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二二三章 抢神子?这是个危险的想法(为AT书万赏加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同样都是部落差别怎么这么大呢?

    同样是养羊,差别为什么也这么大呢?

    羊部落首领看着眼前所见到的景象,觉得心一颗心似乎被什么东西扎到了一样。

    他很想询问眼前这个部落首领他们是怎么做到的,但随即想起上次到来时询问他们围墙修建之法的经历,又将这个念头给打消了,觉得还是自己用眼睛看比较靠谱。

    免得又出现“养什么羊”的对话。

    发青的草、用来放草的用木头制成的东西、装水的陶缸、陶罐……

    羊部落的首领将在鹿圈边所看到的东西,用心的记下。

    大师兄等了一阵,见羊部落的人还在这里看,一副没有看够的样子,心里微微一笑,还是开始出声催促。

    羊部落首领带着他们部落的人随着大师兄去交易了,只是在行走的过程里不住的往大师兄以及其它所见到的青雀部落人的手上看。

    他这样做,当然是有用意在其中的。

    他们部落才不过养了那么点羊,为了给羊弄草吃,很多人的手都被冻的裂开了,现在这个部落养了这么多吃草的东西,那手想必已经不能看了吧?

    然而,所见到的景象,却让他再次感到意外。

    因为这个部落的人,露在外面的手不仅没有什么口子,而且还很是白净。

    没错,就是白净。

    与他想象中惨不忍睹的景象,截然不同。

    这样的发现让他惊奇不已,这又是为什么?

    是因为自己部落没有神子没有巫吗?

    他目光在寻索着,很快发现了问题所在。

    这个部落中,众人的脖颈上都挂着一根绳子,绳子的两头各自悬挂着一个用皮毛所制成的、模样奇怪的东西。

    他亲眼看到这些人,没事做的时候,会将手装在这奇怪的东西里面,等到干活了再将手拿出来。

    也不用担心那奇怪的东西会掉,很是方便。

    羊部落的首领将自己身上裹着的羊皮一角掀开,悄悄的把一只手裹在里面,顿时觉得暖和了许多。

    他又露出恍然以及懊悔之色。

    身上冷了可以用毛皮来包裹,那手冷了为什么就不能用毛皮包裹呢?

    哪里冷了裹哪里,这样浅显的道理他都明白,可为什么在之前,自己等人就没有想到这个简单的办法呢?

    这一趟的青雀部落之旅,让羊部落的首领受益良多,同时也让他对这个临近的部落,更加的好奇,还有一些他不愿意说的向往。

    原本的时候,他觉得只要有了陶器和盐,他们就会不会再与这个部落有太多的交集。

    然而养了羊之后,他又带着人前来了。

    如今养羊的事情还没有完全解决,他就又从这个部落里发现了更多可供学些的地方。

    除了用绳子拴着挂在脖颈上、用来暖手的奇怪东西外,用皮毛制成的、戴在头上将头还有半个脸以及耳朵一起包裹住的东西,也一样令他若有所悟。

    这真是一个处处都充满着新奇与奇思妙想的部落。

    可是这个部落以前的时候,可与自己部落没有什么两样啊……

    羊部落首领这样无力、羡慕的感慨着,忽然想起欢喜会自己前来时,这个部落首领曾经表达过的意思,说是他们部落之所以会出现这样大的变化,全都是因为有了神子。

    那自己的部落要是拥有神子了,是不是也会变得如同这个邻近部落一样的舒适富有?

    他这样想着,又摇头将这个想法抛开,因为神子只有一个,而且已经在这个临近的部落了,注定了与他们部落无缘。

    他收回有些乱想的心神,准备好好看看这些陶器,一个想法却在此时猛然跃上心头。

    自己若是带人将这神子抢回自己的部落,那……

    “d#羊皮!”

    大师兄看着盯着陶器一副出神样子的羊部落首领微微一笑,神子说的没有错,这只有自己部落拥有的陶器就是吸引人,都已经见过这么多次了,羊部落的首领还能看的这样认真。

    他等了一会儿,见羊部落的首领只顾看陶器,却不说将带来的羊皮摊开,也不说交易的事情,就主动开口提醒。

    大师兄可没有太多的时间来耽误,他还想赶在下雪之前将所有的围墙都带上‘斗笠’呢。

    这样一来,大雪降下之后,他们就没有太多户外的活计可干了,便可以呆在暖和的屋里,就算是不上炕,也比在外面舒服。

    看着被自己的话吓了一大跳差点没有坐到地上的羊部落首领,大师兄并没有多想,只以为这羊部落的首领如同鹿圈里养着的那三只小羊一样的胆小。

    不知道是不是羊部落的首领觉得这不能吃的羊皮价值不大的缘故,这次交换在大师兄的看来,青雀部落依然占了很大的便宜。

    八张大羊皮才能换取一个青雀部落已经非常普遍的陶罐,五张小羊皮换取一个陶碗。

    青雀部落只花费的极小的代价,就换取许多张质量上好的羊皮。

    交易完成之后,羊部落的首领让人带着换到的一个小一号的缸、一只陶罐还有四只陶碗就匆匆的离开。

    不久之前升起的念头以及大师兄适时响起的话,让他的一颗心到现在还没有完全平静下来,觉得自己的想法似乎被人窥探了一般,只想尽快离开这个临近的部落。

    连向站在远处遥遥的看着这里的神子见礼都顾不上了。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做贼心虚了。

    “%e等等#!”

    眼看就要完全出了这个部落了,羊部落首领提起的心刚放下了一些,背后却忽然响起了这样的声音。

    他已经分辨出来,这声音就是这个部落首领的!

    做贼心虚的羊部落首领在这个时候,居然有了一种带着部落中人拔腿就跑的冲动。

    好在他还有理智,没有这样行事,而是显得有些迟缓的转过身子。

    大师兄不会读心术,自然不会知道羊部落首领之前产生的想法,如果知道了,一定会用石矛这些招呼羊部落的人,而不是笑呵呵的将两罐子盐,倒在羊部落刚刚换取的小缸里,并且还热情的嘱咐羊部落的首领,可以尽管吃,吃完了还可以前来免费来拿。

    (谢谢书友们的支持,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