这个老人出来住进瓦房了,不然若是在洞穴里面冻出一个好歹来,事情可就麻烦了。

    洞***,一点灯火如豆,脱下草编的鞋子的巫,半个身子都钻进了厚厚的皮毛内。

    皮毛柔软又厚实,是从外部落换来的皮子硝制而成的。

    巫半躺在这里,双手放在皮毛上无意识的抚摸着,有些浑浊的老眼望着这一点灯火,在仔细回想今夜从神子口中得知的东西,越想越觉得奇妙,原来在他们部落之外,还有这么多的东西存在,原来每天都在过的日子,还可以用年月日来划分。

    要是给每一天都起上一个名字,那以后再举行欢喜会的时候,是不是就可以不用欢喜草作为信物,而只需要记住那一天的名字就行?

    他这样出神的想着,忽然想起了什么,忙定睛去看那点火光。

    发现火光下面插着的一根碾碎又搓起来的绳草处,已经出现了一个不小的坑,坑里面是一些清水一样的液体,便忙拍拍自己的脑袋,暗道自己怎么忘了先将‘灯’弄灭,这下子又浪费了不少美味的油脂!

    这样想着,便忙凑过头去,将那点火光吹灭。

    灯是神子弄出来的,构造很简单。

    一个不大的陶碗,在碗里面先放入一根将绳草碾碎之后拧成的绳子,然后将熬好的动物油脂用勺子舀入里面,待到绳草编制的细绳被油脂浸泡之后,就可以点燃了。

    包括巫在内的青雀部落众人,都觉得此举有些浪费,毕竟油脂可是难得的美味,就这样点燃了,实在是过于可惜。

    也正是因为如此,大部分人都不会用神子制造出来的、称之灯的东西。

    一来是舍不得,二来是觉得没有太大的必要,毕竟从他们出生开始,所经历的就是日落而息的生活,三来就是这灯的火光太小,不如用柴火来劲。

    巫用了几次,觉得还不错,这灯可以用手端着来回移动,不似火堆那样需要不时往里面添柴,要方便许多,就是烧油烧的让人心疼……

    韩成这里也有一个同款的灯,也不经常用,倒不是如同巫一样舍不得灯油,而是因为没有火机还有火柴,晚上摸黑钻木取火这事他又不想干,所以晚上一旦将灯弄灭之后,就不会再点了,其余事情基本都是摸黑进行。

    再一个就是灯芯不行,用弄散开的绳草作成的灯芯,不耐烧,火光还小,远不如棉线做的灯芯好用。

    不过回想一下棉花的来历,韩成抽抽鼻子,觉得还是不要再去想这个为好,有想棉花的功夫,还不如想想怎么把麻给找出来靠谱。

    这样胡思乱想一通之后,韩成也迷迷糊糊的睡去。

    睡了一阵之后,隐约间听到房门在响,韩成从梦中醒来,有上一次做梦梦到福将回来的经历,所以这次没有像上次那般直接冲出去,而是带着一些期待静静的等着。

    四周静悄悄,不见丝毫响动,一时间倒也分不清那声音是在梦里听到的,还是切切实实发生的。

    韩成等了一阵,轻叹一声,重新闭上眼睛睡去,睡意刚刚袭来,又有敲门声响起,声音还颇大,用力不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