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二零六章 难产(第四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韩成这次听得真切,刚刚涌起的睡意一下子就消失了。

    他之前迷迷糊糊的听到声音,只以为是不知道跑到哪里去的福将大半夜的跑回来了,现在一想,觉得不对,因为外面的大门早就闭合了,从里面牢牢的拴住,就算是福将回来,也只会而在大门外面等待,而不是过来蹭自己所住房间的门。

    而且这敲门的声音,也不是福将能够弄出来的!

    这大半夜的谁会来敲自己的门?

    “谁啊?”

    韩成停了一会儿,出声询问。

    声音落下便是一阵的沉寂,外面还有屋里都是静悄悄的,听不到丝毫的动静。

    韩成的心跳陡然加速,之前所知道的一些鬼怪故事,在这个时候都完全苏醒了,不住的在脑海里来回翻腾,刺激着他的神经。

    莫不是自己称神子称的太多了老天看不下去了?

    还是之前在自己面前被打死还被自己吃了一条腿的狐狸有灵,过来找自己的报仇了?

    心里如此胡思乱想着,心跳的更快。

    “砰砰砰……”

    敲门声再度响起,力量很大,以至于韩成都能听到栅栏门的颤动。

    “谁啊!”

    韩成加大声音喝问,觉得身上的寒毛都在一瞬间炸了起来。

    然而依旧没有人应声,倒是敲门声依然在继续。

    韩成心中忐忑的厉害,摸索着握到放在床头上的短矛,紧紧的握在手里,这才稍微的壮了一些胆气。

    这事情实在是蹊跷,如果是青雀部落的人在敲门,面对自己的询问,早就出声应答了,而不是如同现在这样一声不吭!

    “谁!”

    韩成坐在炕沿边上再次加大力度喝问。

    砰砰的敲门声停下来,内外又陷入了安静之中,韩成可以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心跳,觉得一颗心要蹦出来一般。

    “呦呦……”

    短暂的沉默之后,忽然传来了一声鹿鸣,就在门口处。

    声音有些熟悉,像是鹿大爷的。

    韩成提着的一口气一下子松了,狂跳的心也平复了不少,这个时候,才发觉有些脱力。

    脑补了无数场大戏,结果却是鹿大爷,这出乎预料的结果让韩成是既放松有哭笑不得。

    “咚咚咚……”

    “呦呦……”

    声音再次响起,韩成起身,借着透过兽皮之后,已经变得极为暗淡月光,往身上套上了简单缝制的、常穿的兽皮衣服,摸索着去开门。

    这时候离这里不远的,另外一栋房屋里也有人被这动静给吵醒,有呼喝声响起,随后又传来木门被打开的声音。

    韩成摸索着来到门后,将门打开,立即就看到了鹿大爷那个头角峥嵘的大脑袋。

    大师兄、二师兄、殇、铁头等人也相继出来了,见到闹出动静的居然是这头鹿,一时间都极是奇怪,不知道这鹿今晚这般行事所为何来。

    “刷啦。”

    猝不及防之下,韩成的脸已经被见到他之后显得有些兴奋的鹿大爷热情的来了一舌头。

    韩成将身子往一旁侧着,一边嫌弃的去擦脸上鹿的口水,一边伸出手另外一只手,去拧鹿大爷的长脸。

    鹿大爷却摆动了一头,张开嘴轻轻咬住韩成的胳膊倒退着拉扯,方向是鹿圈。

    这货以前是不怎么下嘴的,这是跟福将在一起呆久了之后,落下的毛病。

    韩成满心的疑惑,鹿圈出事了吗?不然鹿大爷大半夜的过来找自己并拉着自己往那里去作甚?

    他稍微用力,将胳膊从鹿大爷嘴里挣脱,吩咐大师兄等人拿好武器,然后一起朝着鹿圈而去。

    鹿大爷见小两脚兽往自己的住所走去,便也不再下嘴去咬着拉扯,跟在韩成身边,一起往鹿圈赶。

    鹿圈的栅栏门半开着,这是鹿大爷这个早已经掌握了开门关门的家伙自己弄开的。

    天上有月,能够隐约看到鹿圈中鹿的影子。

    随着韩成等人的到来,这些保持着警觉的鹿大多都起身,显得有些不安。

    待到辨认出是这群对它们提供包吃包住服务的两脚兽之后,方才逐渐安静下来。

    月色虽明,但因为天气逐渐寒冷的缘故,鹿们大多都进去鹿棚内歇息,所以一时间也看不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不是有食肉的猛兽跑进来了。

    韩成让人拿取火的工具过来,不一会儿,经常守夜、到了现在晚上经常睡不着火二带着手压钻过来了,在月光之下,很快就升起火来。

    然后将火堆转移到鹿棚里面,把火生的旺旺的。

    动物对火还是有些畏惧,见到见到这火光,躲在一边不敢靠近。

    当然,鹿大爷这个见过世面、嚣张跋扈到不行的鹿除外。

    三只小羊更是不堪,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畏惧的望着那火光还有这群凶残的猴子。

    韩成目光在鹿圈里不住的游走,想要察看出不同来。

    他的目光很快就停下,落在一头大肚子的母鹿身上。

    倒不是这母鹿长得眉清目秀格外引人瞩目,而是在它后半身上沾着不少的污秽,映着火光可以看到一些血色,皮毛都被这污秽弄湿了一片。

    在它的后面,还有着一些东西隐隐露出,离得近了发现像是一根小蹄子。

    这是要生产的迹象啊!

    羊水破了,蹄子都出头了。

    韩成带着一些欣喜和疑惑,扭头看站在不远处的鹿大爷,这货大半夜的将自己给弄过了,就是为了告知自己它要当爹的喜讯?

    这有点不合常理吧?

    毕竟这家伙都应当爹当了那么多次,以前从未见它因此事而来找过自己。

    莫非这里面另有隐情?

    韩成这样琢磨着,倒是想起以前听说过的老虎驮医者为自己家的母老虎治伤以及其它动物向人求救的事。

    鹿圈里除了这只正在生产的鹿之外,其余并没有异样,问题因该就是出在这头鹿身上。

    莫非是难产了?

    那只母鹿,因为生产而显得很是不安,随着其他鹿在这里站了一会儿之后,终究还是抵不过痛楚,显得有些笨重的卧在了地上。

    随着它的卧下,原本只露出了一个小头头的蹄子,往外又出了一些。

    韩成还有大师兄等人站在一旁,遥遥的看着,不敢太过靠近,担心惊扰到这只生产的鹿。

    韩成现在已经确定,这只鹿就是难产了,因为在这里等了快半个小时了,那只即将面世的小鹿还是只是露了蹄子,迟迟不肯出来。

    鹿大爷不时的用嘴拱一下韩成,像是在催促他快些想办法。

    韩成这时候没有空去想鹿大爷是不是要成精的事,而是在想这事情怎么解决。

    一尸两命的事情,他可不想发生,纵然是在鹿身上。

    “亮,你来。”

    韩成喊过在不远处的亮,然后两人一起往母鹿那里过去,准备为母鹿接生。

    然而还没等他两走到跟前,不安的母鹿就从地上站起来了,不安的走动着,刚才这一阵子出来了一些的小鹿腿,随着它的站起,又缩了回去。

    韩成和亮两人只能停下脚步,不去接近这因为生产而变得格外警觉的母鹿,等待着它再次卧下,然后接着去为它接生。

    这头母鹿韩成认得,就是之前经常被他挤奶的那只。

    这让韩成有些受伤,以前可以肆意挤奶的鹿,到了现在,靠近都变得困难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