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二五六章 对子狂魔韩成 (第二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韩成对阳光笼罩之下,因为他的注视而悄然发生的变化一无所知,如果知道了,就不知道他还会不会有勇气以及兴致,对着这群部落里的女人,思绪飘飞,怀念过去。

    好在星、小美、小丽几人,虽然也被那个女原始人的话说的有些心动,但一时半会儿的也不敢真的去将这件事情付诸行动。

    所以一直不曾知晓此事的韩大神子,得以以一种比较轻松愉悦又带着怀念的心情,去安排众人去操办这个他们从来都没有过过的年。

    有所期盼的时候,日子总是缓慢漫长的令人着急,在青雀部落众人万分期待之中,年的脚步,终于越来越临近了。

    二十四,扫房子。

    二十五,磨豆腐。

    二十六,割块肉。

    二十七,杀只鸡。

    二十八,贴画画。

    二十九……

    寒冷的季节里,因为新出现的年关将至,青雀部落也越来越热闹期待起来,虽然日子看起来还如往常一样,但所有人的,都能感受到这中间的不同来。

    二十三晚上与往日里相比,显得丰盛不少的饭食过后,有关于年的事情,就被一步步推着走向高潮,就像是一张已经被缓缓拉开,蓄势待发的弓一般。

    二十四,青雀部落的众人,在神子的号令下,开始行动起来。

    清扫擦拭房间器具、打扫院落。

    青雀部落几个烧汤用的大缸一直就没有停过,为众人烧出热热的水来,好让他们清洗东西。

    当房间、院落、器具被清扫干净之后,所需要的清洗的就是人的本身了。

    这个时候没有澡堂,所以到了天气寒冷下来之后,包括韩成在内,洗澡的次数都在减少。

    但这次却与以往不同,以往就算是再不想洗澡的人,在今天必须要洗上一洗,这是神子所交代下来的,态度很强硬的那种。

    理由是新的一年新的开始,不能将今年的灰带到新年里去。

    洞穴一处被木排、兽皮隔开的、相对狭小的地方,水汽氤氲。

    大缸之内,韩成把头埋进热水里愉快的吐了一串泡泡之后,开始搓身上的灰,并且用手清洗显得已经很长的头发。

    把头露出热水之后,很快就又感觉到了寒意,即便是大缸的下面有小小的火焰在不停的燃烧着,颇有把神子炖汤喝的气势,也一样不能隔绝空气的寒冷。

    这得想办法建造出来一个专门的洗澡间出来,在这样的地方洗澡,实在是太过难受了些,也难怪部落的人天气一冷,就不怎么喜欢洗了。

    韩成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搓着身子还有头发。

    没有香皂,更没有澡巾,只能是用手干搓。

    这些韩成能够忍受,最让他忍受不了的是,洗头发的时候也是直接用清水洗。

    清水洗头,洗过之后,总觉得头发上还有头皮上依然是油腻腻的,这种感觉足以让人想要抓狂。

    韩成不奢望有洗头膏、香皂这些东西,这时候眼前就算是有一袋子洗衣粉,他都会眼含热泪的将之搓揉到头上,就算是之后头发干涩的几乎都要梳不动,他也一样的甘之如饴。

    然而,即便是洗衣粉,也一样是奢望,只能使用草木灰。

    身上清洗的差不多之后,韩成从旁边的罐子里抓起了一把草木灰搓揉在头发上。

    用草木灰清洗头发,虽然有些不太容易清洗干净,但却能在一定程度之上,减轻那种油腻腻的感觉。

    皂角!

    这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韩成每逢洗澡洗头,都会念道上数次的东西。

    开春之后的远行,最重要的是证实心中的想法,再一个就是尽可能的寻找一些青雀部落不曾有、却有很有用的东西,皂角就是其中一种。

    二十四过后,整个青雀部落都变得焕然一新起来。

    青雀部落没有种植黄豆,所以二十五也就磨不成豆腐。

    对于这种在贫寒年代当作肉来吃的珍贵食物不能出现,韩成颇为遗憾。

    麻婆豆腐这些不用说,仅仅是臭豆腐、以及油炸过后切成丝,用来煮汤或者是炒菜都极好吃的豆腐干,就足以让韩成回念不已了。

    没有豆腐磨,青雀部落的人也一样没有闲着,那些妇人们正抓紧时间赶制新衣,要在新年之前立争做到人手一件。

    男人们则准备着柴火、鼓这些用来驱赶年兽的东西。

    氛围一日浓厚似一日,时间缓慢而又固执的运行着,时间已经到了二十八。

    晴了几日的天,再度变得阴沉下来。

    韩成喷吐着白气,找来已经与木头几人合伙做好两面鼓、空闲下来的跛,让他截几根长一米二、直径大约五六厘米的木头出来。

    然后再用石刀和木棒,把这些木头从中间一劈两开。

    跛照做之后,站在一旁不肯离去,想要看看神子准备做什么。

    韩成拿着一块瓦片,计算着字数,在呈现一些黄褐色的木板上,划出并不明显的间距来。

    而后找来炭笔,在这间距之上,一笔一划的写了起来。

    跛在一旁看着,不知道神子此举何意。

    凑过来的石头,则伸着小脑袋,看了一阵之后,随着韩成的书写,缓缓的念到:“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楼。”

    念完之后,偏着脑袋伸手挠挠头,甚是疑惑。

    他的迷惑有三点,青雀部落之内,除了神子之外,神文字学的最好的就是他了,然而此时他却有些看不懂神子书写的这些文字了。

    这些字他都认识,然而令人苦恼的是合到一起之后,他就不知道这里面都说了些什么。

    第二点就是书写规则,与神子平日所教、他已经完全熟悉的横着写完全不同。

    不是应该把木牌横着放再从左往右的书写吗?神子这次怎么梳着从上往下的写了?

    第三就是,他不知道神子弄这东西有什么用处。

    “新年纳余庆,嘉节号长春。”

    “皮鼓声中辞旧岁,总把新桃换旧符”

    心里怀着疑惑,石头再度缓慢小声的读出韩成所书写的东西。

    韩成一边回想着记忆中不多的春联,一笔一划的书写着。

    传说中最早的春联就是‘新年纳余庆,嘉节号长春’这句了。

    据说是唐末之后五代十国时期,后蜀后主孟昶的手笔。

    对于孟昶,知道的人不是太多,不过他的一个妃子比较出名,就是孟昶为了她将cheng都遍植木芙蓉的花蕊夫人。

    破国之后,在汴梁面对赵老大祸国殃民的质问时,她当时就写了一首诗,“

    君王城上竖降旗,妾在深宫哪得知。十四万人齐解甲,竟无一个是男儿。”

    孟昶与同时期写‘春花秋月何时了’的南唐后主李煜在经历以及性格上都有不少的相似之处。

    不过他的诗词没有李煜写的好,流转最广的也就是这一副春联了。

    据说他当时写这副春联的时候,赵老大已经兵分两路让王全安、曹彬领着进攻后蜀。

    也就是在他写下这副春联的那一年,后蜀破灭,他以及花蕊夫人都成了俘虏。

    这不是最戏剧性的,最耐人寻味的是,就在那一年,大宋派去处理后蜀事务的最高官员,名字叫吕余庆,而在不久之前,宋太祖赵老大把他的生日定为了长春节……

    “等下你就知道了。”

    韩成笑着对耐不住心中好奇出口询问的石头说道。

    然后让跛找来绳子还有石刀,在木制对联靠近两头的地方刻出一些沟痕出来,好用来绑绳子。

    做完这些之后,就让石头、跛以及凑过来的黑娃、铁头拿着木头联随他出去,嘱咐众人小心,不要蹭到了上面的字。

    毕竟只是用炭写出来的,不是用墨水,一不留神就容易蹭花。

    几根不大的木橛子砸入大门两侧的柱子里,那与另外三副比起来个头要大上不少的一副对联,被韩成依次挂在了大门两侧。

    就是那副硬生生被他将爆竹改为皮鼓的对子。

    神子这出人意料的举动,很快就引来很多青雀部落的人来看稀罕。

    众人指着对联不时说上几句话,纷纷猜测神子此举的用意。

    有说是用来吓年兽的,有说这是符的,有说这是像天神沟通的……

    韩成听着众人的议论并不说话,只是往后退了四五米的距离,面带微笑的仔细端详这别具一格又显得简陋的对子,觉得还不错。

    令人遗憾的就是字丑了一些,木板没有染成红色。

    还有令人遗憾一点就是,没有办法弄个出门神来。

    否则不管是红脸关羽、黑脸张飞,还是提着金装锏的秦叔宝、握着打王鞭的尉迟恭,画出来贴在门上,都能为青雀部落过的第一个新年增添不少的光彩。

    韩成很想自己动手画几幅出来,后来想了想自己那令人不敢恭维的抽象派画技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不然青雀部落出现的门神,不仅可以避鬼,就连人也一样会退避三舍……想想就可怕。

    其余三个门也都依次挂上了对联。

    看看还不过瘾,韩成又写了两幅分别挂在了洞穴口,和鹿圈门上。

    并且又弄了一截短木牌,写上‘槽头兴旺’四个字,挂在鹿大爷经常吃草的那个长形的鹿槽上。

    看看鹿大爷与它的后宫在这一年里就折腾出来的众多小鹿崽子,韩成觉得这木牌挂在这里最适合不过了。

    兔子圈、鸡圈以及青雀部落经常做饭的地方、巫睡的炕,都没有被弄春联弄的刹不住车的韩大神子放过,分别挂上了‘六畜兴旺’‘小心灯火’这样的牌子。

    就连青雀部落新进制造出来的、还没有试航的独木舟,都被韩大神子挂上了‘日行千里,夜行八百’的牌子,可以说是非常疯狂了。

    虽然这样独木舟,日行百里都做不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