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二六五章 五小福与耙地的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福将护崽的本能还在,除了韩成这个将它一手带大的人,其余人别想去狗窝里拿几只小狼崽子。

    不过因为它与狼相处的时间远没有与人相处的时间长,也早已经将青雀部落当作了自己的族群,和青雀部落的众人也早就相熟了,所以一般别人靠近狗窝,它也只是呲呲牙,并不会做出更多的举动。

    毛茸茸的小动物,最是惹人喜爱,尤其是部落里的那些女孩子,更是被这些毛茸茸的小家伙迷得不能自已。

    对养蚕不怎么上心的她们,对这些小狼崽子却异常的喜爱。

    这些平常不怎么往韩成屋子来的人,现在没事了就想往这里蹭。

    蹲在一旁看着吃奶的小狼崽子,心都快被融化了。

    这几个半个月前终于忍不住心中想要给神子‘困觉’冲动,给大师兄还有巫说了她们心中想法的、有些思春的原始女孩子,现在早已经把给神子困觉,为神子生猴子的事情,给抛到了九霄云外,一颗心都扑在了这些肉团一样的小狗崽子上。

    她们在一旁看的久了,就会央求神子将这些小狗崽子抱出来,让她们摸摸、抱抱、举高高。

    因为整个部落能够将狗崽子从狗窝里抱出来的,只有神子一个。

    韩成看着这些一心扑在小狗崽身上的未成年少女,回想起半个月之前,巫对自己说的话,就不由的暗暗抹了一把冷汗。

    天知道这些家伙们,怎么又升起的与自己困觉的心思。

    星、小美、小丽这些人,怎么就这样急色呢?

    还是说本神子被雷劈之后的脸,变得更加迷人了?

    某位神子,一边擦着冷汗,一边这样不要脸的想着。

    困觉的事情,当然被韩成义正言辞的拒绝了,理由很正当,就是自己还没有长大,不适合做那些少儿不宜的事情……

    事实上,一下子收一对双胞胎姐妹花,从此过上肾疼的幸福生活的事,韩成上辈子也没少幻想,只是现在……

    看看不比星瘦多少的小美、小丽两人,韩成还是有些难以放开心胸。

    难道这就是理想与现实的差别吗?

    韩成抽着鼻子无奈的想着。

    说来也是一把辛酸泪,婚姻大事,不管是后世还是现在,对于他来说,都是充满了坎坷。

    这事情就这样先暂时放下了,等再长大些了,再选择是向现实低头还是孤老终身,炼出无人能及的手速……

    韩成这样心酸的想着,对于星、小美、小丽这些人一心扑在小狼崽子上的行为,他是非常赞同的,这样的话,她们就不会整天老琢磨怎么才能给自己困觉的事了……

    五个小狗崽子,都已经有了各自的名字,分别叫做大福、二福、三福、四福、和小福。

    起这些名字的不是韩成,而是星、小美、小丽这一群女孩子。

    她们觉得福将下的崽,名字里就必须要带个‘福’字,而且从神子那里她们知道,‘福’字所蕴含的寓意是非常好的。

    韩成看着这几个满含期待的看着自己的人,终于还是忍住了咳嗽的冲动,同意了这些名字。

    只是面皮忍不住的有些抽搐,五小福啊这是。

    随后想想,这样也不错,除了好记之外,抛开五小福这个梗,‘五福临门’这个寓意还是不错的。

    天气一天比一天暖和,草色由嫩黄变得深绿,完成了由小鲜肉到老腊肉的转变。

    不少野花也都相继开放,其中就包括数量不少的、紫色的欢喜草。

    欢喜草今年算是白开了,因为附近的几个部落之间,并不举办欢喜会。

    不过青雀部落的人,依然有事情可做。

    西边那一大片的油菜,在春光的滋润之下绿油油的,长势很是喜人,到现在,已经普遍开始起梃子了。

    再过上一段时间,就会开出花来。

    青雀部落众人,忙的当然不是这些已经定型的油菜,而是油菜田旁边的空地。

    这些空地,差不多有二十多亩,从北面的山脚下,都快延伸到了小河边了。

    这些土地,一多半都是去年种完油菜之后,陆陆续续开出来的。

    靠近小河的那一片,是今年开春之后新开的。

    天气转暖,备受韩成重视的谷子种植,也被提上了日程。

    谷子是春天种植,秋天收获,这个大致时间他是知道的,但究竟哪一段时间种植谷子最为合适,他并不清楚,所以就准备将谷子分成四批种下,每一批之间,相隔十天左右。

    如今正在进行的,就是第一批谷子的种植。

    鹿大爷显得有些烦躁又有些委屈,不时的摆动一下脑袋。

    这不是因为他又躁动了,想要与自己的后宫们发生一些不可描述的事,而是因为背上,还有头上这些令鹿感到极度难受的绳子。

    说来它也确实是够委屈的,这样阳光正好,微风不噪的日子,正是它带着族群去到野外,一边享受着阳光,一边吃上几嘴肥美多汁的青草的时候,而现在,它却被某个黑心的、一点都不同情鹿的小两脚兽,用绳子牵着,走在没有几根青草的地上。

    如果仅仅是这样,鹿大爷还不会感到这样的委屈和难受,关键是在这样没有多少草的土地上行走的时候,它的背上还有皮子做成的、宽宽的东西。

    在这东西的两侧,分别连着一根绳子,绳子的尾端是一截半米长的横木,两根绳子就绑在这根横木之上。

    在横木的后面,还有一截绳子,绳子末尾绑着一个木钩,木钩后面挂着一个将将近两米长的东西。

    这东西,与青雀部落的梯子极为相似,所不同的是,它们并不是用整根圆木制成的,而是那种被从中间劈开一半的木头。

    而且那些横木之间的间距也要小上不少。

    没错,这东西就是后世用来碎土块的耙。

    但与后世那种耙又有一些不同。

    后世的耙齿是铁做的,韩成做出的这种耙的耙齿则是用磨尖并且弯出一些弧度的硬木棍做成的。

    同一排之上,相邻耙齿之间的间距为二十厘米,考虑到硬木棍不如铁结实,以及鹿的力气比不上牛、马、驴、骡这些,所以耙齿往下出的并不多,这样‘吃土’就会变浅,拉起来阻力不会太大。

    在这简易的耙上,还放着一个椤头,椤头里面装着土,这样可以把耙齿压进土里面。

    把鹿大爷它们当成牛马来用,是韩成早就有的打算,随着青雀部落耕种土地面积的增加,劳作的强度也会不断扩大,用畜力,是必须要走的一步。

    没有牛马,那就只好就地取材,用鹿来上了。

    鹿的力气虽然不及牛马驴这些,但与人比起来还是有不少优势的,就比如此时正在进行的耙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