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二一零章 老夫聊发少年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盖着厚厚一层皮毛的韩成,半夜被冻醒了,想起来将炕烧上或者是再添一件皮毛,但又抵不过睡意和寒意,在被窝里蜷曲成一团,不停的在做心理斗争。

    挣扎了好一会儿之后,终究还是抵不过寒意,咬牙从被窝里钻出,拉过简陋的衣服,‘呲呲哈哈’、抖抖索索又迅速无比套上,然后摸索着走到窗边,将当作窗帘来用的一块兽皮掀开,有微弱的光透进来,屋内与之前相比,要亮上一些。

    韩成凑着这光,摸索着取出前一段时间又做的一个用来取火的手压钻,以及火绒这些,摸了一阵儿之后,才升起火来。

    然后将火燃大,取过放在墙角处堆放的干柴开始烧炕,人也蹲在炕口处,借着火光取暖。

    嘴里暗暗咒骂这该死的鬼天气。

    晚上睡的时候,还不怎么冷,怎么到了现在气温下降的这么厉害?

    福将也从炕边上自己的狗窝里出来,蹲在地上,前腿撑着身子,与韩成一起看这火光。

    烧了一阵,韩成伸手在上面摸摸,暖烘烘的,很是舒服。

    就又往里面添了碎柴,堆放在那里,又用几块土坯将烧火口堵住留下不大的孔,看看火未灭,便迫不及待的跳上炕,钻进被窝。

    碎柴不易起明火,燃烧慢,将炕口堵上,是为了减少空气流通,延长柴火的燃烧时间。

    不至于出现睡着睡着炕凉了,将人冻醒,或者是炕下面的火一直熊熊燃烧,将人热的睡不着的情况。

    躺在被窝里,下面就是被烧的热乎乎的炕,整个被窝都是暖烘烘的,韩成舒服的想要打个滚,忍不住的为老祖宗们的智慧唱赞歌。

    炕烧暖和了,人就容易犯困,韩成大大的打了一个哈欠挪挪身子,准备美美的睡去,快要睡着的时候,忽然想起独自留在洞穴里的巫。

    这样寒冷的夜,自己都被冻醒了,他一个上了年纪的人在里面怎么能受得住?

    想起这个,韩成一下子睡意全无,忙从被窝里起身,飞快的套上兽皮衣服,又在外面披上老羊皮做的披风,从不远处用土坯砌的土台子上拿过‘油灯’,将土炕的口拉开,将一个着火的小树枝拿出来把油灯点上,又把土炕口堵好,然后端着油灯来到外间打开房门走出屋子。

    走出屋子的那一瞬,直接就被寒气所包围,韩成打个冷颤缩着脖子,用另外一只手护着灯,免得因为走的太快火焰本就不大的油灯被火吹灭。

    西侧矮墙上裹紧毛皮小范围活动着的沙师弟不经意的回头,看到了这一幕,咦了一声,显的有些吃惊。

    因为离得远、天色又暗的缘故他只看到了一些火光和一个轮廓,并不能认出这是韩成。

    “谁!”

    沙师弟用带着手套的手握住矛,出声喝问。

    韩成也被沙师弟这陡然响起的喝问给吓了一跳。

    随后反应过来道:“我!”

    “呜、呜……”福将也跟着叫。

    沙师弟听出韩成的声音,便不再多问,只是有些奇怪神子大半夜的不睡觉,端着灯往洞穴跑作甚。

    韩成持着灯走进洞穴,洞穴、里格外的幽暗,因为人都搬走了的缘故,洞穴的外洞口现在已经不堵了,只有巫所居住的内洞,晚上会用蒙了皮子的木排堵上。

    也是因为,往日里还算温暖一些的洞穴,如今与外面一样的寒冷。

    这洞穴夏天时住着还凉快,到了冬天是真受罪,一定要让巫搬离这里了!

    韩成一边走一边在心里想。

    还没有来到内洞边上,韩成忽然住了脚,作出凝神静听状。

    静静的夜里,有时断时续的呻吟声响起,听声辨位,声音的来源正是巫独自一人居住的内洞。

    韩成的听了一会儿,面色忽然古怪起来。

    巫这是老夫聊发少年狂,在这漫漫长夜里依靠自娱自乐来度过无眠的夜晚,还是说有部落里的女原始人……

    这样想着,韩成的面色变得更为古怪了,随后露出了然之色。

    怪不得之前让巫搬离内洞到新房子里居住,他说什么都是不肯,原来根本原因是在这里。

    韩成笑的像是一只偷到鸡的狐狸。

    想不到啊,想不到,巫居然还有这样的一面!

    韩成一脸的八卦,想了想,将手中的油灯放下,自己悄悄的往内洞那里走去,想要听得更为真切一点。

    离得近了,声音果然变清晰的多,听了一小会儿之后,韩成已经确定,这内洞里,只有巫一个。

    只是……

    他变得疑惑起来,这种事情不是因该很快乐的吗,怎么巫的声音反倒有些痛苦?

    莫非是自己想岔了?

    他这样想着,想要直接推开木排进去,又怕巫真的是在做一些不可妙手的事情,被自己这一吓从此在没有快乐可言,这样罪过可就大了再

    想了一会儿,又退了回去,端起地上的油灯,先装着嗓子不舒服的样子咳嗽几声,等了一下儿,这才往内洞走去。

    走的时候,故意把脚步踩的很重,走的也比较缓慢。

    来到内洞边一听,呻吟声居然还在,韩成心里一沉,觉得有些坏事了。

    忙开口道:“巫?”

    然后腾出一只手来去推木排。

    “神…神子?”

    显得有些痛苦的呻吟停止了一会儿,传出巫有些颤抖的声音。

    声音停下,又忍不住的呻吟出声。

    韩成这时候已经进入内洞来,豆点般的灯火驱散了内洞的黑暗,露出了摆放着的羽冠还有骨杖,以及众多的陶板,还有盖着兽皮在床铺上蜷缩成一团的巫。

    巫的面色惨白,脸上挂着汗水,满脸的痛苦之色。

    他看到韩成进来,想要坐起来,但因为太过于痛楚,没能起身。

    韩成见到巫这副某样,不由得大惊失色,不知道好好的一个人,怎么突然间就成了这副模样。

    他将油灯放在一边,忙问巫到底怎么回事。

    巫蜷缩着身子,痛苦道:“腿……”

    韩成一把将盖在巫身上的皮毛掀开,只见巫的双手紧紧的抱着左边的这条腿。

    他的左腿蜷曲着,脚趾头不自然的张开,小腿肚上,有一个面显的疙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