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二二六章 痛苦的羊部落与难受的韩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韩成没有猜错,羊部落的首领以及羊部落的众人的确很苦恼。

    在山寨青雀部落帽子还有手套的路上,第一步的裁剪就让他们费劲了周折。

    石刀、骨刀这些东西轮番上阵,弄了半天方才将一块皮子从中间分开。

    被分开的皮子已经有些惨不忍睹了,特别是被分开的地方,很多毛都掉了。

    而后又是在皮子的边缘弄洞、找结实的草来穿……

    费劲周折弄好了一只手套,已经是八天之后了。

    看着这只难看到极致的手套,羊部落的首领以及众人却裂开嘴笑的很是开心。

    这一只由他们做出来的手套,在他们中间不住的传来传去。

    不过将目光落在那两只从青雀部落换回来的手套时,心中的欢喜就忍不住的一滞。

    两者之间相差的实在是太远了……

    羊部落的首领鼓励众人,说一定能造出与青雀部落一样好的手套,然后……

    然后他现在正坐在一堆手套中间发呆。

    这些手套奇形怪状,其中有一些,从外形上看,与从青雀部落带回来的那两个,已经极为的相似了(这其中也有他们把青雀部落出产的两只手套给摸黑有一定的关系),然而,只需要用手一摸,立刻能发现两者之间的巨大差别。

    从青雀部落换回来的两只手套柔软光滑,手可以蜷曲,而他们自己制造的却很是坚硬,而且还容易掉毛。

    因为坚硬的缘故,所以非常容易碰到手上的裂开的口子或者是冻疮,这滋味比不带还要难受。

    羊部落的首领用力的挠着头发,实在是想不出两者之间的差距为什么会这样大。

    皮子的分割、打眼、穿草绳这些他们都能够慢慢的加以解决,但怎么把坚硬的皮子变软,却是没有丝毫的头绪。

    那个部落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这已经是他不知道第多少次这样询问自己了。

    两个部落中的人跑过来说,养的羊又死了一个。

    已经习惯了这些的羊部落首领,挥挥手示意他们将那只瘦的皮包骨头的羊抬出来剥掉。

    才从青雀部落出来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知道了非常多的东西,可以很大程度的改善自己部落的生活。

    然而,随着一件件的开始实施之后,他才发现,自己所知道的那些,对自己部落的现状并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反而凭空多出来了许多的烦恼。

    至少往年天气一变冷,他们就可以安心的呆在洞中不用外出了,但是今年却不行……

    他以为自己已经得知了一切,结果回来之后却发现事情与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样……

    那个部落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羊部落的首领再次这样发问,随着他的发问,之前早已经被他压下去的那个让他感到恐慌的念头,忽然间又浮上了心头,让他的心‘砰’的一跳……

    想要享受文明,就必须先承受文明所带来的痛苦,羊部落现在所遭遇的这些,就是在通往文明的道路上所必要经历的。

    就是不知道,他们的这条路会不会走歪……

    大师兄想要尽快的将这一圈围墙都带上斗笠的梦想只能再往后推推了。

    因为在羊部落的人离开、韩成与巫他二人分说了防盗版的手段之后,没过多久,就又有一个部落前来了。

    这个部落就是长得比较有特点的驴部落。

    与背着大包小包毛皮的羊部落相比,驴部落则要显得轻松的多。

    他们除了十二张皮子以及供他们在路上吃的食物还有一只空的陶罐之外,其余的什么都没有带。

    这十二张皮子,换了一个大号的陶罐,然后用这个陶罐还有带来的陶罐,从青雀部落这里带走了两罐食盐。

    大师兄准备按照之前面对羊部落时的手法来向驴部落的人推销他们的帽子还有手套,被韩成拦住了。

    “神子,为什么不给他们……”

    看着带着食盐远去的驴部落,大师兄有些奇怪的问韩成。

    他确实很是不解,因为之前神子明明说好了,怎么到了这个时候,却突然又改变了主意?

    临近的几个部落之中,驴部落是最为贫困的,这点韩成之前就有定论。

    从这次他们冒着严寒走了这么远的路,只不过带来了十二张皮子来交换上看,他们的贫困程度比韩成想象的还要严重。

    像驴部落这样的,仅仅是陶器就能将它给榨干,帽子还有手套就不必动用了,免得到时间收不过来本。

    对于青雀部落众人好的不行的韩神子,在面对周围这些不属于他们青雀部落的人时,抠门也是真的。

    就算是偶然的大方,也都有着计较在其中。

    他这种上辈子的无名之辈,去了别的世界,很有可能会活不过三集,不过在原始时代,却不用太过担心,单论这些弯弯绕的花花肠子,韩成自信可以超过这个时代的人一大截。

    从这个角度来看,把他怼到原始社会,也并不算是一个太坏的事。

    可能是老天都有些看不惯这个欺负原始人的家伙了,所以在韩成极想烧出的碳上,就给了他足够的磨难。

    看着眼前这几乎被燃烧完毕的木柴,以及仅剩的一些木炭,韩成是欲哭无泪。

    之前面对原始人时所产生的那种智商碾压、见识碾压所产生的优越感,被打击的荡然无存。

    不仅仅如此,韩成还隐约有了一种被按在地上磨擦的感觉。

    在用黑娃建造出来用来烧陶的土窑烧炭,连续失败了多次之后,韩成认真的总结了经验,然后顺理成章的把锅甩给了土窑。

    意思就是,不是他的办法不行,而是烧陶的土窑不适合烧炭。

    这一干脆的锅,把一旁跟着的黑娃都看的一愣一愣的。

    在听神子根据实际情况着重分析了土窑受热不均匀导致了烧炭老是失败之后,成功被神子洗脑的黑娃跟着神子热情百倍的采用新的办法来烧炭。

    这种办法就是最初时韩成用来烧陶的土方法——将烧炭用的木柴堆放在一起,然后在外面糊上一层厚厚的泥巴。

    为了充分解决受热不均这个问题,韩成直接在糊好的柴堆下面开出了十二个点火口。

    然后一声令下之后,让侯在一旁的几人一起点火。

    从用泥巴封住的柴堆最上面留出的那个洞上,发现最中间处的柴也被燃烧之后,一副大将风范的韩大神子一声令下,与众人一起动手,以最快的速度将周围这十二个点火口以及最上面的那个通风口都给堵上了。

    这方法确实是韩成深思熟虑出来的,在他的构想里,这样操作应该不会出很大的差错才对。

    因为事先的时候,心里有了计较,所以在行事的时候,就会显得从容不迫。

    作为青雀部落的风云人物,韩成的所作所为想不引人瞩目都不成。

    对于无所不不知无所不能的神子在烧炭这件事上屡遭挫败这件事,青雀部落的众人都知道。

    昨天见神子面露笃定之色,行事又恢复了以往的从容不迫,就知道神子这次一定能成,再加上围墙上面的‘斗笠’都已经弄好,所以就都过来与神子捧场。

    想要分享来自神子成功的喜悦,与神子一起见证奇迹。

    然后……

    然后看着眼前这出乎预料的景象,众人都是面面相觑。

    纵然是韩成早已经把面皮练出来了,此情此景之下,还是忍不住的面皮有些发热。

    这他娘的算是什么事啊!

    (献祭一本历史新书,如意小书生,看了几章还算可以,书荒的书友可以去看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