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二二一章 催人泪下的深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驴部落的首领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肉汤,围在火堆旁快活的吸溜着。

    肉汤里加了盐,很是美味,他总是吃不够。

    热热的肉汤喝下肚子,整个人都觉得暖暖,让他对这陶器愈发的喜爱。

    即便是因为置换陶器,他们部落这个冬天需要缩衣节食,他也觉得非常值得。

    他将碗里的汤喝完,肉吃完,然后将碗交给另外一个眼巴巴等了好一会儿的部落中人。

    驴部落的陶碗不多,吃饭的时候需要轮流进行。

    其余人吃的东西与首领相比,就要差的多了,他们的碗里很难见到肉,一般每人碗里会有一个或两个与那少的可怜的肉一起熬煮的果子。

    得到陶器的快乐,让他们想要将任何可以吃的食物都放入陶罐里面去熬煮。

    而且这确实是一个很好的方法,以前的时候,一个人吃上三颗果子也吃不饱,现在,只需要一颗果子就能饱。

    唯一的缺点就是饿的快,需要经常去小解……

    腾蛇部落与往年相比,显得有些冷清,去年那一战,让他们部落损失了很多成年人,纵然是从别的部落掠夺来了一些人口,也一样弥补不了这种损失。

    因为他们掠夺来的,都是未成年的孩童,还有女原始人,为了防止反抗,成年的男性是要杀死吃肉的……

    腾蛇部落的二首领,蹲在一个角落里啃着手中有些冰牙的果子,抬起头往不远处巫还有另外几个首领汇集的地方看去,忍不住的咽了一口口水。

    从那里传来了阵阵的肉香,闻着就让人垂涎三尺,尤其是巫手里拿着的那个被烤的冒油的ru房,更是让人忍受不住。

    以往的时候,他也是每日食肉之人中的一员,但现在,却只能在这里默默的啃着果子。

    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该死的部落!

    他这样恨恨的想着。

    只是在想起当日的那恐怖的情景时,一种恐惧也从心中升起。

    他一边默默的啃着果子,一边对那个该死的部落进行日常的咒骂,同时还在想着,如何重新担任首领一职。

    若是带人将那个该死的部落完全攻占下来……

    世界很大,每时每刻都发生着很多的事情,韩成不是高高在上,什么事不干,就一门心思俯瞰众生的天神,他有自己的事情在忙碌,当然也就不知道发生在别的部落的事情。

    事实上,就算是他想知道,也没有那个本事,毕竟他只是伪神子,没有那样通天彻地的大能耐。

    他要是真的有这样大的能耐了,也不会为这小小的木炭而苦恼不已了。

    青雀部落三大巨头里面的两大巨头都出现问题了,神子给烧炭较上了劲,每天别的事情不怎么管,一心就想把木炭给烧出来。

    巫更可怕,每天趴在兔子圈边上的时间越来越长。

    就在前天,巫在能够晒到阳光的地方,挖出了一个坑,将一只兔子埋了进去。

    同时埋进去的,还有兔子最爱吃的晒干的青草。

    这事情韩成也知道,当时他正弄了一手黑灰从外面回来。

    见到巫在做这些的时候,心里还忍不住的有些悲切,担心巫会过分伤心,他还刻意在这里多陪巫在这里呆了一阵。

    因为巫埋下的这只兔子,正是他经常撸的那只长有黑眼圈的。

    能让巫这个事事都以吃为第一要务、异常珍惜食物的老原始人做出不将死去的兔子吃掉,而是将其掩埋怀念,可想而知这只兔子在他心里占有多大的地位。

    这只兔子的死,又给巫带来了多大的伤害。

    而且巫还很细心的用它最爱吃的青草以及几颗新拔出来的小油菜陪葬,并且连掩盖的土都弄的极细,生怕有大的土块会压到压到这只兔子……从这里足可以看出巫对它的不舍。

    看着认认真真一言不发做着这些的巫,韩成很能体会和理解巫的心情。

    又想起前一段时间福将走丢时自己的心情,感性的韩神子,还为这只早夭的黑眼圈兔子,以及巫的深情掬了一把同情泪。

    在后世的时候,他见过的一些与家里的猫狗相依为命互为精神依托的老人。

    巫虽然是原始人,却也是老人,处的时间久了,会如同后世那些老人一样,对自己所养的东西产生感情,也不足为奇。

    只是巫接下来所做的事情,就让韩成有些不理解了。

    在小心翼翼的将兔子掩盖之后,巫并没结束自己的行动,而是又提了半罐子带有一些冰碴子的水浇了上去,很小心的那种。

    韩成目瞪口呆了一会儿之后,很快也就理解了巫的苦心。

    他这是做,可能是担心这兔子会渴到,或者这是青雀部落之中对待死者独有的一种缅怀仪式。

    这只兔子的死,果然对巫造成了极大的心灵创伤,自从埋葬了那只黑眼圈的兔子之后,之前天天往兔子圈那里跑的巫,现在已经不往兔子圈那里去了。

    而是经常呆在埋葬黑眼圈兔子的地方,一呆就是大半晌,只有吃饭的时候才肯离去,有些时候,嘴里还会小声的说着什么。

    这让韩成感动的同时,也为巫的身子而担忧。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谁能想到原始人居然也会为自己养的动物这样的深情?

    指甲缝里有着一些泥巴的韩成从部落外面回来,看到蹲在埋葬黑眼圈兔子地方一动不动,如同雕塑一样的巫,心里不免感动,又有些叹息。

    果然是痴情的人到处有啊。

    韩成在这里看了一会儿,决定过去好好的劝慰一下这个伤心不已的老原始人,毕竟兔死不能复生,这时候再伤心难过也不行。

    韩成走到跟前,还没等他将盘算好的话说出口,巫倒是先开口了。

    这让韩成心里微微一喜,只要肯开口说话就行,开口说话了自己才好对他进行劝导。

    他面带微笑的看着巫,结果没听两句脸上的笑容就完全凝固了,如同被闪电击中了一般,被雷的外焦内酥。

    感情这两三天来自己是在一旁瞎感动了?

    此时此刻,知道真相的韩成,眼泪差点流出来。

    “神子,你怎么……”

    正在兴致勃勃而又满是困惑的说着自己想法的巫,发现了神子的异样,忙停下来,满是关切的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